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同名同姓的她回家看爸妈
u=3248567757,1250965141&fm=21&gp=0.jpg
讲故事的人:蒋开俊
标签:春节故事     发表时间:2015-03-04     来源:中国文明网     责任编辑:陶 恒                

  腊月廿九,虽说已是甲午年的尾声,我却与往常一样,从潼南县城乘车去古溪镇政府上班。客车经过潼南火车站时,上来了十多位从外地回家过年的旅客,其中有一位五十开外的妇女总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见她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不停地搜寻脑海中的记忆,“杨群华!”“蒋开俊!”她的名字与我的名字同时从两人的口中喊了出来。杨群华与我是一九七五级古溪中学初中四班的同学。见到四十年未曾蒙面的老同学,两人有道不完的问候,聊不尽的话题。

  谈话中,她告诉我,她是一九七九年考进一所部属中专的财会学校,八二年毕业后分配到广东省一家国营工厂当会计,九十年代工厂倒闭,后来自谋职业,到过多家企业当会计。她在广州结了婚,安了家,如今儿子已经成婚立家了。她的丈夫、儿子、儿媳、孙子刚才都上了这辆车,她一一地向我作了介绍。

  她兴奋地打开了话匣子,还跟我提起了一个买车票的故事。半个月前她到广州火车站去预购回老家的车票,排队排到售票口,把身份证递给售票员,女售票员看了一眼身份证,面带微笑而温馨地问道:“大姐!买几张,是卧铺吗?”杨群华回答:“买5张卧铺。”售票员:“到哪儿?是重庆吗?”杨群华纳闷了一下,明明我的身份证住址是广州市,她怎么知道我去重庆,便急忙回答“重庆潼南。”售票员应道:“潼南是个好地方。”杨群华更加迷惑,她怎么对潼南也这样了解。很快,五张车票、找补的钱、身份证、同时还有一张名片一并从窗口内递了出了,售票员叮嘱了一句:“大姐!我也是潼南人,今后买票请给我打电话。”繁忙的售票工作,不允许她们继续对话。杨群华拿着车票和名片,离开了售票口,出了售票大厅,打开车票一看,五张车票竟有三张是下铺,怀着一颗感激的心,拿出名片一看,姓名:杨群华,职业:广州火车站售票员。原来这位售票员竟然与她是同姓同名同家乡,感到倍加亲切。

  当夜,杨群华按照名片上的电话号码,给售票员杨群华打了电话,售票员杨群华在电话里对杨群华说:“大姐,我一看你的身份证,与我同名,这是一种缘分。一听你的口音,就知道你是潼南人,乡音难改。我是潼南县唐坝镇的人,一九九六年从一所铁路职业学校毕业,就到广州车站当售票员,由于职业所在,已经有十多个春节都没有回成老家了。在春节期间,多么想给自已售一张车票,把起点写成爱,把终点写成家,回到老家,看一看生我养我的父母,看一看家乡的变化,闻一闻故土的芳香。”最后她委托杨群华,如果时间允许,请代她到唐坝镇去探望父母双亲,同时把住址和电话告诉给她。杨群华欣然答应了。

  杨群华接着说:“我非常理解售票员的心情,因为我们都是身在他乡心在故乡的异乡人,每逢佳节,对家乡和亲人特别思念。我也有五年没有回老家了,父亲在七年前去逝了,母亲在五年前也去逝了。父母在的时候,在外地工作的兄弟姐妹四人,每年春节期间总会不约而同,从不同的方向和地方,回到位于潼南县古溪镇双庙村的家里,同父母在一起,邀来亲朋好友,团团圆圆、高高兴兴地过一个热热闹闹的春节。父母在家就在,父母走了,兄弟姐妹的心也就散了。每逢春节,不知该到哪儿去,只好圈在自己的小家庭里,看看春节晚会,觉得春节过得特别没有味道。今年是我以大姐的名义,邀约兄弟姐妹,春节全部回到老家,腊月廿九给父母祭扫坟墓。中午在叔父家过年。”

  不知不觉中,客车行至到了距离古溪城镇还有三公里的双庙村,杨群华一家子要下车了,我热情邀请他们全家人,于腊月三十天中午,在县城吃太安鱼,喝涪江酒。

  眺望车窗外,树木刚刚返青,小草正在发芽,绿油油的麦苗,开始拔节孕穗,郁葱葱的油菜,初现金花点点,大自然已向人们宣告一个万物复苏的蓬勃春天来了。在蜿蜒的小路上,行进着三五结队到亲朋家过年的人群,杨群华一家也走在回家的乡间小路上。公路两旁座座漂亮的农舍,升起冉冉的炊烟,从装有十大碗的蒸笼里,飘来鸡鸭鱼内、腊肉蔬菜的香气,逾加渲染了浓浓的年味。也恰如陆游所诗:“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原标题为:终点是家在潼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