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高温下 他们在岗位上默默坚守
2014-07-08 10:40:00
导读:搬运工扛着货物穿梭大街小巷,厨师对着炉灶不停翻炒煎煮,建筑工人在露天工地上攀高爬低……
 

  盛夏七月,处处热浪滚滚。当多数人躲在舒适的空调房中不愿外出时,有这样一些特殊行业工作者,却不得不顶着烈日炙烤、冒着高温蒸焗,在他们各自的岗位上挥汗如雨。搬运工扛着货物穿梭大街小巷,厨师对着炉灶不停翻炒煎煮,建筑工人在露天工地上攀高爬低……这些特殊行业工作者的辛苦坚守,在难熬的天气下,维持着城市各个方面的正常运转。近日,本报记者走近了部分高温下的劳动者,亲身体验他们坚守岗位的酸甜苦辣。

  

  搬运工人在为一间超市搬运货物。

  搬运工:

  为了家人,

  再苦再累也得坚持

  搬运工熊先生这一行已有15年的时间。中午12点半,熊先生穿着有点褪色的灰色背心,脚踏着一双黑色布鞋出门了。“今天去批发城,搬一些啤酒到超市。”他说。

  熊先生骑着三轮车,到达目的地后,将啤酒一箱一箱搬上车,用绳子固定。刚搬完,熊先生已是满头大汗,来不及喝上几口水,便骑三轮车赶往送货地点。“今天这样算轻松了,东西没那么重,也不用爬楼梯。”他说。

  来回一趟,熊先生用了一个多小时。在熊先生看来,这是十分平常的工作状态。“做这一行经常体力透支,有时会在烈日下干个三四个小时,累得头发晕。”他说,干搬运工这一行,拼的就是体力,无论是在中午还是凌晨,人家一个电话说需要搬运,立马就得赶过去。有时一个很大的冰箱,无法放进电梯,只好用绳子绑在身上,扛着爬上高楼。熊先生说,他的身体还算强壮,在这种高温天气下,一些“新手”经常出现脱皮、中暑。有时顾客觉得他辛苦,会倒一些青草水给他喝,让他们感到很窝心。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熊先生的手掌有一角腐烂了。他告诉记者,这腐烂的伤口是搬水泥时弄伤的。“上次帮人搬30袋水泥上去8楼,天气一热,手掌出汗,汗水和水泥生反应,手掌被腐蚀了,疼得要命。”熊先生说,“一袋水泥100斤,扛到8楼挣3元钱,搬30袋水泥也就挣30元钱,实在辛苦。”

  熊先生说,他文化水平不高,只能干体力活挣钱养家,辛苦是辛苦,但为了老婆和孩子,再苦再累都必须坚持。

  

  厨师在闷热的厨房里烧制饭菜。

  厨师:

  虽然辛苦,

  干一行就得爱一行

  中午1点,市区一家事业单位的厨房里,两个燃气火炉呼呼地吐着火苗,把整个厨房蒸得像个桑拿间。门口外一台落地风扇使劲地摇着头,但吹出的风却是热乎乎。此时,厨师宏叔已经在厨房里忙了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前,厨房的温度大概有50摄氏度,45岁的宏叔正和同事们紧张地忙碌着。“热肯定是的,但是干一行就要爱一行。”宏叔一边说,一边马不停蹄地配菜、下锅翻炒。与用餐大厅凉爽的环境相比,食堂操作间可谓是“热火朝天”。不到5分钟时间,宏叔的脸被蒸汽熏得通红,一滴滴汗水挂在脸上,身上的白衬衫已被汗水浸湿。

  为了使菜肴更加美味,炒菜时必须通过翻锅来增加火候。所以,宏叔不断翻起笨重的锅,这样火更加猛烈,热气迎面扑来,离炉灶两三米远就能感受到那股热气。

  下午1点30分左右,忙碌了一个中午的宏叔走出厨房,浑身的汗水让他看起来刚从水里出来一样。站着休息了一会儿,宏叔用身上的毛巾擦掉额头的汗水。“每天中午,至少要做50道菜以上,基本没离开过炉灶。”宏叔说,习惯了这种环境,虽然很热很闷,也要把活干好。

  记者发现,宏叔和其他厨师一样,手臂上长了一些伤疤和水泡。他笑着说:“这些都是被油烫伤的。尽管穿了长袖,但经常会把长袖卷起来,皮肤难免会被油星溅到。”旁边年纪比较轻的小王笑着说:“这都是外伤,干厨师这一行,尤其是夏天,还容易中暑,不过又有什么办法呢?”

