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大学生微博救母:救我妈妈的14万元来自陌生人
发表时间:2012-03-07   来源:中国青年报

  当广州的普通小白领陈睿(化名)看到这条“救救我妈妈”的微博时,她一下想起了“重病需钱救治”的网络诈骗。

  “这种信息,谁看了都会很动容,但是一搜会发现,同样的照片一转眼换了个人名和银行账户,根本无从判别真实性……”

  但这是第一次有离她如此之近的求助信息,于是她又看了一眼:

  “我杨泰宇,安徽淮北人,暨南大学09级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学生。我妈妈杨宇,现在在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初步确诊为硬皮病肾危象,现在被列入高危病人。这两日内要5万元费用,我家经济来源已无力支付,遂微博求助,求求大家救救我妈妈。工行卡号6222023602036214906。捐款人请留姓名,本人必还。”

  20分钟之后,陈睿抓起电话,拨通了留下的手机号码,接电话的是个女孩子。然而,没交谈几句,这个叫杨泰宇的女生就照顾妈妈,由她的朋友把电话接了过去。听筒里一直隐隐传来的,是杨泰宇柔声说:“妈妈乖,妈妈乖……”这声音震动着陈睿的耳膜,让她心里很难受,决定去医院看看。

  两个小时后,陈睿赶到了医院。“一来给点力所能及的帮助,二来用自己的行动证实这确实是真的,好让朋友们相信、转发、行动。”

  “来自一个人的帮助或许不能改变太多,但积少成多,一定会带来质变和希望。”这是陈睿那天晚上一直在想的一句话。

  杨泰宇的妈妈在本月21日住进医院,病情一直很重,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院方确诊为系统性硬皮病肾危象及恶性高血压。23日下午,医院下发了病危通知书。为了照顾妈妈,杨泰宇和她的爸爸已经36个小时没有合眼了。23日下午,杨泰宇在网上发布了求助的微博。

  她没想到的是,在庞大的陌生人社会里,有那么多的暖流猛然涌来。

  人物:李薇

  身份:现在珠海念书,联合国际学院国际新闻系大三学生。

  她是在微博上看到求助的,通过支付宝转了200块钱到杨泰宇的账上。“没多想就捐了钱。年龄一样,都是09级的。况且我妈心脏也有点不好,所以觉得能帮就帮吧,也不是什么难事。”周围许多人得知以后问她,要是骗子怎么办,这多少让李薇有些吃惊。“说实话,我真没怀疑,凭直觉觉得她没骗人。”她觉得一个求助的微博竟然引来如此多的怀疑,出问题的应该是这个社会。

  人物:叶锐挺

  身份:2010年从暨南大学毕业,现在在当地团市委工作。

  2月23日深夜,朋友转发的求助微博引起了他的关注,点击链接看到原微博的内容。他发现暨南大学的团委书记也在微博下面留了评论,“我觉得这个应该是真的,那我就转账过去了。”

  人物:沈同学

  身份:来自华中师范大学,正忙着做简历、找工作。

  尽管并不认识杨泰宇,但他仍为账号转去100元。他在看到被转发的求助微博后,去看了当事人的微博,见到很多老师同学证明后,觉得应该是真的。“不管是不是真的,对我来说不重要,说不定就是真的,做了自己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人物:网友周耿

  身份:一个学生

  他或者她,一直称自己“不过帮了一些小忙”,“作为一个学生,我只能出点微薄之力,不足挂齿”,不愿意多谈捐款的情况。看过杨泰宇的微博,基本可以确定是真的,就决定帮忙了。“我还是情愿相信这个世界正多于邪,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很多,不能因为部分不良情况而否定了整体。”

  人物:网友tanggo527

  身份:个体户

  为杨泰宇汇过去了300块钱。“我是个体户,帮忙也只是尽自己的能力。平时经常看到需要帮忙的,自己又有能力帮,都会去帮。关于可能是骗子的怀疑,她简单地说道,“哪有这么多的骗子。”

