河北日报报业集团抗灾救灾和灾后重建全媒体报道
2016-08-01 10:12:00
 

  河北日报报业集团抗灾救灾和灾后重建全媒体报道小分队发自涉县—— 

  “有党和政府,一切都会好起来!”

  “7·19”洪灾,导致涉县12万人受灾。7月28日,在西达镇西达村,洪水将村东几百米道路完全冲毁,临街房屋一片疮痍。穿过用河道里的砂石临时铺就的简易道路,笔者来到村民王玉林家,他家的屋顶已经基本塌落。“遭了天灾,家里啥也没剩下,镇里说新房子正在选址。有党和政府,一切都会好起来,不怕!”王玉林说。

  离他家不远处,西达村村委会主任刘海生正顶着烈日指挥机械清理街道上的淤泥。“洪水退后,村里4条主街道堆满了淤泥,从7月20日开始,每天6辆铲车、2辆三马、1辆勾机,从早上5点一直干到晚上7点,忙了整整9天,29日就全部清完了……”刘海生说。

  自力更生,生产自救。7月25日,远在浙江杭州经商的涉县西达镇后匡门村村民王振伟得知家乡灾情后,开着道路抢修急需的挖掘机和装载机等重型机械,历经50多个小时,花费14000多元过路费,从1200多公里外的杭州赶回家乡,义务为乡亲们抢修道路。

  涉县更乐镇西部受灾较轻的东巷、又上、上巷等8个村庄的650名党员干部、民兵组建义务救援队,到受灾严重的东部14个村庄抢修道路、清运垃圾。“村帮村,户帮户,轻灾帮重灾,兄弟手拉手,重建美丽家园,大大加速了救援速度。”更乐镇党委书记张志明说。

  连日来在涉县采访,随处可见社会各界支援灾区的感人场面。

  龙虎乡古脑村受洪水冲击,村里与外界的唯一通道——古脑大桥桥墎支座脱落无法通行,千余村民受困。邯郸广通路桥集团公司及时伸出援手,紧急调运挖掘机、铲车,以及价值100余万元的商砼、钢筋等,对大桥及护河坝、进村道路进行义务抢修。

  为打通8个重灾村的生命通道,新兴铸管有限公司选派十多名技术人员,连夜运送13根大型无缝钢管,经过23个小时奋战,终于抢通了台庄村至史邰村之间的漫水桥。7月25日笔者在现场看到,大型机械设备正由这条漫水桥越过清漳河,驶往河东的重灾区展开救援。(河北日报 记者 赵晓清 通讯员 张晓芳)

  河北日报报业集团抗灾救灾和灾后重建全媒体报道小分队发自邢台县—— 

  危难时刻,他是村民的“主心骨”

  ——记邢台县路罗镇坡子村党支部书记陈怀明

  “当时要不是怀明赶紧让俺们转移,俺娘的命就算交待了。”

  7月29日,邢台县路罗镇坡子村村民陈保平回忆说,“雨下得特别大,俺娘说啥也不肯走,怀明来家背上俺娘,刚出院门房子就塌了。”

  陈保平嘴里的“怀明”,就是被当地百姓称为抗洪“主心骨”的邢台县路罗镇坡子村党支部书记陈怀明。

  坡子村紧临河道,村民的房子就建在半山腰。进入汛期,陈怀明便时刻把防汛放在心上,提早安排村委会办公室、村小学和写生基地作为避险安置点,并挨家挨户地告知村民。

  时大时小的降雨,更是让陈怀明提高了警惕。7月18日起,村里的大喇叭便一遍又一遍地广播,通知所有地质灾害户和临河道户全部到安置点,避免人员伤亡。

  19日的大雨让陈怀明坐不住了。他来到村前河道查看汛情,发现河道内水位暴涨,立即电话通知村干部,包片包户组织转移,并下达“死命令”:挨家挨户查看,所有村民必须全部转移,一户不能落下。

  晚9时,雨势越来越大。“陈李林一家就是不走!”负责转移村民的村干部焦急地找到陈怀明。“下月孩子结婚,刚收拾好的这房子是我的命!”没等陈李林话说完,陈怀明起身就和人把他抬了出去。

  当晚11时,全村225户784口人全部转移到避险安置点。

  暴雨和洪水重创了坡子村,共计倒塌房屋52间,造成危房246间,道路、电路、通讯中断,耕地冲毁……但因提早转移,村里没有一例人员伤亡。陈怀明说:“关键时候,党员干部不乱,群众才能放心,才能安心。”

  穿村而过的河道将坡子村分割成两部分。在南岸的安置点,陈怀明一开始没看到老伴的身影。第二天一大早,忐忑不安的陈怀明沿着洪水冲裂的危桥走到自己家。门敞开着,两间房子塌了,三马车没了,羊、鸡也不见了,喊了几声也没人应……他的脑袋一下子就大了。

