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张铁路:见证百年屈辱与梦想
发表时间:2017-03-23   来源:人民日报

  

  图为詹天佑纪念馆入口处浮雕。华熠摄

  

  图为本报记者严冰在官厅水库特大桥建设工地采访。华熠摄

  

  图为中铁十四局京张高铁一标段二号竖井展开施工。刘福昌摄

  

  “七七事变”前7天的青龙桥火车站。孙明经摄

  

  抗日战争时期的青龙桥车站。(资料图片)

  提起中国近代以来的历史,习近平总书记曾沉痛地说:“我经常看中国近代的一些史料,一看到落后挨打的悲惨场景就痛彻肺腑!”有一条铁路见证了这样一段屈辱伤痛的历史,未来,它更将见证民族复兴梦想实现的光荣与辉煌。

  在中国大地上,有一条铁路,一头连着历史,一头连着未来,这就是北京到张家口170多公里长的京张线。

  老京张线,建成于1909年,是中国人在积贫积弱中奋起,自主勘测、设计、施工的第一条铁路;新京张线,也就是京张高铁,已于2016年3月29日正式开工,如今已近一年,在老京张线建成110周年的2019年,将实现全线通车。作为世界上第一条设计时速350公里有砟轨道高速铁路,京张高铁建成后不仅会使两地运行时间由3个多小时缩短到1小时之内,更将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成功举办,提供精彩、非凡、卓越的交通保障!

  3月16日、17日,在京张高铁开工建设一周年之际,本报记者寻访新、老京张线,不禁感慨万千,浓缩为一句话,就是——京张铁路,见证百年屈辱与梦想。

  一隧一桥:

  穿越清华园 飞跃官厅湖

  3月16日上午10时,北京海淀区双清路、菏清路交汇口,京张高铁清华园隧道3号井正在紧张施工,挖掘机、装载机往来穿梭,旋挖钻、成槽机隆隆作响,一派繁忙景象。

  中铁十四局集团京张高铁一标段项目书记鲁潇告诉记者,京张高铁一标段全长10.487公里,其中重点工程清华园隧道,穿越北三环、知春路、北四环、成府路、清华东路,在五环路内出地面,全长5.33公里,是目前国内位于城区,穿越地层最复杂、重要建筑物最多的单洞双线大直径盾构高风险隧道。

  再一细聊,原来这十四局前身是铁道兵四师。啊,提起铁道兵,《铁道兵之歌》的激越旋律立即在我耳畔回响:“背上行装,扛起枪,雄壮的队伍,浩浩荡荡。 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离别了天山千里雪, 但见那东海万顷浪;才听塞外牛羊叫,又闻江南稻花儿香。劈高山填大海,锦绣山河织上铁路网。”

  23年前的1994年,本报组织“京九行”采访时,我曾在赣南的岐岭隧道邂逅这支英雄的队伍,写下《岐岭雄风》一篇报道。还记得一个细节,一名工人原名“刘清水”,为制服隧道塌方涌水,改名“刘治水”,后来的结果可想而知,以这样的决心施工,还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找几个干部、工人聊聊,认识了杜贵新。他是铁道兵的后代,“80后”,已是中层管理人员,机电部部长,负责盾构机的维护运转。他没有向我述说两地分居、老人孩子无法照顾的“苦”,却向我讲述了工地生活的“趣”:“在大山里施工,夜晚常能清晰地看到满天星斗和灿烂的银河,还能吃到香甜的野草莓呢!”以苦为乐,不正是《铁道兵之歌》里唱到的?

  到安全警示区体验体验,我戴好安全帽,立正站好,开关一按,小钢球从上而降,咣当一声,砸了下来,感觉如何?感觉良好!因为戴着安全帽,否则不堪设想!此外,还有防撞击、防坠落、防倾斜、防火防电的警示体验教育,时刻警示工人:安全无小事。

  再到餐厅、厨房转转,“今天中午做什么好吃的?”我问。厨师岳师傅笑呵呵地回答:“四川老鸭汤、麻婆豆腐……”

  如今“铁道兵”挖隧道,早已不是人拉肩扛、钻眼点炮的上个世纪50年代,也不是我采访京九线时的凿岩台车掘进的上个世纪90年代,而是如今的盾构时代。靠着盾构机,他们穿越江河湖海城,走向全国,走向海外……

  形容一条铁路施工艰险,总要用到一个词:“桥隧相连”。咱们看完了“隧”,再去看看“桥”。

  3月16日下午4时,河北怀来官厅水库特大桥建设工地。记者登上桥墩,放眼四望,清风阵阵,碧波荡漾,9个主桥墩已经昂首挺立在水面之上。

  中铁大桥局集团京张高铁五标段项目总工高光品告诉记者,官厅水库特大桥,长9077米,主桥为8孔110米的简支拱形钢桁梁,跨越北京市备用水源地,环保要求高。为了避免对库区产生污染,采用顶推方案施工,像拼积木一样,在岸边拼装钢梁,逐步向湖中顶推,最大限度减少对库区的污染,最后形成8个漂亮的彩虹结构,飞跃官厅湖!

  詹天佑纪念馆:

  老故事 新发现

  从这一隧到这一桥,要经过八达岭长城。长城脚下,就坐落着主持修建京张铁路的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纪念馆。

  3月16日,下午2时,面对一张张照片、一件件实物,通过解说员小李的介绍,我从老故事里有了新发现。

  1825年,世界上第一条铁路在英国诞生。51年后,1876年7月3日,中国也有了第一条铁路淞沪铁路。截至京张铁路开工的1905年10月,29年间,中国大地上已有开平铁路、津沽铁路、台湾铁路、关东铁路、津卢铁路、卢保铁路、株萍铁路、关内外铁路、汉保铁路、粤汉路广三线、潮汕铁路、正太铁路、沪宁铁路、汴洛铁路、津浦铁路16条铁路,都是由英国、美国、日本、法国、比利时人担任总工程师,就是没有一个中国人。

  时间跨入20世纪。在北京、张家口间,中国人也要自己修铁路?外国人奚落、嘲讽、鄙夷。詹天佑感慨地说:“我国地大物博,而于一路之工,必须借重外人,引以为耻。”他有能力,有雄心:“此路早日一成,公家即早获一日之利益,商旅亦早享一日之便安,外人亦可早杜一日之觊觎。”他决心:“各出所学,各尽所知,不受外侮,足以自立于地球之上。”他还满怀信心地展望未来,阐发梦想:“工学之前途,发达可期;实业之振兴,翘足以俟。将不让欧美以前驱,岂仅偕扶桑而并骑?(我们必将不落后于欧美,难道还超不过日本吗?)”

  1909年10月2日,中国人修建的第一条铁路京张铁路举行通车典礼。伴随着蒸汽机车的鸣叫,一个危难中的伟大民族在屈辱中发出了一声扬眉吐气的呐喊。

  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代表、有“高铁院士”之称的王梦恕,提交了两份建议案,都是关于京张高铁的。他认为百年京张铁路,是历史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工业遗产,保护工作刻不容缓了。他建议,应建一个京张铁路遗址公园。

  采访归来,我也建议,不仅要建一个京张铁路遗址公园,还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责任编辑:王文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