  

  装窑工人在高温窑炉边叠放陶瓷。

  装窑工:

  忍受高温,

  早就已经习惯了

  窑炉上的喷火口不断向外吐着火舌,距离喷火口大约几米的距离,装窑工人正在快速的将陶瓷碗放在石板上。这样简单的动作,却让他们脸上的汗水不断滑落。这是记者近日在枫溪区一家陶瓷公司装窑工作区看到的场景。

  今年41岁的李师傅干这行已经有10多个年头,他告诉记者,冬天的时候,装窑区一点也感觉不到冷,有时只穿一件衣服就可以了。到了夏天,这里就变得极其难熬了,站着几十秒钟,汗就浸湿了衣裳。说话间,李师傅脸上的汗水差点滴落到陶瓷上,他赶忙用毛巾擦了擦。“如果汗水接触到这些即将烧制的陶瓷,那么烧出来就可能发生‘欠釉’、‘落漆’等情况。”

  在装窑区,一走进窑炉,热浪便滚滚而来,不到1分钟记者全身的汗水就不断的冒出来,后背的衣服也一点点湿透。离开车间后,来到户外的空地上,本来火热的阳光变得反而凉快些。

  李师傅看看外面炎热的阳光,淡淡的笑了笑说:“这算什么热,烧窑的时候,陶瓷要经过1300摄氏度左右的高温,你想想,我们和这样的窑炉在一起有多热,站在火炉边温度大概都有40多摄氏度了。要是窑门一打开,吹出的热风让周围的环境更热了,可能有50多摄氏度。”

  李师傅等装窑工人每天要在那工作7个小时,面对滚滚热浪,他们显得很淡定。“早就习惯了。”他告诉记者。

  

  一处建筑工地的工人在露天环境下作业。

  建筑工:

  头顶烈日,

  为赶工期浸湿衣衫

  下午2点左右,室外温度显示35摄氏度,整座城市就像个大火炉。在潮枫路一处在建工地上,多名工人在紧张地施工,机器的轰鸣声不绝于耳。 在太阳的直射下,汗水顺着工人的脸颊一滴滴地落下,衣服被湿透了一次又一次,有些甚至结出了盐花。工人们虽然戴着安全帽,却一点也遮挡不住猛烈的阳光。

  由于常年在户外工作,35岁的建筑工人谢师傅皮肤被晒得黝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了一些。记者见到他时,他的脸上和衣服上已溅满了水泥点,阳光下皮肤被晒得“黑里透着红”,笑起来露出了白白的牙齿。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楼面上捆扎钢筋,由于长期和钢筋打交道,他的手上沾满斑斑锈迹,指甲缝里也都是黑色的,手上不少地方都生起厚厚的老茧。

  “为了工程如期建成,我们一天工都没停,早上6点多开始干活,中午早一点收工,下午晚点开工和收工,避开中午最热的时间。” 谢师傅憨笑地说着。

  “天热时,浑身上下都跟下雨似的,衣服湿了,拧干了继续穿。”谢师傅告诉记者,工地上会提供一些降暑食品,施工单位还在工地附近搭了一个简单的遮阳棚,供工人们临时乘凉,尽管如此,高温工作依然让他们十分难受。

  谢师傅这些建筑工人晚上都是在离工地不远的地方搭棚居住,一般4至5个人一间,棚里空气比较闷热,实在受不了,他们会自己掏钱买上两把电扇还有蚊香。谢师傅告诉记者,“晚上虽然很热,而且蚊子多。但白天太累了,躺下不一会就睡着了。”

  ◆ 记者手记

  多为高温工作者“点赞”

  骄阳似火,热浪袭人。当我们纷纷躲进室内享受空调带来的凉爽时,他们却在炎炎烈日下挥汗劳作。这几天,为了采访劳动者在高温下作业的故事,记者也亲身体验了一番,一幕幕充满艰辛的劳动场景令人难以忘怀。

  平常人在烈日下站几分钟就难以忍受,而他们在高温环境中待的时间更长,工作时不知多少次浸湿了衣服。他们的衣服上斑驳的汗渍,像是一种无声的言语,诉说着他们的默默付出。

  然而,岗位再辛苦,也需要有人去承担、去坚守。他们选择了这些一般人不愿意从事的职业,或许是为了养家糊口,或许是出于一种特殊的感情。不难想像,如果没有他们的艰辛付出,城市中的许多环节将无法得到正常运转。

  高温工作者用汗水为城市建设、经济发展添砖加瓦,他们应该得到人们更真诚的尊重,社会各界也应该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注,多为他们“点赞”,让他们的汗水流得更有尊严、更有价值。

  ◆ 小贴士

  高温下如何防暑

  1、口渴后不宜狂饮。多喝盐开水,并要少量多次地喝;同时最好随身携带一些防暑药品以备不时之需。

  2、饮食不宜过于清淡。夏天出汗多,消耗大,应适当多吃鸡、鸭、瘦肉、鱼类、蛋类等营养食品,以满足人体的代谢需要。

  3、午睡时间不宜过长。

  4、忌受热后“快速冷却”。外出或劳动归来,立即打开电扇,或洗冷水澡,会使全身毛孔快速闭合,体内热量反而难以散发,还可能使人头晕目眩。(潮州日报)

来源:潮州文明网责编:严 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