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心 强国梦(中国梦·赤子心)
发表时间:2013-07-06   来源:人民日报

  离开中国越久,中国心越赤诚;离开祖国越远,强国梦越强烈。我相信,我的中国心将更浓郁,强国梦将更现实

  年幼时我生活在柬埔寨,日子过得拮据。好在1953年柬埔寨独立,几年后又与新中国建交,使我知道了我身后有个强大的祖国,也点燃了我的希望之火,决心回到祖国参加建设。

  1960年6月16日,我终于回到广州,进入石牌华侨补习学校学习。尽管当时生活极度艰苦,但我学习努力,情绪高涨。我把国外亲人寄回来的食物与用品全部退回,决心与全国人民一道渡过难关。

  一年后我被分配到上海控江中学读高中,并加入了共青团。当时国家对回国侨生采取“一视同仁,适当照顾”的政策,上海的侨生每月粮食定量最高可申请60斤,但我只求“一视同仁”,不要“适当照顾”,同国内师生一样,只申请30斤。虽然到月底粮食不够,半饥半饱,心中却也坦然舒畅。

  抗美援越时期,我两次入越,与战友们一道,经受了美国空军除核弹以外的子母弹、菠萝弹、重型炸弹、燃烧弹、气浪弹、定时炸弹、磁性炸弹、空对地导弹等的考验。1968年底胜利完成任务后,凯旋归国。

  上世纪70年代,柬埔寨发生了战争,使我的亲人流落到巴黎。为了团聚,我举家从香港迁来巴黎定居。初到法国时,我在教会工业学校工作,那里有不少印支难民子弟就读。在那里工作的亚裔职工都称自己是柬埔寨难民,以博得同情。我也是柬埔寨难民身份,但我偏偏报自己是中国人,我明知当时国内贫穷,华侨在法国受歧视,也要这样做。我要努力工作,改变法国人对中国人的看法。果然,不出一年,校方找工人时,都要我帮着找,指定要中国人,说中国人勤劳守规矩。想不到我在日常的工作中,树立了中国人的形象与信誉。

  工作之余,我热心于弘扬中华文化。我把自己的写作宗旨定为:“写诗要写爱国诗,作文要作颂侨文”。未曾想一做就是30年。

  1990年春,我与一班同好,组建“巴黎龙吟诗社”,先后被推举为副社长兼秘书长、社长,一干就是10年。2000年,我卸下社长职务。觉得只有诗,没有文,好似一条龙缺了一只眼睛,于是又成立了一个“巴黎中华文学社”,定期出版杂志,弘扬国粹,如今共出版了近50期刊物。

  近年网络发达,我在海内外的网站上开了几个博客,弘扬中华文化。为了更好地与海内外文化人士交流,我去年自己出资,在巴黎建立了一个“世界华人文化网”,已有不少诗人、作家在这里开设专栏。

  2010年,我趁回北京参加国庆庆典、到上海看世博、去广州看亚运会之机,从中国北方的承德到南方的昆明转了一大圈,祖国的飞速发展,真是激动人心。

  离开中国越久,中国心越赤诚;离开祖国越远,强国梦越强烈。我相信,我的中国心将更浓郁,强国梦将更现实。(陈 湃/作者为法国“巴黎中华文学社”社长,人民日报驻法国记者李志伟、王芳采访整理)

责任编辑:谢小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