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开创新时代中国史学繁荣发展新局面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科学重要论述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登
发表时间:2019-08-31    来源:光明日报

研讨会现场。

  编者按:日前,“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科学重要论述理论研讨会”在京召开。研讨会由中国历史研究院主办,来自全国史学界150余名专家学者围绕主题从不同角度畅谈了自己的学习体会。大家认为,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科学的重要论述,贯通学史、治史、用史的方方面面,体现着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对历史和历史科学的深刻把握,彰显着高度的历史自觉和历史意识、宽广的历史视野和大历史观、强烈的文化自信和历史担当,是新时代中国史学研究的重要指针和基本遵循。新时代对史学发展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途上,历史研究不能缺席,也不会缺席。我们要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科学的重要论述,继承弘扬中国史学优良传统,在理论创新、经世致用、学科融合、服务公众等方面下功夫,推动构建中国特色历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本报今天刊发部分与会专家学者发言摘要。

  原中央文献研究室常务副主任金冲及:汲取历史智慧 开创美好未来

  习近平总书记对历史科学历来特别重视,作了许多重要而精辟的论述。这些重要论述,既有强烈的现实感,又充满着深刻的历史感,具有高瞻远瞩的、广阔的战略思维。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家博物馆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提出的。这既是对现实生活中中国人民最大的梦想和追求作出的高度概括,又是以对中国历史的真切回顾为出发点的。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几千年的历史发展中,中华民族创造了悠久灿烂的中华文明,为人类作出了卓越贡献,成为世界上伟大的民族。马克思曾经热情地赞扬:“火药、指南针、印刷术——这是预告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大发明。”这是中国人在过去曾经对人类社会进步作出的有划时代意义的贡献。

  但在近代以后,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却大大落后了,在一百多年中受尽苦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历史赋予中国共产党人的伟大使命。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习近平总书记以深刻的历史眼光,把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看作近代以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三大里程碑”之一。这一伟大历史贡献的意义在于,完成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为中国发展富强、中国人民生活富裕奠定了坚实基础,实现了中华民族由不断衰落到根本扭转命运、持续走向繁荣富强的伟大飞跃。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但由于历史的原因,一段时间内中国在经济和文化上仍是落后的。毛泽东同志在1956年写道:“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而这种贡献,在过去一个长时期内,则是太少了。这使我们感到惭愧。”为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还必须继续在探索中前进。

  40多年前,中国实行了改革开放。习近平总书记说,改革开放之初,我们党发出了走自己的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号召。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习近平总书记始终从历史发展的眼光出发,重视发展中所处的“历史方位”。明白了自己所处的“历史方位”,才能更加自觉地前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而中国也正在不断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总书记对历史研究工作又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他指出,当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和发展。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加需要系统研究中国历史和文化,更加需要深刻把握人类发展历史规律,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汲取智慧、走向未来。身为史学工作者,我们要加倍努力,不断提升中国历史研究水平,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应有贡献。

  《求是》杂志社原社长李捷:更好地肩负起“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使命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历史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重要论述,从大历史观出发,深刻揭示了中华文化历史基因、中华民族复兴发展趋势与选择并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三者之间的内在联系,使我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中华民族5000多年文明史关系的认识向前推进了一步。

  第一,从深厚的中华历史文化出发,赋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根和魂。即把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开创中国革命道路的历史、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同中华民族5000多年的文明史紧紧联系在一起,深刻揭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包含的中华民族历史文化基因。我们要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致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成立的贺信中提出的重大任务,更加系统地研究中国历史和文化,更加深刻地把握人类发展历史规律,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汲取智慧、走向未来,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服务。

  第二,从中国近代以来探索奋斗发展的历史逻辑出发,深刻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和实践逻辑。鸦片战争后,中国陷入内忧外患的黑暗境地,中国人民经历了战乱频仍、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的深重苦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成为中国近代以来的主题和逻辑主线。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此,必须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统一、社会稳定;必须建立符合我国实际的先进社会制度,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完成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必须合乎时代潮流、顺应人民意愿,勇于改革开放,让党和人民事业始终充满奋勇前进的强大动力。正是在这一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和实践逻辑的高度统一与良性互动中,我们党在接力探索中创立并不断发展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确立了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

  第三,从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出发,深刻阐述了从东亚病夫到站起来、从站起来到富起来、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在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新时代中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全方位、开创性历史成就,发生深层次、根本性历史变革,中华民族迎来了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