  在村民的帮助下,他终于找到了躲在邻居家避险的老伴,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洪水还没退去,陈怀明就开始安排清理河道、建护村堤坝。镇里调来了勾机,但村里没人会开。这时,他想到了在市政公司开勾机的儿子陈培玉,几乎是不容分说,命令儿子马上赶回村里。他的老伴也没歇着,被他安排到安置点做饭。

  村支书一家人全上阵,群众看在眼里、热在心上,也纷纷动手,走上街道清理渣石、淤泥,加固塌方的街道,帮助抢修人员恢复供电,干得热火朝天。

  道路打通了,外界的救灾物资也陆续送进村里。陈怀明贴出告示,救灾物资由村里集中发放。他带头做到,哪怕一瓶纯净水,他也等到叫他领的时候才去领,绝不会给自己行一点“方便”。

  村民陈贵祥说,有一次,怀明忙到中午都还没顾上吃早饭,俺们塞给他俩烧饼,可他认为是“救灾物资”,坚决不要。

  包村干部王路明一直在坡子村参与抗洪抢险救灾,他动情地说,洪水没有冲散人心,在陈怀明带领下,乡亲们不仅没有抱怨,而且齐心协力,各项工作都顺利开展了起来。

  村民王翠平承包了50亩地种土豆,刚收了10亩,剩下的全被洪水冲了。“冲了咱再种,有村党支部的带领,再大的困难也能扛过去。”王翠平乐观地说。(河北日报 通讯员 李开 王聚芬 记者 张永利)

  河北日报报业集团抗灾救灾和灾后重建全媒体报道小分队发自磁县—— 

  “我是村书记, 绝不放弃一位乡亲”

  ——记磁县陶泉乡五里河村党支部书记赵金文

  个头不到1米7,皮肤黝黑,不善言谈,一双运动鞋上沾满泥巴,一个憨厚朴实的山里汉子。

  特大洪灾面前,冒险转移安置群众,全村680多口人无一伤亡。

  他就是磁县陶泉乡五里河村党支部书记赵金文。

  绝不放弃一位乡亲,冒险转移70位村民,未造成人员伤亡

  7月30日,距离这场罕见的特大洪灾已10多天,但五里河村被冲毁的道路上依然哗哗流水,路两侧满是损毁坍塌的房屋。

  “洪水漫到屋里有1米多高,洪水退后,淤泥就有三四十厘米厚。”68岁的杜翠兰指着墙壁上清晰的水印说,“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大雨,就跟瓢泼的一样。”洪灾中,她家3间房屋损毁,但一家3口成功转移。

  7月19日9时许,雨越下越大,杜翠兰和老伴赶紧把院门堵紧,想阻止雨水进院,没想到河水水位迅速上涨,顷刻间,院内涌进的水已涨到半米多。

  正当老两口不知所措时,赵金文领着几个年轻人蹚着水冲进来,“赶紧转移,再晚就来不及了。”借着院内的一个小梯子,赵金文连拉带拽把杜翠兰老两口转移到房顶。

  “俺老公公还在屋里呢。”众人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原来,杜翠兰的老公公已88岁高龄,且卧床多年,要想转移这位老人必须借助长一点的梯子。顾不上危险,赵金文艰难地跋涉100多米,从一户木匠家里扛过来长5米、重百余斤的木梯。然后又背起老人登上梯子,在其他村民帮助下把老人转移到安全地带。

  “接到洪灾预警后,4名村干部就划定了转移群众责任片区,并确立了临时安置点,其中就包括支书家。”五里河村大学生村官尹陪森介绍,该村位于大山深处的河道两侧,地势较低,由于经常受洪水侵袭,村民们修筑了护村坝,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一些群众最初也认为雨势不大,并不配合转移工作,但赵金文坚决地说:“我是村书记,绝不放弃一位乡亲。”

  经赵金文反复劝说,80多岁的赵克兴夫妇刚转移出来,肆虐的洪水就冲毁了他家的房子;71岁的赵元林腿脚不便,赵金文硬生生把他背到50米外的安全地带;80岁的独居老人王清娥也被赵金文背了出来……那一天,身材瘦弱的赵金文不知背了多少村民,最终村里转移群众25户70人,虽然房屋倒塌损毁220余间,但未造成一人伤亡。

  组建抗灾自救队,不等不靠带领群众重建家园

  赵金文家成了五里河村最大的临时安置点,30多口人挤进这个并不宽敞的院落。妻子赵常英拿出存粮、被子等,妥善照顾房屋损毁的乡亲,而丈夫“每天五点多就出门,一直忙活到晚上八九点才着家”。

  “虽然遭了灾,但咱不能光等着党和政府救济,还要自己先干起来。”7月30日上午,记者见到赵金文时,他正站在泥水里和村民一起修筑受损的护村坝,“眼下还是汛期,必须防止洪水再次侵袭。”

