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馓饭:40年前充饥 40年后尝鲜
发表时间:2018-11-07来源:中国文明网

  一碗家常饭,道不尽游子的乡愁;一碗家常饭,说不清儿时的回忆。改革开放40年来,老百姓的口味在变化,不变的是对那一碗家常饭的挂念。我家40年的故事,从一碗热热乎乎的馓(sǎn)饭说起……

  讲述人:苏梅芳,女,63岁,家庭主妇;

  记录人:苏志,男,31岁,公务员,讲述人的侄子。

  1976年,23岁的我嫁到了兰州雁滩。从那时起,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手做汤羹。那时候的饭简单,中午一般是玉米面馓饭配腌咸菜,晚上则是一锅子碎面配碎饭。当时条件不好,我们不敢顿顿吃白面,因为怕到了月底面不够吃,所以馓饭成为那个年月餐桌上的“标配”。那时,看一个女人贤惠不贤惠,就看她能不能做好一碗馓饭。

撒饭。图片来源网络

  40多年前的馓饭是这么做的:先把土豆切成大块,放锅里加水煮,水烧开后倒入酸菜,之后再撒上玉米面粉,等到淡黄色的面糊“咕嘟咕嘟”冒泡了,就用擀面杖在锅里搅动画圈、以防粘锅。馓饭香不香,要看火候,火太旺,容易糊,火太小,容易稀。做馓饭最好用大铁锅在炉火上熬,现在的燃气灶、电磁炉做出来的馓饭总不是当年的味儿了。

  馓饭的配菜是关键,我常用的有莲花菜、萝卜、白菜、韭菜,热腾腾的馓饭舀到碗里,盖上一层配菜,再浇上一层刚用油泼过的辣子,辣子在油里“滋滋”作响,整个厨房瞬间都充满了香气。一口热乎乎的辣椒馓饭配上一口菜,那味道甭提多美了。

  随着国家改革开放,我家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娃他爸的单位每年都要发200斤大米,家里的白面也足够吃,我就开始变着花样做饭:米饭、拉条子、手擀面、面片、包子、饺子,每天都不同。虽然每天都能吃到精制的白面,我依然还会怀念以前吃的全麦面,那会儿的面虽然比较黑,但是很好和,揪的面片不软也不硬,擀的面条筋道不会断,烙的馍馍又酥又软,包的包子皮又薄又有韧性,如今很难再吃到了。

  90年代中期,我们开了一个小卖部,虽然每天起早贪黑进货配货,但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家里顿顿都能吃上肉了。我最拿手的就是蒸糟肉,这道菜是从我奶奶那儿学来的:五花肉大锅煮个八成熟,捞起来放凉切成大片,把豆腐乳抹在一片一片的肉上,上锅蒸半个小时,豆腐乳渗透到肉里就可以了。我用的腐乳都是从老家带来的,有一种特有的香味。每年我蒸肉的时候,满院儿都飘着肉香。快过年的时候,亲朋好友们都要带着上好的五花肉来找我做蒸糟肉,五六十碗都不够分。

苏梅芳和家人一起吃馓饭。图片来源:兰州晚报赵雨欣 摄

  2000年以后,儿子的生意越做越好,2007年大孙女出生,2012年小孙子出生。有了小孩,家里吃的种类就更多了,各种生鲜水果、肉蛋奶禽从来不断,但儿子说,自己常年出差,全国基本跑了个遍,也吃了个遍,但最爱的还是我做的馓饭和那一碗碗蒸肉。

  现在,每隔几个月我都会做一顿馓饭,用的是精细的玉米面和白面的混合面粉,炒韭菜、炒莲花菜、炒土豆丝、茄子炒辣子、醋溜番瓜满满盖上一层,一大口下去,香、辣、糯、咸……啥滋味都有,就像咱老百姓的的日子一样,越嚼越有滋味。

  【记录人的话】

  改革开放40年,姑姑从儿媳妇变成了婆婆,家里从两口人变成了六口人,住的也从单间小院子变成了楼房。姑姑总说,自己赶上了好时代,只要动手就能丰衣足食,努力就有回报。而对于离家在外的我们来说,那一碗碗倾注着爱意的玉米馓饭,每一口都凝结着对故乡的浓浓思念。

责任编辑:张 殊凡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1. 字号加大
  2. 字号减小
  3.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