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昆.png
姜昆
笑声飞扬四十年

40年前,他是北大荒“黑土地”上的普通知青;

40年后,他是亿万观众心中家喻户晓的相声名家。

从《如此照相》到《我有点晕》,从《虎口遐想》到《新虎口遐

想》,他在一捧一逗间讲述时代变迁,诠释艺术真谛。

对人民,他一腔热忱;对同道,他心存平实;对艺术,他怀抱忠诚。

本期对话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 姜昆

  • 视频
  • 文字摘编
  • 现场图片

  记者:从当初的《虎口遐想》到如今的《新虎口遐想》,您一直给观众带来很多的欢笑。那么,当您通过艺术给观众带去欢笑时,您又从艺术中得到了怎样的快乐?

  姜昆:无论是一个演员,还是一个作者,他所走过的每一步,或轻、或重、或浅、或深,都应该给生活或者时代留下点什么。每当我回看自己写的作品,经常发现里面有很多时代的符号。但是随着年代的久远,这些符号很可能就会与观众产生一些距离感,但它毕竟还是作为时代的一个特征印在了作品中。

  比如,看我在1978年的作品《如此照相》,现在的人们不会再有当时听我背《毛主席语录》对话的那种乐呵劲儿,为什么呢?因为遥远了、陌生了。再看我在30年前讲《虎口遐想》的时候,我冲上面喊,“你们快打电话,报个警……什么?找了半天附近没电话!”你看,30年前,连公用电话都很缺乏。可是在《新虎口遐想》,围观的群众全拿手机给我拍照。这个对比,让你一下子就感受到了时代的巨变。

  所以这些时代的印记,能够深刻地印在我们这些作品当中,它实际上反映了当时的生活面貌、时代的脉搏。那么这样一个作品,它才能成为经典流传下来。所以作为相声的创造者、表演者,我们也特别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留存于文化艺术经典的宝库当中我曾经听一个电影演员说,每次看自己演的电影都会后悔,后悔没能演得更好一些。我说那我可能就有点脸皮太厚了,因为每次我听自己的相声都觉得还挺可乐的。

  记者:这么多的艺术作品,您最满意的是哪一部?

  姜昆:客观地说,我认为每个作品都有欠缺。因为一段相声作为一个作品来讲,它的时间性有限,毕竟它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另一方面,相声有一个最大的特点,一定要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你要知道我怎么从老虎洞里出来的,你就觉得不招笑了。所以,相声演员你就要说新的,你如果没有新鲜的,就是人人心里有、个个嘴中无的东西,大家就觉得你这不新鲜啊,你“炒冷饭”啊,你没有新作品了,你江郎才尽了。

  记者:说到文艺创作,当前也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就曾指出过,如今四年过去了,您觉得这些问题是否有所好转?

  姜昆:确实是好转了。今年10月1日开始,连续十天的时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进行了小品和相声大赛。这是三台合并以后的首届相声小品大赛。我给它总结了三条:第一条,我看到了一些风清气正的艺术作品清风一样扑面而来。因为很长一段时间大家一直在摸索,在寻找自己的出路,大家都希望能够攀登艺术的高峰。习近平总书记给我们讲了,有些低俗的东西不能代表就是通俗的,告诉我们感官刺激不能代替娱乐享受,讲得非常清楚,而且明确地指出了现在我们有“高原”缺“高峰”。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的创作还存在着问题。我觉得特别可喜的是,这些年轻人真是尽了很大的努力,当然还有不足,就像我最后总结的时候跟他们说,我说你们写自己的太多了,就说明你们的生活贫乏了。我也特别高兴地看到有一些跟生活接得比较密切的,包括像《梦想单车》这样的作品,它们让大家看到,这些年轻人一直在接触社会、深入社会,在找老百姓共同关心的一些问题,找那些人人心中都有但是嘴上还无的东西,这样的时候我就感觉到特别可喜。

  第二条,队伍。一支新的队伍也让我感到特别高兴。说句老实话,您老盼着我演出,毕竟到了这把岁数,我在那儿折腾多少年了,对不对?我觉得应该有一批年轻人,带来迥然不同的新气象,这是我特别希望的。

  当然还有一条,就是大家在一起找到了方向。我跟他们讲,每个人得什么名次、得多少分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够在老百姓的心里挂上一块属于他们自己的奖牌,老百姓的口碑是最重要的。毕竟,“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嘛。

  记者:除了创作,这些年来您更多的时间还是深入在基层一线,一直推动着文艺志愿服务工作。与文艺创作相比,志愿服务给您带来的最大乐趣和收获是什么?

