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满期待的行李箱
1333168752212.jpg
讲故事的人:张家港市兆丰学校 张瑾
标签:春节故事     发表时间:2015-03-04     来源:中国文明网     责任编辑:陶 恒                

  又是一年春节时,车站里是一只只装满期待的拉杆箱,它们随着主人和即将启动的车子,走上返乡路。拉杆箱里或许没有太值钱的宝贝,可能是给妈妈买的一条围巾,也可能有给父亲买的一套护膝,或者是给小侄子买的机器人玩具,还有给心上人挑选多次才看上的贴心礼物。拉杆箱或许价格不一,装满的却是一样的情感。

  十多年前,哥哥从部队回乡探亲,行李箱里装满了形形色色的宝贝:两只用塑料袋包了一层又一层的腌制山鸡,给我带了两本教学参考书,给父亲买的两条香烟,给妈妈精心挑选的一件毛衣,还有他亲手制作的小飞机,送到了我儿子的手上。为了装这些东西,哥哥几乎没有带自己的换洗衣服,临行前分门别类地安放在行李箱中。战友们取笑他,“又不是什么宝贝,值得这样吗?”哥哥擦着头上的汗,连声回说:“值得!值得!”

  听与哥哥一起回乡探亲的战友讲,为了这一箱宝贝,哥哥也不嫌沉,一次次扛上中转的列车,挪上挪下,自己再累也是小心翼翼地护着,生怕有什么闪失。火车上人多的时候,哥哥就靠着箱子,从山西到北京,再从北京到上海,终于地将满载情意的拉杆箱带回了家乡。

  翘首期盼的母亲眼见着哥哥提着箱子越走越近,满是疼惜唠叨着“重不重啊?”不擅表达感情的父亲,只说了一句“买烟干啥啊”,却还是十分得意地把香烟当宝贝似的发给了邻居。哥哥只是笑着,浅浅的笑容盖住了因长途跋涉而憔悴不堪的脸色,一边大口吃着妈妈煮的面条。母亲问他饿不饿,他却兴奋地直说好吃,全然没有发觉自己答非所问。

  回部队的前一天,妈妈开始为哥哥装箱,家里的地瓜干、年糕干、馒头干,甚至是自己腌的萝卜干,都拼命地想要在哥哥那只实在不大的箱子里占据一席之地。母亲知道,哥哥这一走,还少要一年才能再吃上家乡的东西。妈妈说箱子太小,嫌弃了起来。妈妈越往里装,哥哥却往外搬,娘俩于是一个往里装一个往外搬,争执了一个下午。最后父亲权威发话,对哥说,“让你妈任性一次吧,要不她又要唠叨上一年了。”哥哥止住手,没再往外再搬,悄悄地背过身,没有让眼泪在妈妈面前掉下来。

  哥哥拉着行李箱离开了家乡,父亲和母亲对他的思念日益浓厚。同样的,故乡的老房子,房檐上叽叽喳喳的麻雀,还有那袅袅的炊烟,以及父母苍老的背影也常常在哥哥的电话和信笺里,一次次被提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