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铡刀:春华秋实牛羊壮 风雨无阻农家忙
发表时间:2018-12-28来源:中国文明网

  铡刀属于农村常备农具,工作原理虽十分简单,却凝聚了古人的智慧。在上个世纪90年代之前,铡刀在中国农业生产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我家40年的故事就要从一把铡刀说起。

  讲述人:李翠芳,女,74岁,家庭主妇;

  记录人:燕兆林,男,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讲述人之子。

  在我家有一把铡刀,它的年龄已有40岁,但所有零部件都是好好的,至今还“活跃”在我家生产第一线。

虽然经历岁月洗礼,我家的铡刀依旧可以使用。图片为讲述人提供

  我对铡刀的印象源于村里一位张大爷,他是我们村生产队的饲养员,一捆捆包谷草,在他的刀下不一会儿就变成了细细碎碎的牲口草料。那时我才知道,铡刀原来是专门用来给牲畜铡草料用的。

  后来随着改革开放,国家实行包产到户,我家分到了10亩土地。因为生产需要,还给我家分了一头黄花犁牛。从此,从来没有赶过牛车、喂过牲口的孩子他爸,摇身变成了我们家的“车老板”兼饲养员。孩子他爸是个勤快细腻之人,对喂牛特别上心。常言道“马无夜草不肥”。意思就是喂养牲口,每晚都要添夜草,这样牲口才能长得又肥又壮。那时,每次给牛铡草时,都要向邻居张大爷家借铡刀来用。有时去借正巧碰上人家正用,我们不仅要耐心等待,还得有“眼力见儿”——出力帮忙。用完了还得立即给人抬回去。当时,拥有一把自己的铡刀成为了我们家的最大梦想。因为铡草几乎是当时农村最平常的活计,春夏两季,我们会把牲口牵到草甸子上放养。到了冬天,牲口是一定要吃干草碎的。但苦于家庭贫困,供完三个娃上学,囊中已是空空如也,哪里还有闲钱买铡刀啊!

  就在我和孩子他爸发愁之时,张大爷来到我家串门,他说他家的牛病死了。因为没有牛养,所以他决定把他的那把铡刀送给我家使用。我和孩子他爸听到了这个消息,开心得不得了。我们也铆足了劲开地、挖井、种树,生活条件也慢慢好了起来。后来,我和孩子他爸商量,用别人的总不是事儿,咱家应该自己买一把铡刀。那天,孩子他爸将自产的30斤黄豆背到县城卖了30块钱,去供销社铁货门市部买回了一把铡刀。我们终于拥有了一件属于自己的农具。

  讲述人和丈夫配合使用铡刀。图片为讲述人提供。

  从那天起,铡刀在我家就再也没闲过,夏秋季节铡青草,冬春季节铡干草。每天夕阳落山后,孩子他爸从庄稼地里回来,刚扔下镰刀和锄头便抬过铡刀,给牛准备“夜宵”。看着牛喂得膘肥体壮,我内心满是喜悦!铡刀的刀刃,每天都锃光瓦亮。有时,孩子他爸一边哼着我不知名的小曲,一边在泡桐树下的大石头上磨刀,那“嚓嚓”的声响混着孩子他爸的歌声,美妙极了!磨刀是件很费力气的事情,只见孩子他爸双手握刀,时而来回推磨,时而用手一试刀刃,直到露出满意的微笑,我知道铡刀一定磨好了。

  后来,孩子慢慢长大。有一天他想帮着他爹铡草,让我帮忙放草。只见,孩子学着他父亲的样子抬起了铡刀,我小心翼翼地把一小绺草放在刀下。孩子用力按下铡刀,突然“哎呀”一声,孩子吓得手足无措。那是我的叫声,因为孩子把我戴的手闷子(手套)斩了极刑,好在我没有受伤。从此孩子知道,农活儿看似简单,却不是谁都能做得好。

  就这样又过了十几年,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孩子他爹铡草不能像以前一样“一刀断”了,一刀下去还要得再补一刀才能把草切断。以前挺直的腰板也明显迟钝很多。我知道,我们都老了。

  到了2003年,孙子考上了大学,老伴卖掉了饲养的最后一头牛,我家的铡刀也随之下了岗。如今,我家这把铡刀的使用频率越来越少,只是偶尔用它来铡黄豆茎叶,使用时还得靠孩子帮忙。

  今年冬天,收了地里的黄豆,我把它们架在沟渠边的核桃树上晒成了豆荚干。我和孩子将晒干了的豆荚背回来堆积在院场准备打碾,恰被孩子他爸看见,便从房里抬出铡刀。我入喂,他按铡。恍惚间,我们好像回到了孩子们小的时候,我俩配合铡草,他们依偎在我们身边看着,一家人开开心心有说有笑......

  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铡刀已经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铡草这种农活也没几个人愿意去做了。我的这把铡刀一直被我放在偏房,小心珍藏,也许多年后它会成为古董,或成为博物馆的贵客,但在我心里,铡刀不仅是我以前生活的得力助手,更是我寄托梦想的老物件。

  【记录人的话】

  一把铡刀,给原本艰苦的日子增添了期盼,也是这把铡刀实现了我家多年的“农具梦”。那时快时缓的“嚓嚓”声,成了催我入眠的小夜曲。这把铡刀承载了爸妈的风雨人生故事。那一喂一铡中所凝结的浓浓亲情,将伴随我一生!(网友投稿)

责任编辑:张 殊凡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1. 字号加大
  2. 字号减小
  3.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