  姜昆:这几年志愿服务的制度化、常态化,在我们文艺界掀起了一股热潮。我现在每天的电话、微信,好多都是在问有没有资格当志愿者。那么,要想加入文艺志愿者群体,我们有三条规定:第一条,你得是自愿的。第二,你得有奉献精神。第三个,你是不计报酬的。满足这三条,有志愿服务的精神,你就可以成为志愿者了。当然还是要经过一定的手续,需要在网上参加中国文艺志愿者的报名,然后会有一个审批程序,也有是经过推荐的。现在我们全国几乎所有的省(区、市)都有了自己的文艺志愿服务团和文艺志愿服务组织

  文艺志愿活动掀起了一种风气,就是习总书记讲的向乌兰牧骑学习。乌兰牧骑长期坚持草原是他们最大的舞台,一直把那些远离城市、远离现代文化生活的人们当成自己主要的服务对象。这样演一次容易,长年坚持下来,就非常难能可贵了。

  为什么要把志愿服务制度化、常态化?就是要告诉大家,咱们别追时髦,说今天我们到辽宁舰上演出去,都想去,恨不得半个中国的人都想去。但是我们不光是那些,我们更多是在老少边穷地区演出。几个小时下来以后,可能还要走到大山里去。我们到贵州、云南那些小学去演出的时候,那车进不去村子,我们必须步行穿过村子,走完了以后,还要一步一步地爬山,才能爬到那个小学去。我们经常在基层面对着上万名观众演出,有人说,这样不花钱看,当然都来了。我说仅仅是因为不花钱就来了吗?我觉得还是一种渴望,一种需求。

  所以,无论是送欢笑到基层也好,还是送欢乐到基层也好,真是满足了不同层次的文化需求,我觉得这个事情很高尚。你可能演一次,人家就记你一辈子。

  记者:在这么多年的志愿服务活动当中,让您触动最深的经历是什么?

  姜昆:我认为志愿服务对于演员来说是个大舞台,在这个大舞台,就像人民艺术家常香玉老师所讲过的,应该印在现在每一个演员心中的四个字,那就是“戏比天大”。这个舞台就是你自己的战场,这个舞台就是你奉献力量、服务百姓的一个平台。我的母亲去世了,本来要守灵三天,但是第二天早上我必须得到黄河边上去演。因为什么?两个月前都定了,人们都等着你呢,你跟人们有一个承诺。你自己的事情对你来讲是很大的事情,但是相比那么多人的期待,个人的事又不算什么了。所以说忠孝,忠是放在孝的前面的。

  记者:在刚刚过去的9月,很多网友评价为是一个悲伤的9月,曲艺界有多位老艺术家相继离世。很多网友在缅怀和悲伤的时候,也感叹老一辈远去,不知后辈还能否接过和撑起曲艺的大旗,对此您怎么看?

  姜昆:师胜杰去世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篇纪念的诗歌。我是听到他昏迷以后就开始写,写我跟师胜杰在一起共同学习、演出,那真是掉着泪水在写。我想常宝华老师的离去,单田芳老师的离去,还有唐杰忠老师的离去,包括师胜杰老师,他们走了,今年真是我们相声界悲痛的一年。但是生老病死,这个也是一个自然规律,这个时候我觉得更多考虑的是一种传承。

  前几天,北京市曲艺家协会主席李伟健,大家熟悉的相声演员,招收了四个学生,年龄从40岁到14岁之间。我在现场讲,我当相声演员的时候,到几个小学校里面去讲怎么当相声演员,边上坐着一个小孩,那个小孩就是李伟健,那个时候他就跟着我一起学相声。30多年过去了,他现在也开始带新人了,这就是传承。那这种传承是为了谁啊?不是为了我们自己,就是为了人民,因为人民需要你欢笑。这个时候就需要什么呢?需要我们每个人把人民放在心中,你跟人民有多近,人民就跟你有多亲。哪天人民说不喜欢相声了,我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我常想,这些老艺术家们究竟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我觉得留下的就是对艺术一辈子的忠诚。我从老一辈身上学到的东西,今天我也转达给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对同道心存平实,于艺术怀抱忠诚。老一辈的艺术家留给我们的这种优秀品质,我相信一代一代一定能够把它传承下去。