  人物:王立根

  身份:北京大学微电子专业三年级

  出于对于虚假信息的警惕,他向转发了求助信息的暨大同学求证此事,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为杨泰宇转去了200元钱。“过去也只是简单地转发微博,但是我怀疑这样的转发也许不能真正帮到需要帮助的人,所以这一次我选择做一些实事。”

  人物:阿珣(化名)

  身份:与丈夫一起居住在肯尼亚

  她是通过暨大的一些权威微博排除了诈骗的可能。“既然知道是真的,当然要帮。”给杨泰宇转去了500元,阿珣一家对捐助对象有自己的选择,家里收入的10%会固定捐给慈善机构。“过去主要是对国外的慈善机构,以及一些大型的政府组织的捐款活动。这次的捐助比较特殊,像对这样私人发起的微博捐助建立起足够信任,我还是第一次。”

  人物:一位男同学

  身份:暨南大学博士二年级

  “好多我认识的和可以信任的人跟帖说,认识这个同学和她母亲。我觉得那些人都是常年打交道的,不会骗人的。而且我看了这个同学的微博,如果是骗人的话,应该不会留下那么多细节的,肯定有破绽。100元不算多,只是表示自己的心意。”

  人物:网友sanacheng

  身份:“我捐助了100元,通过一个朋友转发的微博了解到杨泰宇的情况,出于对朋友的信任,相信微博内容的真实性。由人度己,聊表心意罢了。一百对我来说不是大数,见到了不做点事,心里不舒服。”

  人物:网友hakuna_matata

  身份:“捐款金额也不算很大,就算是假,自己也没有多大的损失。但如果确实有人需要帮助,就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人物:网友Hold尼玛神婆

  身份: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大三学生

  “捐了100元,我还是谨慎核实过杨泰宇的情况,才决定捐款的。相信校友的为人,并没有做太多的犹豫,不过尽一份绵薄之力。虽然目前社会上陌生人之间普遍缺乏信任,但是,不能因为网上太多负面信息而对社会失去信心。”

  “妈妈睁开眼了!睁开眼了!”这是杨泰宇在2月27日中午发的微博。经过医生的治疗,杨泰宇的妈妈终于脱离了昏迷状态。

  由于杨泰宇要专心照顾妈妈,日常事务都由她的朋友帮助处理。据她的朋友许彦宇介绍,治疗费用仅在24日一天就花去了1万多元,据他的估算,现在平均的日开支在6000-7000元之间。所幸现在已经得到的社会各界捐款5万元左右,许彦宇还说,将有一笔3.9万元的款项转到杨泰宇的账上,这是之前暨南大学管理学院11级一位学生治病募款的余额。

  他们在微博上进行了财务统计和公布。截至2月28日晚上20时30分,现金收入善款为17918.2元,银行账户截至27日下午1时,收入是125589.41元。21-28日医疗费用共支出59922.2元。

  “我们没有对善款分不同来源进行统计,就是感觉来自学校的捐款每一笔数量较少,但是积少成多;来自社会上的捐款则单笔数目较大。”许彦宇说。

  同时,杨泰宇就读的暨南大学新闻学院也已经采取行动帮助小杨。她的同学自发在班上募捐,该院负责学生工作的辅导员李龙表示,全校范围内的募捐活动也即将启动。

  尽管杨泰宇的妈妈已经苏醒过来,但是医生表示,杨妈妈还没有完全度过危险期。

  “她的血小板水平仍然较低,可能会出现溶血的状况,为此,每天需要输三袋血浆。同时,杨妈妈还有高血压和脑水肿,肾功能也存在问题。由于治疗十分痛苦,杨妈妈醒来之后,不太配合治疗。”

  尽管收到了总计约14万元的善款,但治疗经费压力并未消失。医生介绍,因为溶血症状一直存在,病情在不断发展,最后可能需要进行血浆置换的治疗。而只此一个项目,每天就要花去约1万元的医疗费用。

  杨泰宇最新的一条微博更新时间是在2月29日早上7时53分:“妈妈说饿得难受,一直说要吃苹果,问为什么不给她吃苹果。我很高兴妈妈今天说了更多的话。高兴。”(实习生 徐霄桐 吴琪 记者 庄庆鸿)

责任编辑:张青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