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白瓷老茶壶:40年前品茗香 40年后品生活
发表时间:2018-11-29来源:中国文明网

  茶壶放在温水里慢慢冲淋,待到手感温润,放入几片茶叶,用滚烫的开水从上而下沏满茶壶,茶叶便瞬间焕发生机。茶芽朵朵,似小精灵般在水中翩翩起舞,而后又似片片雪花缓缓坠入壶底。盖上茶盖,坐在竹椅上静候几分钟,听远处清风穿林打叶之声,清淡而又绵长的茶香便顺着壶嘴,迎着清风,在空气中晕染开来,回忆的大门也就此打开……我家40年的故事,就从一把白瓷老茶壶说起。

  讲述人:胡泽全,男,64岁,乡镇医生;

  记录人:米阳,女,25岁,公务员,讲述人的外甥女。

讲述人家中的白瓷老茶壶。图片为讲述人提供。

  40年前,我还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跟着师傅学了十几年中医,刚刚成为一名乡镇医生,心中正想一展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远大抱负。因为年轻,常被师傅派去出外诊。那时没有公路,出外诊总是天麻麻亮就爬起来,背着一早收拾好的小药箱,然后病人家属就领着我趟过几条河沟,翻过几座山头,赶赴病人家中。我经常披星戴月,伴着阵阵虫鸣,摸黑走夜路回家。虽然辛苦,但看到病人情况转好,身体复原,心中就有莫大的欢喜。这个茶壶,就是病人家属为了表示感谢送给我的。那时普通人家用的都是粗瓷大碗,很少见这种精致的白瓷壶,莹润细腻的白瓷上绘制了一幅栩栩如生的天女散花图案,造型秀丽多姿。我收到时也是欢喜极了,更重要的是,我把它当做漫漫行医路上的一种荣誉。茶壶放在我家正对大门的柜子上,平日很少拿出来使用,只有偶尔闲暇时才会从柜子上轻轻拿下,细细擦拭,放在手中把玩片刻。

  我们那个年代,茶叶还是个稀罕物,偶尔得个二三两山茶也舍不得喝。总是等到节假日,亲戚朋友聚到一起,我才拿出茶壶茶叶。大家围坐在火盆旁,聊着平日里的所见所闻,说一说谁家姑娘做了新衣,聊一聊谁家又添了个大胖孙子,然后泡上一壶茶,一人斟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茶水便从唇间暖到了心里。茶水入口时有些苦涩,但过后却是齿颊留香。一壶茶水,一下午欢声笑语不断,屋子里充满了繁忙生活中来之不易的甘甜。

  随着改革开放,生活条件慢慢好转,镇上开了商铺,很多新颖时髦的商品被运往我们的小山村,大家的生活水平都有了极大改善。我也经常到商铺买其它产地的茶叶,每次回到家中,沏上一壶,与家人朋友一起分享,慢慢品味茶香,聊聊生活趣事,日子充实而快乐。我那时才真正爱上了喝茶,也有了收藏茶叶的爱好,只是那一盏老茶壶却始终没有更换过,仿佛是一位老朋友陪伴左右。

  2000年前后,生活条件更好了,我自己也有了走出去的机会,经常会出差学习或是旅游。外面的世界真大啊,茶叶的品种真多啊。每每遇上好的茶叶我都要带上一二,成了收藏茶叶的“行家”。

  现在,我收藏了很多种茶叶,像滋味鲜爽甘醇的西湖龙井,清润花香的碧螺春,独特陈香的云南普洱……老友送给我几套专业泡茶的茶具,让我好好品茶,我却始终舍不得换掉这个白瓷茶壶。秋日的午后,用它泡上一壶西湖龙井,斜卧在躺椅上,晒着太阳,给我的小孙女讲讲我过去学医行医发生的趣事,感觉人生便是圆满的了。现在想来,这40多年的生活,就像喝茶一样,甘苦交叠,需要一一尝过,慢慢品味,才能体会出苦涩过后的芳香。

  【记录人的话】

  40年春秋更替,寒暑易节,无论茶具怎样更新换代,在舅舅心里,都比不过那把老茶壶。白瓷茶壶中已有厚厚的一层茶垢,就是倒上一碗清水,也能浸染出几分茶香。这把小小的茶壶见证了舅舅的医者仁心和妙手回春,见证了舅舅一家用双手创造幸福生活的苦与乐,更见证了时代变迁给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十堰文明网 供稿)

责任编辑:张 殊凡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1. 字号加大
  2. 字号减小
  3.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