  记者:这几年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在网络上还是在荧屏上,喜剧类的节目很受观众欢迎,所以很多人说这是喜剧最好的时代。您认为喜剧受欢迎、受热捧对于艺术传承和新人的培育真的有帮助吗?

  姜昆:文化的希望永远都在年轻人的身上,都在明天。我二十七八岁的时候,从北大荒来到这儿,那个时候我逐渐地踏上这个舞台,到今天我是逐渐地要离开这个舞台。在这种时候,我就特别感觉到,要把希望寄托在代表未来的这些新的媒体、新的观众,这些年轻人的身上。绝对不能忽略,谁忽略谁是傻瓜。当然,如今也有些青年人、文艺工作者觉得说相声好,但就是太苦了,而且说相声很难。实际上,我们有一句话叫“三年胳膊五年腿,十年练不出一张嘴”。这的确是一个磨炼的过程。现在的年轻人有点着急,过去是老人知着急,新人缺努力。现在年轻人知着急了,这就好了,不着急就没有压力了,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了。所以我觉得看到他们着急,是一个挺好的现象。

  现在舞台上活跃的相声年轻人都是小剧场里培养出来的,小剧场给了他们一个非常好的环境,每天演出,每天接触,每天和观众在一起。这样他有一个量变,但是一旦他走入更大的平台,他需要从为小众服务转变成为大众服务,他要有质变才可以。那怎么质变呢?这种质变是一种痛苦的蜕变过程,他要逐渐把视野放宽,站到高于普通老百姓的视野上,才能让作品立意高、有热度、有深度、有广度,这样才有温度。什么叫温度?就是你自己火热,别人也得暖暖和和的,这就叫做温度。

  记者: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而您从艺的时间也恰巧有40年了。

  姜昆:我也算是改革开放40年的一个见证人。在新时期深化改革的时候,我还没老,你说多幸运啊!我是跟着这个时代的浪潮一步一步过来的,也应该在这个浪潮中继续发光发热。有多大能力使多大劲儿,有多大能力发多大的光。老一代的艺术家在这个舞台上的时间毕竟有限,所以,我特别希望年轻的一代往前冲,展现他们的才华。

  记者:曲艺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代表,现在讲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就您所知,在我们当前的文艺事业发展过程中,这种创新发展的理念在哪些方面表现得最为突出呢?

  姜昆:我理解,曲艺创新发展要有“三大”:第一个,把舞台做大。就是不仅仅局限于我们自己平常的小茶馆、小剧场,我们要走出去,要走到更广阔的空间去展现自己,包括新媒体。第二,把影响做大。就是我们在宣传的过程当中,除了用艺术魅力去感染人,也需要一些人来评介你,我希望大家做一些宣介性的演出。第三,还要把队伍做大。我们不能自娱自乐,一定要搞传承,要让人们了解艺术的传留,要让周围所有的兄弟艺术门类了解我们的艺术特点和艺术特征,然后要让年轻人知道老祖宗给我们留下来的瑰宝,它好在什么地方。

  还有一个三新,就是新的作品、新的人物和新的表演形式,不能因循守旧。我觉得在新的时代,没有创新,没有新的风貌,你就永远没有新的生命。

  记者:您现在还带学生吗?

