躬行群众路线:“老百姓是天”
发表时间:2014-05-09   来源:光明日报

——湖南省宜章县退休干部、共产党员袁贤光的故事

袁贤光在给老百姓打电话。记者 唐天 摄

袁贤光与他帮助的老百姓。记者 唐天 摄

  编者按

  光明日报4月24日头版头条《从“吃亏”到“吃香”——湖南宜章好人现象追踪》,揭示了英模产生的环境因素。是的,人离不开环境,就像大树离不开土壤。环境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相同的环境,却有迥异的人生。

  主导人的活法和境界是什么?德国哲学家康德曾经感慨,“头顶的星空,心中的道德律”,让他“有加无已地赞叹和敬畏”。这种“赞叹和敬畏”,就是人生的主导。今天,在产生“优秀校长”李黎明、“大山卫士”刘真茂等英模的湖南省宜章县,又一个感人至深的“好人中的好人”向我们走来。他就是本文主人公、退休干部、共产党员袁贤光。他的理念朴素至极——“老百姓是天,要为老百姓服好务;苍天在上,要心存敬畏。”

  正值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朝纵深发展之际,光明日报向广大干部和共产党员推荐袁贤光的故事。他是奉献者的知音,观望者的向导,懈怠者的警钟。

  很大的哭声。记者回头望,一个老者哭得伤心。

  “他是李黎明的亲戚吗?”

  “不是,他是袁贤光。”

  这一幕发生在2010年9月10日教师节,湖南省宜章县迎春镇中心小学,李黎明事迹追思会上。

  就这样,在采访去世的优秀校长李黎明时,记者认识了袁贤光。

  袁贤光,今年81岁,1951年参加土改工作队,1953年入党,先后担任县农业局党支部书记,共青团宜章县委副书记,县畜牧水产局副局长,县农业局副局长,县商业局副局长兼党总支书记。1993年12月退休。

  在当地,他有很多称号:“永不下岗的活雷锋”“义工一号”“编外信访局长”“编外监察局长”……“袁贤光”三个字,在宜章家喻户晓,人人景仰。

  记者开始追踪袁贤光的脚步,历经3年零6个月。

  退休21年了,袁贤光每天早晨7时50分准时出门,提一只颇有分量的蓝色帆布资料袋,脚步匆匆。

  土改剿匪时受过伤,腿有点瘸,肩膀一晃一晃,但步履稳健,踏地有声。老树根一般的大手,沟壑一样深的皱纹,黝黑皮肤,灼灼眼神。

  他设置的手机铃声是《小背篓》,音量很大。

  在街上,在桥下,在村巷里,他一边走一边笑着与人打招呼。那么多熟人,那么多关切,应接不暇,满脸的纹路绽放开来,温暖灿烂如春天……

  今天,记者将这位老共产党人的故事和他矢志不渝的理念传递出来——“老百姓是天,要为老百姓服好务;苍天在上,要心存敬畏。”

  眼 泪:“共产党员也是老百姓;党员应该是老百姓中的好人;党的干部应该是好人中的好人。”

  袁贤光常哭,有时哭得难以自抑,号啕失声。

  第一次采访,才入座,他手机骤响。接听完,他眼眶红了,起身就要走:“对不起啊,里田乡有个村民有急事找我,下次再聊吧。”抹着泪水,他匆匆出门。

  打电话求助的村民叫李诗丛,他读高中的儿子李志勇一年前查出患白血病,没钱治疗,病情一天比一天重。当天,袁贤光就赶到离县城45公里的里田乡上里村看望李志勇,接着联合县里几位劳模发起募捐,带领义工扛着募捐箱到处跑,终于把李志勇送进县医院。

  从这次电话得知,李诗丛也查出胃癌晚期。一家两个癌症病人都住院,一个在3楼,一个在7楼。袁贤光白天为父子俩募捐,晚上到医院照料他们,3楼、7楼上下跑。袁贤光的老伴胡金莲见他喉咙哑了,小腿肿胀溃疡了,着急地说:“老袁,你不能倒啊!”也跑到医院帮着照看。

  李志勇的骨髓配型找到了,但移植手术费还差十几万元。袁贤光找出自己的房产证拿到银行去贷款。

  银行说是20世纪70年代的老房子,不能作抵押。

  袁贤光急得直掉泪:“怎么办?怎么办?”

  他带着两名义工赶到广州,请求医生先动手术,余款他会设法补交。医生说没有先例。他“扑通”跪倒在医生面前。

  医生连忙扶起老人:“患者是您什么人?”袁贤光哭得说不出话。听了随行义工的叙述,医生感动了,向院领导请示后立刻排定了手术日期。手术十分顺利,出院那天,李诗丛父子俩与袁贤光相拥而泣。

  3年多采访,记者粗略统计,袁贤光平均每天要接待5起求助者,回应43个电话,看望4个长期关心帮助的对象,人称“不吃百家饭,操尽百家心”。

  张太树是煤矿下岗工人,双目失明,妻子和儿子都身患重病,生活不能自理,又都没有户口。袁贤光奔波半年,为他们办理了户口、低保、医保,争取了大病救助、特困救助。碰上难事,张太树就拿根棍子,摸摸索索,来找袁贤光。谈完事,袁贤光用棍子牵着他送他回家,路上两个人亲亲热热,有说不完的知己话。

