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切为了老百姓:一个庄严的承诺
发表时间:2015-05-28   来源:光明日报

谢子龙与“老百姓”的诚信故事  

 

  谢子龙近照 资料照片

  “要始终关注这些孩子,作为公司的长期帮扶项目。”5月19日,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员工去看望陕西“回归儿童村”的孩子,“老百姓”的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谢子龙向员工强调。

  “回归儿童村”是专门收养服刑人员子女的福利机构。2007年,谢子龙第一次资助他们时表示“会持续关注”。

  一个承诺,8年行动。

  “人人都是老百姓,老百姓要帮老百姓”

  “‘老百姓’发动了平价药房革命!”

  2001年10月,第一家老百姓大药房在湖南长沙湘雅路开业,巨幅海报上写着“比国家核定零售价平均低45%”。2000平方米的门店内,人头攒动,顾客提着篮子购药,等待结账的队伍排了10多米长。

  一盒感冒通片0.8元,一支菌必治5.5元……在其他药店或医院,这些药价高出50%~80%不等。老百姓第一次感受到如此低的药价,可以用“革命”来形容。

  这场“革命”的“先锋”是谢子龙。

  创办公司之前,谢子龙从事药品批发业务。

  批发价9毛钱的维生素C,在药店竟然卖8元!经营过程中,谢子龙了解到药品行业有极大的利润空间。虚高的药价让谢子龙惊心:“一定要让药价降下来。”

  可是,单靠开一个药品批发公司无法实现自己的初衷。路在何方?

  谢子龙琢磨:商品零售行业中,沃尔玛和便利店可以并存,而沃尔玛的价格更便宜,我为什么不做药品零售行业的“沃尔玛”呢?

  2001年上半年,谢子龙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药品市场调查。

  走访中,谢子龙了解了太多因病致贫、因吃不起药看不起病而产生的家庭悲剧,了解到老百姓对低价药的渴求。

  调研结束,谢子龙决定开办首家平价药品超市。开创处方药闭柜销售、其他药品自选的平价药品超市模式;依靠药品的大规模、大流量和缩减药品流通中间环节等措施,拉低药价。

  因为创办公司的想法源于“让老百姓吃得起药”,谢子龙将药品超市取名为“老百姓大药房”,举起“比国家核定药品零售价平均低45%”的大旗,向虚高药价宣战。

  谢子龙心声——

  我12岁时,父亲过世。他是冠心病,去医院抢救过来了,可却因为药太贵,家里无力承担,最后放弃治疗。我那时起就有个念头,以后学本事了,要让穷苦老百姓吃得起药、看得起病,不要再有我父亲那样的事发生。

  高考落榜,为减轻家里负担,我经朋友介绍,进入湖南生物药品公司。我感觉离“医药梦”近了,拼命工作、学习。积累一定经验后,我和朋友一起创办了湖南药品经营有限公司,从事药品批发业务。经营过程中我发现,很多药品生产成本不高,由于流通环节多,加上其他一些潜规则,使得药价虚高。

  医药是全社会成员集体创造的财富,人人都应该公平享有,而不应该成为少数人暴富的资本。人人都是老百姓,老百姓要帮老百姓。

  “立誓容易践诺难,不能因为困难就放弃”

  刚打开店门,一大群人冲进来,推倒货架,一哄而去。

  这是2004年老百姓大药房武汉首义店开张时发生的事。

  开业前两天被砸的玻璃店门,裂痕犹在;店外墙上,还残留着那张没撕干净的“滚出湖北”的标语纸屑。

  谢子龙平静地嘱咐店员收拾好,不要影响顾客。这种场面,他已习以为常。

  开业前,谢子龙已想到了种种后果,他让员工做好迎接风雨的准备。

  但没想到暴风雨来得竟如此猛烈——有人悄悄把药瓶揭开,碾碎药丸或者砸碎药瓶,把碎片重新放进盒子里;有时候汽车堵门;有时候突然断电……最严重的是断货。据当时媒体报道,在石家庄的门店开业仅十几天,就有10多个药品生产厂家停止供货;20多个厂家和供货商要求上调药价;120多个品种受到厂家限制。最艰难的时候,多家连锁店因组织不到货源,几乎要关门歇业。

  每天十几个电话打到办公室或谢子龙个人手机上,对他进行劝导甚至恐吓:“有钱一起赚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当这个另类?”……

  谢子龙不怕威胁,他担心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低价药房能否继续开下去?他的梦想、他的承诺能否实现?

