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最甜蜜的牵挂
尹云峰妻子赵妮.jpg
她叫赵妮,我们经朋友牵线相识于2010年初夏,电话和短信成了我们爱情的导火索,那时我已到西藏工作两年,她还在读大三。
标签:最美军嫂     发表时间:2015-08-13     来源:中国文明网     责任编辑:王文宇                

  她叫赵妮,我们经朋友牵线相识于2010年初夏,电话和短信成了我们爱情的导火索,那时我已到西藏工作两年,她还在读大三。

尹云峰与妻子赵妮婚纱照

  那年,她20出头,和大多数少女一样,想过各种王子与公主相恋的场景和情节,但这相隔一千多公里的爱情并没有在她的剧本中,可是我们都势不可挡地陷入其中。

  我们的家都是在贵州省安顺市,高中也是当地两所重点中学,离得很近,熟悉的学校,熟悉的小路,馋嘴的小吃……共同的回忆,难忘的乡愁,这些对于漂泊在外的小情侣是永远讨论不完的话题。

  她用的手机是当时的街机诺基亚,仅有500条短信容量。她说那时最开心的事就是收到我的短信,然后细细品味每一个字符,但很快手机就被我俩的甜言蜜语给填满了。她把短信翻看了一遍又一遍,但不管哪一条都舍不得删,后来她就买了个笔记本,将手机里的每一条短信抄下。

  就这样,大半年后我们见面了。结婚后,我问她第一次见面时对我的印象怎么样,她说,她看到我脸被晒得黝黑黝黑的,仔细看还有细小的龟裂,印象分在她那里只能勉强及格,但我憨厚的样子和浑厚的身板为我加分不少。

  还好面试通过,这也才使得我们的爱情继续。假期对于相距一千多公里的恋人来说总是短暂的,假期结束,我们的爱情又回到了电话、短信的状态。

  后来她大学毕业,通过教师招考,进入贵州安顺二中教书。原本我们都以为当老师可以有寒暑假,上班也比较轻松,可是进入其中后才知道,寒暑假要培训,剩下的时间用手指都可以数得过来。学校里的行政人员和班主任,除了要上课还要坐班,在学生进校前到校,学生放学后下班。很不幸,她从进校的第一天开始就在这两个角色之间轮流穿插。

  她常说,老师如果一堂课没上好,耽误是几十个学生,因此她把大部分时间都留给了备课,吃饭对她来说就是能填饱就行,基本过着有时间就好好做一顿饭,忙起来就随便吃点干粮充点饥的生活。

  她对长辈很孝顺。2011年,她大学毕业那一年,我姑妈出车祸,右腿多处骨折,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能动,这一躺就是一年多。姑妈的孩子在外地读书,不能回来照顾,只有姑父与之为伴,但照顾一个吃喝拉撒都需要在病床上完成的病人,姑父一个人也会感到力不从心。

  “你放心吧,我会每天去看姑妈的。”知道我和姑妈一家比较亲,电话里她坚定地说到。后来,她确实也是这样做的,到菜市买菜,做病号饭,为姑妈洗头、擦拭身体、端屎接尿,做得比护工还好,临床的病友以为是亲女儿,后来知道是我女朋友后羡慕不已。那时她还要准备学校的招聘考试,白天照顾姑妈,晚上才能回家复习考试内容,我和家人都为之感动。

  我父亲工作时因抢救工厂一次意外失火,吸入过多有硫化物毒气,后来经过多次透析后才从死神手里捡回一条命,但身体从此落下很多疾病。母亲也身患高血压、高血脂、腰椎间盘突出等各种疾病,家里能放东西的地方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维系他们生命的药物。

  随着时间推移,父母的年龄增大,他们的身体更是每况愈下,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又不能在他们身边尽孝,她就替我把我父母的身体状况常挂记在心。

  为了让我能安心工作,她请教学医的同学,怎么量血压、测血糖,老年人咳嗽感冒用什么药好。渐渐地,她成了老师中护理做得最好的。每次给我父母检查身体情况,她只有从仪器中得到放心的数字后,才会将他们的健康情况汇报给我;如果数字不在这个正常的范围她就会带我父母上医院。这些都是我从父母口中才得知。

  这些事让我父母看在眼里乐在心里,虽然还没过门,但在我父母心里她已然成了我们家里的人,还没问我是否同意,就在电话里对我说,这个儿媳他们认定了。

  我们原本商定在2013年1月4日这个被许多恋人赋予特殊意义的日子去登记。但随着时间的临近,她等来的却是我不能赴约的电话,当时她也临近期末考试,不能丢下教鞭赶来和我登记。那天她看着朋友在网上晒的结婚证,她哭了……