  记者注意到,筑坝的村民中不少已年过花甲,但仍冒着高温挥汗如雨。67岁的村民赵子雄说,洪灾面前,村干部冒着危险转移群众,“绝不放弃一位乡亲”,现在恢复生产,每个人都该尽份力。

  协助交通部门抢修道路,组织村民修筑水坝,发放救援物资……村委会村务公开栏上,赵金文每天都会填写灾后重建工作进度。他说,“有党和政府关心,有社会各界支持,日子总会一天天好起来。”(河北日报 记者 刘剑英

  河北日报报业集团抗灾救灾和灾后重建全媒体报道小分队发自峰峰矿区—— 

  村企合力,修复受损道路

  40多名企业员工和村民,团结一心、携手并肩,连续数日在工地上挥汗如雨,只为早日修好这条村民出行和运输粮食物资的重要通道。

  7月28日上午,记者来到邯郸市峰峰矿区彭城镇新村,村东道路施工现场运输车辆往来穿梭,挖掘机马达轰鸣,一面“抢险救灾突击队”的旗帜分外醒目。新村党支部副书记张卫芹说,一场罕见的特大暴雨将村里主干道的路基掏空,造成路面严重塌陷、开裂,行人和车辆无法通行。

  灾情发生后,距新村约2公里的邯郸金隅太行水泥有限公司组建抗洪抢险救灾突击队,赶赴新村开展道路抢修。由于路面受损严重,必须重新砌筑后再浇注水泥铺面,整个工程预计需要投入70余万元。

  “新村没啥集体收入,资金是修路面临的最大难题。”张卫芹告诉记者,村干部一筹莫展之际,金隅太行水泥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筑路资金由企业筹措,大家共同努力争取早日把路修好。”

  自7月21日起,每天清晨6时多,由企业员工和新村村民组成的筑路队伍便集结到施工现场,冒着高温连续作业。“虽然这条路只有200多米,但我们要按照百年工程的标准来干。”负责指挥施工的金隅太行水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马现奇说,目前正加紧砌筑护坡,每垒一层,都要浇注一次水泥,确保护坡坚固。“为避免今后暴雨对路面的直接冲击,我们还计划在路面下埋设直径1米的水泥管,将雨水引入水泥管排到河道。”

  十几位新村村民每天自发来到工地干活。村民宋继强放弃到手的运输生意,每天自掏油费往工地运送物料。当记者问起每天需要支出多少油钱时,这位皮肤黝黑的村民腼腆地说:“给自己村里修路,啥钱不钱的。”

  “按照目前的施工进度,预计再有10天,这条路就能竣工。”马现奇说,灾难面前,只要大家携手互助,办法总比困难多。(河北日报 记者 刘剑英)

  河北日报报业集团抗灾救灾和灾后重建全媒体报道小分队发自井陉县—— 

  因灾断电的257个村全部通电

  7月28日21时30分,随着井陉县供电公司调度室一声令下,777南良线分路开关闭合,地处井陉西部深山区最边远、抢修难度最大的米汤崖、朱砂洞等11个山村瞬间灯火通明!至此,全县17个乡镇因灾断电的257个村全部恢复正常供电。

  19日、20日的强降雨导致国网井陉供电公司辖区内的69条高低压线路、变电设施受损,全县17个乡镇的257个行政村近10万用户断电。

  “保重要部门,保重点企业,保居民生活用电。”19日,井陉县启动电网抢险应急预案,上千人组成的100多支抢修队冒雨奔赴一线。之后,鹿泉等15个供电公司组成的17支抢修救援队携带变压器、电力线缆、照明器材、发电车、卫星电话等装备驰援井陉。省电力公司还将全省唯一的一辆履带式运输车调到井陉,帮助运输抢险物资。山西省电力公司也紧急支援60根电杆,就近运抵与井陉交界处的井陉边远山区。

  交通中断,跋山涉水肩扛人抬也要把物资设备运到抢修现场。吃饭在工地,面包、火腿肠、矿泉水是标配。睡觉在工地,一块垫子铺在地上就是床。闷热、高温环境中超负荷作业,藿香正气水成了抢修队员的“维他命”。南峪供电所技术员张凤楼家严重受灾,4间住房、1个商铺被毁,他顾不上管。小作供电所农电工王生廷,妻子在洪水中遇难,他强忍悲痛投身抢修工作。井陉供电公司抢修队队长胡二发带领30多名职工顶着高温进行线路抢修。在得知自己的侄子被洪水冲走时,他忍着悲痛只字不提,一直奋战在一线。

  电力工人的艰辛付出,深深感动了当地干部群众。鲁家峪村村委会主任何玉山主动调来勾机,并组织了20多名青壮年村民支援电力抢修。

  “接下来,我们还要认真总结电力设施在洪水中受损的教训,在重建中做到科学规划、科学施工,确保能经得起考验。”井陉县供电公司经理韩素良说。(河北日报 记者 王峻峰 河北文明网综合)

来源:河北文明网    责任编辑:李璐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