  因此,可以得出这样的历史结论:历史和人民选择马克思主义是完全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写在自己的旗帜上是完全正确的,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是完全正确的,也再一次彰显出历史与真理的力量。

  中国历史研究院研究员夏春涛:新时代是历史学可以也必须大有作为的时代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科学的重要论述,体现了唯物史观的精髓,闪耀着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光辉,为我们在新时代开展历史研究、繁荣发展历史科学提供了根本遵循。我们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科学的系列重要论述,抓住机遇,奋发有为,不辱使命。

  一是要在全社会积极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历史观。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新中国成立给历史学带来的最大变化,是明确了唯物史观的指导地位,确立了人民的主体地位,澄清了若干重大理论问题,尤其是科学解答了历史学为谁著书立说这一根本性、原则性问题,进而为研究工作树立了正确导向。

  学术导向与政治方向、价值取向紧密相连。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和人民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以上这些,是我们回顾总结鸦片战争至今170多年历史得出的必然结论。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当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和发展”。目前,我国发展正处在关键节点上,全党全体人民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显得至关重要,而这“四个自信”,都与科学、正确地解读历史紧密关联。说到底,这是涉及“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大问题。事实胜于雄辩,历史不容歪曲。史学工作者要自觉抵御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积极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历史观。

  二是重视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为当代中国发展进步提供智力支持。重视汲取历史经验教训是我们党的一个优良传统。今天,继续推进我们的事业、解决好我们在前进中遇到的诸多问题,需要以史为鉴,汲取我国古代治国理政的经验和智慧;需要树立世界眼光,学习和借鉴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当代史学若想具有生命力、体现影响力,就必须顺应时代需要,有意识地加强历史与现实的对话,积极回应重大理论与现实问题,多做一些建设性、创新性研究,力戒那种选题无足轻重、搞烦琐考证、范围狭窄、内容空洞的学究式学院式研究。司马迁写《史记》,司马光著《资治通鉴》,都具有鲜明的现实关怀。身处新时代,我们更应有新作为。

  三是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历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目前,我国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而历史学的发展总体上却与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还不太相称。对于西方的后现代主义史学、新清史等,我们要有鉴别,决不能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特别是中国史研究,其学术根基、学术中心理应在中国。我们要有这种自信、底气和气魄,要主动引领学术潮流、推进学术创新,积极掌握学术话语权。中国历史研究院“中国历史学学科体系 学术体系 话语体系研究中心”设在历史理论研究所,我们希望为推进中国历史学“三大体系”建设,为大力彰显历史学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作出应有的贡献。

  中国历史研究院副研究员吕厚量:交流互鉴 开拓创新

  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一个鲜明特色与优良传统,是善于从古今中外的历史中汲取经验教训,以史为鉴,以史资政,让人类历史所提供的宝贵智慧,服务于中国人民认识与改造世界、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世界历史研究是其中的重要环节。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不同文明之间交流与互鉴的重要意义。他指出,对待不同文明,我们需要比天空更宽阔的胸怀。我们应该从不同文明中寻求智慧、汲取营养,为人们提供精神支撑和心灵慰藉,携手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各种挑战。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论述对于当代中国史学工作者的学术研究,尤其是对世界历史的认识与理解具有重要的理论指导意义。

  在世界古代史上,华夏文明与希腊文明是较早独立形成系统记录、保存历史记忆,总结、归纳历史规律的两个杰出典范。一东一西,交相辉映,各自在人类古代文明史上写下绚丽篇章。与此同时,这两大史学传统的影响又是国际性的。两大古代史学传统的智慧星火在历史演进中成长壮大、互通互鉴、取长补短、泽被后世,并在世界各民族文化对它们的继承与发展中得到丰富与完善。这一既波澜壮阔又润物无声的文化传播历程,正是世界不同文明由隔绝走向联系,由单一走向多元,最终迈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宏观发展规律的生动写照。当今希腊罗马史学国际前沿研究中的一个热点问题,是对古希腊史学著作中记载亚述、波斯等东方国家篇章的文化价值的关注。在对相关史学遗产的甄别、继承与批判性研究中,同样拥有悠久史学传统的中国史学工作者理应发挥自身的独特优势,建立起自己的学术话语体系,向国际学术界提出中国学者的独到见解。