  姜昆:我现在不仅仅带我自己的学生,还准备以后把自己的义务志愿课堂建立起来,为各个省(区、市)培养相声、小品尖子人才。

  记者:期待您的愿望能早日实现。

  (记者:路弘 摄像:刘鲲鹏 林和 赵洋 摄影:荣毅 编导/剪辑:高晟寒 责任编辑:陶恒 监制:姚杰)

  • 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姜昆做客中国文明网。中国文明网 荣毅摄
  • 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姜昆接受记者专访。中国文明网 荣毅摄
  • 访谈进行中。中国文明网 荣毅摄
  • 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姜昆接受记者专访。中国文明网 荣毅摄
  • 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姜昆分享他的从艺故事。中国文明网 荣毅摄
中国文明网出品
姜昆.png
姜昆
笑声飞扬四十年
姜昆:笑声飞扬四十年

  记者:从当初的《虎口遐想》到如今的《新虎口遐想》,您一直给观众带来很多的欢笑。那么,当您通过艺术给观众带去欢笑时,您又从艺术中得到了怎样的快乐?

  姜昆:无论是一个演员,还是一个作者,他所走过的每一步,或轻、或重、或浅、或深,都应该给生活或者时代留下点什么。每当我回看自己写的作品,经常发现里面有很多时代的符号。但是随着年代的久远,这些符号很可能就会与观众产生一些距离感,但它毕竟还是作为时代的一个特征印在了作品中。

  比如,看我在1978年的作品《如此照相》,现在的人们不会再有当时听我背《毛主席语录》对话的那种乐呵劲儿,为什么呢?因为遥远了、陌生了。再看我在30年前讲《虎口遐想》的时候,我冲上面喊,“你们快打电话,报个警……什么?找了半天附近没电话!”你看,30年前,连公用电话都很缺乏。可是在《新虎口遐想》,围观的群众全拿手机给我拍照。这个对比,让你一下子就感受到了时代的巨变。

  所以这些时代的印记,能够深刻地印在我们这些作品当中,它实际上反映了当时的生活面貌、时代的脉搏。那么这样一个作品,它才能成为经典流传下来。所以作为相声的创造者、表演者,我们也特别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留存于文化艺术经典的宝库当中我曾经听一个电影演员说,每次看自己演的电影都会后悔,后悔没能演得更好一些。我说那我可能就有点脸皮太厚了,因为每次我听自己的相声都觉得还挺可乐的。

  记者:这么多的艺术作品,您最满意的是哪一部?

  姜昆:客观地说,我认为每个作品都有欠缺。因为一段相声作为一个作品来讲,它的时间性有限,毕竟它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另一方面,相声有一个最大的特点,一定要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你要知道我怎么从老虎洞里出来的,你就觉得不招笑了。所以,相声演员你就要说新的,你如果没有新鲜的,就是人人心里有、个个嘴中无的东西,大家就觉得你这不新鲜啊,你“炒冷饭”啊,你没有新作品了,你江郎才尽了。

  记者:说到文艺创作,当前也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就曾指出过,如今四年过去了,您觉得这些问题是否有所好转?

  姜昆:确实是好转了。今年10月1日开始,连续十天的时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进行了小品和相声大赛。这是三台合并以后的首届相声小品大赛。我给它总结了三条:第一条,我看到了一些风清气正的艺术作品清风一样扑面而来。因为很长一段时间大家一直在摸索,在寻找自己的出路,大家都希望能够攀登艺术的高峰。习近平总书记给我们讲了,有些低俗的东西不能代表就是通俗的,告诉我们感官刺激不能代替娱乐享受,讲得非常清楚,而且明确地指出了现在我们有“高原”缺“高峰”。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的创作还存在着问题。我觉得特别可喜的是,这些年轻人真是尽了很大的努力,当然还有不足,就像我最后总结的时候跟他们说,我说你们写自己的太多了,就说明你们的生活贫乏了。我也特别高兴地看到有一些跟生活接得比较密切的,包括像《梦想单车》这样的作品,它们让大家看到,这些年轻人一直在接触社会、深入社会,在找老百姓共同关心的一些问题,找那些人人心中都有但是嘴上还无的东西,这样的时候我就感觉到特别可喜。

  第二条,队伍。一支新的队伍也让我感到特别高兴。说句老实话,您老盼着我演出,毕竟到了这把岁数,我在那儿折腾多少年了,对不对?我觉得应该有一批年轻人,带来迥然不同的新气象,这是我特别希望的。

  当然还有一条,就是大家在一起找到了方向。我跟他们讲,每个人得什么名次、得多少分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够在老百姓的心里挂上一块属于他们自己的奖牌,老百姓的口碑是最重要的。毕竟,“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嘛。

  记者:除了创作,这些年来您更多的时间还是深入在基层一线,一直推动着文艺志愿服务工作。与文艺创作相比,志愿服务给您带来的最大乐趣和收获是什么?

