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同志说,“中华文化崇尚和谐,中国‘和’文化源远流长,蕴涵着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协和万邦的国际观、和而不同的社会观、人心和善的道德观”。对于中国人来说,以和为贵、与人为善,信守和平、和睦、和谐,是生活习惯,更是文化认同。

 

  以“和”为本的宇宙观

 

   中国文化不是霸道文化,而是王道文化。王道文化就是“和”文化。“和”文化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文化。

   中华文化的和谐理念滥觞于尧舜时代。《尚书》就有“协和万邦”、“燮和天下”的记述,《周易》中也贯穿着“天下和平”的政治理念,反映着中国上古时期人们对普天之下芸芸众生“协和”、“和平”生活的美好憧憬,对国家社稷安定繁荣的无限期望和对万邦归顺、诸侯称臣的和谐天下的向往。春秋初期,管仲明确提出“和合故能谐”的和谐观念,不仅具有引导国家政治的社会意义,这种推及家庭伦理,倡导父母、夫妇“不失其常”、“中和慎敬”的和谐思想,在客观上也为中华民族的和谐文化价值观的实现,敷设一条从个人、到家庭、直至社会的基本架构。 >>>


 

   以“和”为善的伦理观、道德观

 

   在古代儒家的思想体系中,无论是讲人类社会,还是讲客观世界,都是建构在“中”“和”的基础之上。孙家正部长曾以北京故宫的核心建筑为例,说明它们集中反映了中国传统文化以和谐为核心的价值观。太和殿:天地祥瑞,喻人与自然和谐;中和殿:中庸平和,喻人世和谐;保和殿:心态和顺,身体安适,喻人的身心和谐。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以和谐为本的价值观。 >>>

 

   在人与人关系上主张和而不同,寻求人与人之间在保持差异的基础上达成统一与和谐。孔子所谓的“和而不同”强调的正是在保持自我个性精神基础上的和谐与统一。《论语·述而》中记载“子与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后和之”,“和”就是指人际之间亲善友爱的人伦关系。>>>

 

   在人与社会的关系上主张公正平等,寻求建立人人各得其所的大同社会。《礼记·礼运》中对“大同社会”的描述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尽管这种良好的愿望在存在剥削阶级的社会里缺乏实现的可能,但其中蕴涵的和谐理念却有着超越时空的价值和意义。>>>

   在人的身心关系上主张加强修养,实现自我身心和谐。东汉史学家荀悦在《申鉴》中也认为,君子应当“食和羹以平其气,听和声以平其志,纳和言以平其政,履和行以平其德”。“和”在此讲的就是和谐、和顺、和美、和睦之和。>>>


   几千年来,无论是修身、齐家,还是治国、邦交,中国人都奉行“和”的价值观——和蔼可亲,和颜悦色,和气致祥,和睦相处,和衷共济,和平共处,家和万事兴。可见,“和”文化完全融入了中国人的血液,而成为中国人的灵魂。 >>>

 

 

    和谐,是中国古人的一种社会理想,是植根于东方文化的一种独特价值追求。但是五千年来,传统中国始终未真正实现“和谐”,根子就在于封建制度未变,“人治”模式没有变。今天,我们要打造一个“和谐”的国家,就需要在国家治理层面上不断创新。这也是“和谐”与富强、民主、文明一起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原因。

 

  “和谐”是国家治理的创新

 

   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将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作为国家层面的价值目标,就是为我们勾画的是一个“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我们的和谐是全体人民各得其所、各依其序、各尽其能的社会,是民主与法治相统一、公平与效率相统一、活力与秩序相统一、人与自然相统一的全面小康社会

 

   虽然是作为国家层面的价值目标,“和谐”和中国民众却有着环环相扣的联系。努力实现城乡之间的和谐,社会各领域之间以及各领域内部的和谐,区域之间的和谐,民族之间的和谐,各地方之间关系的和谐,外部环境的和谐,人与自然的和谐。这些都是中央将“和谐”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义之所在,仅仅两个字变革囊括整个国家、社会的各层次期待。>>>

 

 

  “和谐”不代表没有矛盾 而是能以德、法来有效解决矛盾

 

    和谐的国家、社会绝不是一个没有利益冲突的社会,而是一个有能力解决和化解利益冲突的社会,实现这种调节和均衡就必须靠“法”、“德”相辅相成。

 

   法治是国家层面和谐的基础,是判断和解决社会矛盾纠纷的根本依据。如果离开法律的标准和依据,实行少数人或者个别人说了算的人治,就不可能从根本上化解社会矛盾。要把立法、执法、司法等作为完成“和谐”价值观建设的系统工程统一起来进行“顶层设计”,尽可能做到法治各环节前后照应、相互协调、彼此兼顾、统筹运作。>>>

 

   德治是和谐的内在要求。一个社会是否和谐,一个国家能否实现长治久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体社会成员的思想道德素质。没有共同的理想信念,没有良好的道德规范,是无法实现社会和谐的。推进公民道德建设,是唱响和谐理念的重要方式。>>>

 

 

  

    拿破仑说,中国是一头沉睡的狮子,当这头睡狮醒来时,世界都会为之发抖。2014年3月,习近平同志在法国巴黎向世界宣示,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但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中国人骨子里那种无法改变的“和”的气度与内质为世界发展提供了一条更为文明的道路,那就是和谐共生。

 

 

   早在1960年5月27日,毛泽东同志与来华访问的英国元帅蒙哥马利,围绕“50年以后中国的命运”有一段深刻的对话。
   蒙哥马利说:“历史的教训是,当一个国家非常强大的时候,就倾向于侵略”。毛泽东说,要向外侵略,就会被打回来……外国是外国人住的地方,别人不能去,没有权利也没有理由硬挤进去……如果去,就要被赶走,这是历史教训……如果我们占人家一寸土地,我们就是侵略者。

  “蒙哥马利之问”折射的是一些西方人内心深处的“国强必霸”逻辑。但是中国人的“和谐”理念却带领着中华民族走上了和平发展的道路。正如“和平学之父”约翰·加尔通所说,有些人总希望有一个暴力选择,但中国以自己特有的视角来观察现实,阴阳平衡、尊重智慧、众生平等理念被视为理所当然,和平关系的普遍原则以相互合作、平等互利为起点。 >>>

 

 

    当今世界,和平发展是主题,我们需要能拥有富裕的生活,能拥有说话的机会,能拥有稳定的国内环境与和谐安宁的国际环境,一心一意谋发展。这个时候,特别需要倡导和谐理念,培育和谐精神。家和才能万事兴,和气才能生财,和顺才能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