  作为青年史学研究者,我们理当继承老一辈马克思主义史家的优良传统,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指导下,深入学习和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科学的重要论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新时代中国史学事业的发展繁荣,为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世界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持之以恒地不懈奋斗。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院长杨共乐:坚守传统 增强内力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科学的重要论述,观点鲜明深刻,内容博大精深。认真学习和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科学的重要论述,对于提高史学工作者的自身水平以及中国历史研究的整体水平均有重大意义。史是国之基,族之根,文化之灵魂;书写历史的人是为来者指路,为民族铸魂的人。历史虚无主义者往往否定历史学的价值。其实,历史是前人各种知识、经验和智慧的总汇。人类的历史严格地说就是一部在前人实践的基础上不断推进的历史。历史不能割裂,也不允许割裂。习近平总书记希望史学工作者承担起“总结历史经验,揭示历史规律,把握历史趋势”这一重任。而要完成这一重任,历史学要研究有意义的大问题,特别是与国家和民族发展有密切关系的重要问题,这就需要我们具备宽广的视野、深厚的理论素养、解决重大问题的方法。为此,我们要补短板、增内力,同时还要努力坚守、继承前辈学者留下来的宝贵传统。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共党史教研部副主任张太原:有鉴别地加以对待 有扬弃地予以继承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要做到这一点自然要重视历史、研究历史。研究历史,是为了更好地继承历史。在新时代,更好地发挥历史学的经世致用功能,最重要的是以科学的态度对待历史,充分吸收历史中好的、精华的东西。其中包括先人传承下来的价值理念和道德规范,比如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仁者爱人、与人为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自强不息等,也包括丰富的治吏经验和治国理政的智慧。同时,习近平总书记还指出,对历史文化要“有鉴别地加以对待,有扬弃地予以继承”。在新时代更好地对待和运用历史,不能一味地赞扬或否定,而是要做到习近平总书记所提出的,“本着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去之的科学态度,牢记历史经验、牢记历史教训、牢记历史警示”,从历史走向未来。

  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方辉:肩负起新时代史学工作者的使命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科学的重要论述,使我们对新时代中国史学工作者所承担的使命有了更清楚的认识,同时也深受教益和鼓舞。四年前的这个时候,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正在济南隆重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在给大会发来的贺信中指出:“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可以给人类带来很多了解昨天、把握今天、开创明天的智慧。”在致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成立的贺信中,习近平总书记重新强调了“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的论断,并指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加需要系统研究中国历史和文化,更加需要深刻把握人类发展历史规律,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汲取智慧、走向未来。”这些重要论述为新时代我国史学发展指明了方向。作为从事教学科研的史学工作者,我们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历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贡献自己的力量。

  中山大学历史学系主任谢湜:努力构筑新时代卓越历史学人才培养体系

  作为一门与文化传承、记忆延续、精神凝聚等息息相关的学科,历史学的发展对于增强“四个自信”,推动社会进步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党中央高度重视史学研究和历史教育,鼓舞着全国史学工作者更积极地履行职责,努力开创新时代史学的繁荣局面。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培养一批学贯中西的历史学家。”这对新时代中国历史学的学科发展定位和人才培养体系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当今世界正发生越来越大的变化,人文学科的人才培养面临新的格局,必须坚持正确方向,强化使命担当,把握时代脉搏,启发学生在世界文明发展史视野下关怀中华文明及其开放体系,夯实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人文基础。我们要重视前沿引导,拓展交流平台,激发专业志趣,将一流学科建设与一流专业建设相融合,努力培养更多具有高尚品德修养和时代使命感、扎实专业基础、视野开阔、全面发展的新时代卓越历史学人才。

  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所长叶斌:历史研究需要关注宏观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如何从历史的视角理解和阐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深刻思想,并使之成为指导我们工作的政治性、理论性和战略性论述,史学工作者应该关注并提出自己的见解。习近平总书记说,“弄清楚我们从哪儿来、往哪儿去,很多问题才能看得深、把得准”。一个关于我们从哪儿来、往哪儿去的历史叙事,必然要关注宏观问题。有些史学研究者尽量绕开政治、经济等宏观问题,努力寻找个案性的课题,容易导致史学研究的碎片化。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各方面均取得了史无前例的巨大成就,但是诚如有些学者所言,我们的历史叙事已经落后于历史现实。为中华文明的独特道路、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历史视阈下的学理阐释,是摆在历史研究者面前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历史研究者必须肩负起此重任。

责任编辑:贺子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