  姜昆:这几年志愿服务的制度化、常态化,在我们文艺界掀起了一股热潮。我现在每天的电话、微信,好多都是在问有没有资格当志愿者。那么,要想加入文艺志愿者群体,我们有三条规定:第一条,你得是自愿的。第二,你得有奉献精神。第三个,你是不计报酬的。满足这三条,有志愿服务的精神,你就可以成为志愿者了。当然还是要经过一定的手续,需要在网上参加中国文艺志愿者的报名,然后会有一个审批程序,也有是经过推荐的。现在我们全国几乎所有的省(区、市)都有了自己的文艺志愿服务团和文艺志愿服务组织

  文艺志愿活动掀起了一种风气,就是习总书记讲的向乌兰牧骑学习。乌兰牧骑长期坚持草原是他们最大的舞台,一直把那些远离城市、远离现代文化生活的人们当成自己主要的服务对象。这样演一次容易,长年坚持下来,就非常难能可贵了。

  为什么要把志愿服务制度化、常态化?就是要告诉大家,咱们别追时髦,说今天我们到辽宁舰上演出去,都想去,恨不得半个中国的人都想去。但是我们不光是那些,我们更多是在老少边穷地区演出。几个小时下来以后,可能还要走到大山里去。我们到贵州、云南那些小学去演出的时候,那车进不去村子,我们必须步行穿过村子,走完了以后,还要一步一步地爬山,才能爬到那个小学去。我们经常在基层面对着上万名观众演出,有人说,这样不花钱看,当然都来了。我说仅仅是因为不花钱就来了吗?我觉得还是一种渴望,一种需求。

  所以,无论是送欢笑到基层也好,还是送欢乐到基层也好,真是满足了不同层次的文化需求,我觉得这个事情很高尚。你可能演一次,人家就记你一辈子。

  记者:在这么多年的志愿服务活动当中,让您触动最深的经历是什么?

  姜昆:我认为志愿服务对于演员来说是个大舞台,在这个大舞台,就像人民艺术家常香玉老师所讲过的,应该印在现在每一个演员心中的四个字,那就是“戏比天大”。这个舞台就是你自己的战场,这个舞台就是你奉献力量、服务百姓的一个平台。我的母亲去世了,本来要守灵三天,但是第二天早上我必须得到黄河边上去演。因为什么?两个月前都定了,人们都等着你呢,你跟人们有一个承诺。你自己的事情对你来讲是很大的事情,但是相比那么多人的期待,个人的事又不算什么了。所以说忠孝,忠是放在孝的前面的。

  记者:在刚刚过去的9月,很多网友评价为是一个悲伤的9月,曲艺界有多位老艺术家相继离世。很多网友在缅怀和悲伤的时候,也感叹老一辈远去,不知后辈还能否接过和撑起曲艺的大旗,对此您怎么看?

  姜昆:师胜杰去世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篇纪念的诗歌。我是听到他昏迷以后就开始写,写我跟师胜杰在一起共同学习、演出,那真是掉着泪水在写。我想常宝华老师的离去,单田芳老师的离去,还有唐杰忠老师的离去,包括师胜杰老师,他们走了,今年真是我们相声界悲痛的一年。但是生老病死,这个也是一个自然规律,这个时候我觉得更多考虑的是一种传承。

  前几天,北京市曲艺家协会主席李伟健,大家熟悉的相声演员,招收了四个学生,年龄从40岁到14岁之间。我在现场讲,我当相声演员的时候,到几个小学校里面去讲怎么当相声演员,边上坐着一个小孩,那个小孩就是李伟健,那个时候他就跟着我一起学相声。30多年过去了,他现在也开始带新人了,这就是传承。那这种传承是为了谁啊?不是为了我们自己,就是为了人民,因为人民需要你欢笑。这个时候就需要什么呢?需要我们每个人把人民放在心中,你跟人民有多近,人民就跟你有多亲。哪天人民说不喜欢相声了,我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我常想,这些老艺术家们究竟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我觉得留下的就是对艺术一辈子的忠诚。我从老一辈身上学到的东西,今天我也转达给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对同道心存平实,于艺术怀抱忠诚。老一辈的艺术家留给我们的这种优秀品质,我相信一代一代一定能够把它传承下去。

  记者:这几年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在网络上还是在荧屏上,喜剧类的节目很受观众欢迎,所以很多人说这是喜剧最好的时代。您认为喜剧受欢迎、受热捧对于艺术传承和新人的培育真的有帮助吗?