  我知道一个女孩对婚姻的期待,屡次的爽约肯定让她心里很难受。那一年因为单位有任务,我没能按时休假,后来又到其他地方参加培训。培训结束,我向单位请了两天的假,偷偷地和她的几位朋友在老家策划了一场求婚,终于给她戴上了久违的戒指。

  时间毕竟短暂,当天晚上我就乘火车走了。临走前,我安慰她说,西藏的结婚证和这里的不一样,那上面有藏汉两种文字,等你放寒假来西藏,我们一起去领那个特别的结婚证。她眼神里充满了期待,说:“是吗?那还真洋气!但这次不能再变卦了。”就这样,2014年春节刚过,唯恐我再次爽约,她带着户口本飞往拉萨,我们就这样在拉萨领证结婚,宏伟的布达拉宫为证。

  婚后,她带着那本“洋气”的结婚证和满满的幸福独自回到了贵州。为了不让我担心,她开始把自己炼就成为真正的女汉子,除了独自操持家务、照顾长辈,还学会从换灯泡到修热水壶,从买菜做饭到扛米上楼,从扫地除尘到通下水道……

  但是,再坚强的女汉子也有脆弱的时候。去年6月的一天中午,天下着雨,她在爬回家必经的一个露天楼梯时摔倒。顿时,鲜血顺着小腿流下,雨伞也被摔到一边,雨水打在脸上,混着泪水流下,浸湿了她的头发和衣服。那时她已经有了我们的宝宝,后来还是没有保住。她哭着给我打电话说:“我想要你陪我……”

  电话里,我毫无办法,我很想问她现在身体好些没有,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怕她说还没好,而我又不能带她去医院;我很想问她晚上想吃些什么,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怕她说了想吃的,而我不能给她做;我想问她疼不疼,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怕她说疼,而我不能给她一个拥抱……我只能任凭她在电话里对我抱怨,我知道或许这样对她会更好。

尹云峰与妻子赵妮

  今年春节后,我休假回家,爸妈也过来小住了几天,我们做好分工,中午的饭菜我安排,下午的饭菜她做主,爸妈每天都吃到我们做的饭菜,心里美滋滋的。

  短暂相聚后便是长久的分别,她的午饭是我最放心不下的。我担心自己走后,她的午饭又是随便对付。我趁她上班期间包了很多水饺,炒了很多菜肴用小碗分装。她回家后看到那么多菜简直惊呆了,紧紧抱着我,长久流着泪后说:“你是要把这一年的午餐都给我准备好吗?我舍不得吃。”我告诉她,我把这些菜都冻在冰箱里,中午回家来不及做饭时把这些菜热热就……。“我不听,我不听。”还没等我说完她就拼命的摇头。

  我不想看到她送我时伤心的画面,4月8日,我把家里打扫了一遍,把床单被子衣服叠整齐,然后趁她去上课时悄悄的走了。火车上电话响起,但我只听见她的哭声……

  回部队后没多久,尼泊尔发生8.1级强震,西藏部分地区受灾严重,我跟部队出征救灾。因为灾区通信中断,我两天没有与她联系,我担心她为我着急,晚上休息时,我编好给她报平安的短信,跑到一处比较高的山头,搜索到一格信号终于将短信发出,但随后我收到她发来的20多条短信。

  我们在一起最幸福的时光就是等她下班后,一起到超市购物,一起对比哪一种商品最划算。每次走到零食区她会拽着我的衣角,看着货架上馋嘴的零食,撒着娇对我说:“可不可以买一包,就一包!”看着她那种表情,我怎能拒绝。

  归队前,我想着要是我不在家她想吃零食怎么办。为了缓解这种离别之苦,我趁她上班时,一个人跑到超市,把她喜欢吃的零食都买了一遍,然后悄悄地藏在橱柜顶、沙发靠包里、天花板夹层……这些她平时不怎么关注到的地方,并把这些零食的保质期和藏匿地点一一记在我的小本子上。

  每当她想吃零食时或者一些对我们有意义的节日时,我都会给她意想不到的惊喜。后来她在收拾房间时,还是陆续地发现了一些藏在房间里的零食,但是她告诉我她又放回去了,要等我告诉她时她才去拿。就这样,我们虽然相距千里,但通过这种小互动,总能感觉彼此的存在!许多朋友说,她能嫁给我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其实能娶到她才是我的福分,也是我最幸福的牵挂。 (尹云峰 口述 李敬 整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