  是老百姓给了他信心。

  一天,同行带着一些社会闲散人员进了长沙湘雅店。那些人爬上货架将药品往下扔,撕毁药品标签,嘴里嚷嚷着“这些是假药”……当时店内员工不多,无法制止,场面混乱。顾客们却自发行动起来,将这些人往外拉,然后组成人墙,“堵”在门口,禁止这些人进来破坏。

  谢子龙在现场,热泪盈眶。

  每到一个地方新开分店,都有老百姓站出来保护“老百姓”。武汉市民蒋虚怀张贴呼吁信“呼吁各级政府和部门支持和保护中国医药改革的急先锋——‘老百姓’……”为防止店面打砸,顾客搬个小板凳坐在店门口,整晚整晚陪着店员守店。

  最终,“老百姓”成功了。老百姓大药房引发了全国性的药品降价大潮,其中长沙市药价总体下降了20%以上。

  时任湖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黄建国在《求是》杂志上发文,称老百姓大药房的低价举措“对于打破传统医药流通体制,推进医疗卫生体制的改革和发展,平抑药价虚高,减轻群众用药负担,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谢子龙心声——

  平价药房业态出来的时候,毕竟是一个行业的颠覆,很多人不理解。经常接到恐吓电话、辱骂短信,我不得不关掉手机,思考何去何从。一天,我重新开机,一条短信蹦出来:“你要坚持下去,我们老百姓都站在你身后,什么困难都会过去的。”我反复读这条短信,流了很久的泪。顾客的支持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立誓容易践诺难。既然立下了誓言,不能因为困难就放弃,要对得起那些信任你的人。我们动了一部分既得利益者的“奶酪”,必然会遭到抵制,我们得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说出口的话,哪怕吃亏也要兑现”

  “我们要对得起‘老百姓’三个字。坑顾客叫什么‘老百姓’?顾客在这里买不到需要的药叫什么‘老百姓’?”谢子龙冲员工发火。

  2003年2月的一天,广东一位客商来到“老百姓”株洲分店,将店里50多箱板蓝根冲剂购买一空,急匆匆准备装车发回广东。店长将情况报告给谢子龙。谢子龙立即与广东同行联系。那边的朋友告诉他,广东暴发非典,板蓝根冲剂每盒已经暴涨到20多元甚至50多元,许多投机商人正在全国各地大肆收购囤积,准备发一笔横财。

  “‘老百姓’应该为老百姓着想,不能让投机商卡了老百姓的脖子。”谢子龙立即吩咐株洲方面以补偿广东客商所有损失的代价截下了这批板蓝根。

  “可是他们出15元一盒的高价收购。”此前,零售给顾客的板蓝根只卖5元一盒,株洲店长仍然觉得这笔生意可做。谢子龙狠狠批评了他。

  接着,谢子龙向社会承诺:非典期间,像板蓝根这类药品绝不涨价。随着疫情发展,一些药品售价飞涨,采购价也水涨船高。板蓝根的采购价变成了7.5元,比售价还高出2.5元。其他一些药店已经以20元、50元甚至上百元的价格销售。谢子龙坚守“不涨价”的承诺,亏本卖给顾客,为此损失400万元。

  面对员工的不理解,谢子龙斩钉截铁地说:“不能发灾难财,低价承诺不能违背。”

  公司有个规矩:“当公司利益与顾客利益发生冲突时,一切以顾客利益为重。”

  一次,长沙市开福区一位退休老人来店里退药。他在“老百姓”买了200多元的药,儿子又帮他重复买了。

  按照行规,药品一旦售出概不退换。老人家说,全家每月生活费才600多元,一下子花掉这么多钱。店长不忍心,自己掏药钱给了老人,退回的药则按规矩作了报废处理。事情反映到谢子龙那里,谢子龙表扬了这位店长。

  有顾客买了药吃了两三粒拿来退,又没有什么有说服力的理由。员工抱怨时,谢子龙说:“想想我们的规矩吧”。

  汶川地震发生时,谢子龙正在上海参加商务活动。他火速赶回长沙紧急调度,捐款116万元,并与四川红十字会联系,按照他们提供的急需药品清单,组织了价值510.6万元的药品,同时派出由公司专业医护人员组成的志愿者救护队奔赴灾区一线参与救援。2008年1月,湖南遭遇特大冰灾,谢子龙亲自带队把15万余元的抗冰救援物资送往京珠高速株洲援助站,并捐资、捐物100多万元。

  自成立以来,老百姓大药房累计为公益事业捐款捐物赠药价值4300万余元。

  自2008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以来,谢子龙共提交了73份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医药行业建议与议案,如“关于加快推进《药品管理法》修订的议案”“关于尽快出台《执业药师法》的议案。

  谢子龙关心的不只是老百姓吃药的事情,他还积极为弱势人群发声。从2012年关注乙肝到2013年关注“尘肺病”到2015年关注智障人士,他每年都向两会提交建议与议案。

  谢子龙心声——

  母亲总教育我:“满伢子,世上只有亏好呷(吃)。”以前我不懂,但后来经历了那么多事,我懂了。我能成功,就与我愿意吃亏有关。母亲是文盲,话朴实,道理深。

  诚信是做人做事的根本,也是企业发展的命脉。生意场上有得有失,但千万别失去良知、失去人心、失去信誉。说出口的话,哪怕吃亏也要兑现。何况,你为社会、为老百姓付出,他们总会记得你,回报你。老百姓是不会让好人吃亏的。(记者 唐湘岳 通讯员 周彩丽)

责任编辑:张慧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