  姜昆:文化的希望永远都在年轻人的身上,都在明天。我二十七八岁的时候,从北大荒来到这儿,那个时候我逐渐地踏上这个舞台,到今天我是逐渐地要离开这个舞台。在这种时候,我就特别感觉到,要把希望寄托在代表未来的这些新的媒体、新的观众,这些年轻人的身上。绝对不能忽略,谁忽略谁是傻瓜。当然,如今也有些青年人、文艺工作者觉得说相声好,但就是太苦了,而且说相声很难。实际上,我们有一句话叫“三年胳膊五年腿,十年练不出一张嘴”。这的确是一个磨炼的过程。现在的年轻人有点着急,过去是老人知着急,新人缺努力。现在年轻人知着急了,这就好了,不着急就没有压力了,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了。所以我觉得看到他们着急,是一个挺好的现象。

  现在舞台上活跃的相声年轻人都是小剧场里培养出来的,小剧场给了他们一个非常好的环境,每天演出,每天接触,每天和观众在一起。这样他有一个量变,但是一旦他走入更大的平台,他需要从为小众服务转变成为大众服务,他要有质变才可以。那怎么质变呢?这种质变是一种痛苦的蜕变过程,他要逐渐把视野放宽,站到高于普通老百姓的视野上,才能让作品立意高、有热度、有深度、有广度,这样才有温度。什么叫温度?就是你自己火热,别人也得暖暖和和的,这就叫做温度。

  记者: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而您从艺的时间也恰巧有40年了。

  姜昆:我也算是改革开放40年的一个见证人。在新时期深化改革的时候,我还没老,你说多幸运啊!我是跟着这个时代的浪潮一步一步过来的,也应该在这个浪潮中继续发光发热。有多大能力使多大劲儿,有多大能力发多大的光。老一代的艺术家在这个舞台上的时间毕竟有限,所以,我特别希望年轻的一代往前冲,展现他们的才华。

  记者:曲艺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代表,现在讲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就您所知,在我们当前的文艺事业发展过程中,这种创新发展的理念在哪些方面表现得最为突出呢?

  姜昆:我理解,曲艺创新发展要有“三大”:第一个,把舞台做大。就是不仅仅局限于我们自己平常的小茶馆、小剧场,我们要走出去,要走到更广阔的空间去展现自己,包括新媒体。第二,把影响做大。就是我们在宣传的过程当中,除了用艺术魅力去感染人,也需要一些人来评介你,我希望大家做一些宣介性的演出。第三,还要把队伍做大。我们不能自娱自乐,一定要搞传承,要让人们了解艺术的传留,要让周围所有的兄弟艺术门类了解我们的艺术特点和艺术特征,然后要让年轻人知道老祖宗给我们留下来的瑰宝,它好在什么地方。

  还有一个三新,就是新的作品、新的人物和新的表演形式,不能因循守旧。我觉得在新的时代,没有创新,没有新的风貌,你就永远没有新的生命。

  记者:您现在还带学生吗?

  姜昆:我现在不仅仅带我自己的学生,还准备以后把自己的义务志愿课堂建立起来,为各个省(区、市)培养相声、小品尖子人才。

  记者:期待您的愿望能早日实现。

  (记者:路弘 摄像:刘鲲鹏 林和 赵洋 摄影:荣毅 编导/剪辑:高晟寒 责任编辑:陶恒 监制:姚杰)

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姜昆做客中国文明网。中国文明网 荣毅摄
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姜昆接受记者专访。中国文明网 荣毅摄
访谈进行中。中国文明网 荣毅摄
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姜昆接受记者专访。中国文明网 荣毅摄
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姜昆分享他的从艺故事。中国文明网 荣毅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