  退伍军人张志强,在私营煤矿打工受伤截瘫,妻子出走,全靠70多岁的老母亲照料他的生活起居。法院判决的38万元工伤赔偿款没拿到手,他想寻短见。袁贤光一次次上门开导,到法院跟踪了7年,为他追索到20万元赔款,并帮他在县城办起一家副食店,使他重新站了起来。

  白石渡镇“卖菜大嫂”吴春容,3个孩子都在袁贤光的帮助下读完了高中,考上了大学;她的丈夫也在袁贤光劝导下戒掉赌博,走上了劳动致富的正道。

  2013年8月25日,袁贤光80大寿,早上7点钟他就带着义工到星火广场为一名住院的残疾儿童募捐,在募捐箱旁站到晚上10点多,站了15个小时,募得1.5万元善款。回到家,老伴和儿女们正等着他吹蜡烛,切生日蛋糕。他说:“这个生日过得好,又为一个孩子解决了难题!”

  近3年,他先后为12名危重病人和残疾人发起募捐。他左胸戴雷锋像章,右肩披义工绶带,站在募捐箱旁,每当有人投进善款,都要向捐款人恭恭敬敬鞠一躬,哪怕只投进1元、2元,哪怕捐款者是幼儿园的孩子。

  3年里共募得善款120多万元,据义工同伴估算,袁贤光泪光闪闪向好心的人们鞠了1万多个躬!

  比筹募善款更难的是为几十、上百、上千人的团体解困。

  县供销系统2000多人因医保没有落实,卫生系统200多名退休职工因规范性补贴没有发足,麻田镇上洞村100多村民因水源被私营煤矿挖断,部分田土不能耕作,一次次找袁贤光申诉。他们的代表一来,袁贤光家不足60平方米的小屋就挤得满满的。袁贤光长期在投诉群众与政府有关部门之间奔走,终于,他们的诉求大都得到圆满解决。

  推心置腹的沟通,心心相印的理解,温暖细致的关切,胜似亲人的信赖……所有这些,都伴随着老人一串串至真至诚、感天动地的赤子热泪。

  “特别痛苦的是,目前有些病还没有办法治好……”每次说到他照料的几个绝症病人,袁贤光就哽咽不已。

  玉溪镇长冲村的彭长清、彭长玉兄妹,患有一种叫“小脑性共济失调”的怪病,曾经生龙活虎的靓丽生命,20岁以后开始暗淡枯萎,说话舌头不听使唤,吃饭手不听指挥,行走困难,以凳代步。这个家庭5个人患这种病,走了3个。

  在兄妹俩绝望的时候,袁贤光带着义工来了。

  曾经能歌善舞的漂亮姑娘彭长玉,歪歪扭扭写下一行字:“袁爷爷,我想活下去!”

  袁贤光握住她瘦骨嶙峋的小手:“孩子,我们一定要快乐地活下去!”

  搞卫生、放音乐,扶他俩到太阳下散步,代他俩办理农村低保、医保和困难救济,送他俩到县、市医院作进一步诊疗。每个星期,无论多忙,袁贤光都要赶到离县城十几里的这个小山村看望兄妹俩。这个阴郁沉重的家庭终于有了些许笑声。

  一天,彭长清居然奇迹般发动了已沉寂好些年的小三轮车,开到街上,帮他的老父亲卖菜。小三轮在袁贤光家附近的马路上停下,按响喇叭。袁贤光跑出来,高兴地抱住彭长清大哭,然后爬上小三轮,跟着彭长清一起去卖菜。

  此后,只要彭长清来,袁贤光和义工们就簇拥着小三轮一起去菜市场,又簇拥着送他回家……

  每逢春节,袁贤光的一件大事就是给他惦记的困难群众打拜年电话。

  2014年春节打了1021个电话。

  2013年,1106个。

  2012年,1069个。

  这些,都是记者从电信局和移动公司调出来的确凿数字。好多人接到他的拜年电话就哽咽。

  袁贤光用炽热的眼泪,滚烫的心,驱走一个个家庭的阴霾,燃起一束束希望的火把。

  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才发现,3年来跟踪采访见证袁贤光所做的好事,比起他这一辈子做的,只是沧海一粟。

  在职在岗时,袁贤光带领单位干部职工学雷锋,单位多次被评为学雷锋先进集体。

  抗洪抢险,为解救被困群众,他的手臂被激流中冲来的木头撞断。

  挖防空洞出现险情,他推开身边的同事,自己被硬土砸昏,一天一夜才醒来。

  冲进烈火救人,他从三楼摔下,断了3根肋骨。

  他拖着7级伤残的身子,长期照顾47名残疾人、76名孤寡老人,21名孤寡老人被他照看了40多年,直到为他们送终,并坚持每年为他们扫墓。

  他先后帮助170多名困难学生完成学业,走上工作岗位。他和老伴工作几十年没有存款,工资余额全用到助学、帮贫、扶困上了。

  袁贤光与记者谈起他悟出的一个道理:“党员与老百姓是什么关系呢?共产党员也是老百姓;党员应该是老百姓中的好人;党的干部应该是好人中的好人。”

  张太树含着热泪对记者说:“我无法报答他老人家,只求认他做个干爹,他却说,‘老百姓才是共产党的天,才是共产党的亲爹娘。张师傅,我是共产党员,做这点事不值一提。’”

责任编辑:梁海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