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奠定中国梦最直接的历史基础
发表时间:2014-09-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指出:“邓小平同志留给我们的最重要的思想和政治遗产,就是他带领党和人民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他创立的邓小平理论。”近日,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接受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邓小平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奠定了最直接的历史基础。学界要不断深化对邓小平理论的研究阐释,为实现中国梦提供强大的理论支撑和精神力量。

  在世界历史坐标上评价邓小平的历史地位和贡献

  《中国社会科学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说,邓小平同志对党和人民的贡献,是历史性的,也是世界性的。如何看待习近平总书记对邓小平历史地位和卓越贡献的评价?

  石仲泉: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中国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改变了世界格局,也对世界历史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这个影响是多方面、全方位的。这里仅举三组数据说明这个问题:其一,中国仅用20多年时间,在2003年就使得近4亿人脱贫,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提前12年实现联合国到2015年极端贫困人口减半的“千年发展目标”的发展中国家。其二,我国综合国力极大增强,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在为世界做的“大蛋糕”中,中国的贡献越来越大。其三,据有关统计资料显示,我国有300多种工农业产品产量名列世界前三甲,其中钢铁产量在2006年达4亿多吨,超过整个欧洲25个国家和北美3国共28个发达国家的总和。

  这些伟大成就的取得是邓小平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硕果。邓小平的贡献,不仅改变了中国人民的命运,而且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习近平总书记站在新的历史高度,把对邓小平的历史评价置于世界历史坐标,这更符合实际。

  为实现中国梦奠定最直接的道路、理论和制度基础

  《中国社会科学报》:邓小平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奠定了怎样的历史基础?

  石仲泉:邓小平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实现中国梦奠定了最直接的道路基础、理论基础和制度基础。

  首先是道路基础。邓小平对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至少有三大特殊贡献:一是率先提出并始终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灵魂——“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思想。在南方谈话中,他以异常鲜明的态度强调:“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这正好是实现中国梦的时间目标。邓小平开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为实现中国梦奠定了正确发展方向的历史基础。二是为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作出了披荆斩棘的三大决策:发动和领导真理标准大讨论,主持起草第二个历史决议,实现了指导思想的拨乱反正;支持农村改革,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废除人民公社制度,并将农村改革推向城市实行全面改革;倡导兴办经济特区,推动全国对外开放的全方位格局。三是为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持续坚持下去,规划了实现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现代化发展方向。他不仅规划了实现这个目标的总体要求,更为实现这八字目标作了巨大努力。

  其次是理论基础。邓小平理论是对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和创造性发展,决不能将它们对立起来。讲它们的继承关系,可以从理论思路、理论性格和理论内容的连续性和共同点方面来认识。邓小平理论的创造性发展,集中展现在1992年南方谈话之中。这个谈话比较全面论述了邓小平长期思索的“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并以异常尖锐、鲜明、透彻和凝重的语言发表了不少“惊世骇俗”观点,充分展示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发展到一个新阶段。

  邓小平理论与其后的理论是原创性理论与传承性理论关系,它不仅奠定了目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石,而且作为本源理论,又无疑是未来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石。邓小平非常坚定地认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不会改变。“不但我们这一代不能变,下一代,下几代,都不能变,变不了。”这是对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政治交待。因此,邓小平理论为实现中国梦奠定了正确指导思想的历史基础。

  再次是制度基础。邓小平始终坚持、捍卫和发展,以及要求不断改革和自我完善社会主义制度。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信念是无比坚定的,这从他对“四项基本原则”从来没有动摇过的表态就得到了充分说明。不仅如此,他在1987年4月明确指出,“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如果不拘泥于文字表述,目前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概念,就是它的简化,而且首先是对其相关思想的概括。党的十八大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内涵作了明确概括,就其主要内容言,在邓小平著作中都有不少论述,有的思想非常明确,有的也为后来思想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而且,邓小平反复强调: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不会变的,这是中国发展进步的制度基础。要变,只会越变越好。因此,邓小平的相关思想为实现中国梦奠定了根本制度的历史基础。

责任编辑:桑小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