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曾因了“栖霞”的缘故,成为当年的香山县首个用上电、看上电影的村落,房子的记忆镌刻在每一块砖石上。尽管现在人去楼空、芳踪难觅,当年这个被称为“小澳门”的繁华之地,以自己的方式遗世独立,封存起原味的香山故事。

" /> 栖霞仙馆惦念红尘---中国文明网
栖霞仙馆惦念红尘
read_image.jpg
本期讲述人:珠海市文明办主任 高德民
标签:城迷记     发表时间:2014-12-30     来源:中国文明网     责任编辑:章 驰                
    此文为中国文明网微信订阅号特约来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座城,应该是新旧交替的完美融合,将旧日时光与新生姿态熔于一炉,在岁月的淬炼中,传承过去,开启未来。 

  记忆中的珠海,如一方厚实的原生态玉石,裹在重重石土中,东方特有的温润气息隐而不发,低调的延续自己辉煌的历史。星月流转,而今的海滨之城,正如香炉湾畔渔女手上的明珠,被打磨出璀璨的光泽,吸引世人为之惊叹、陶醉。 

  新旧融合的城市,最适合漫步其中,细细寻觅她别致的美。常常惊艳于与这座小城的每一次邂逅,她的美,多元而富有层次。谈起令人徘徊不忍离去的地方,一座荒废的庄园悄然浮现心头,那是位于珠海唐家会同古村西北角的栖霞仙馆。黄色的外墙,印上斑驳的皱纹与花斑,古树掩映,藤蔓盘踞,欧式的门庭窗户与亭台楼阁建于一园,异样的相配。分明是岭南风情的碉楼,坐落在淳朴的古村中,却毫不掩饰它浓郁的西洋味道,时钟、壁画、百叶窗,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无处不在述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 

  时光回溯到19世纪30年代,莫、鲍、欧阳三族人约定从不同地方会同一起到香山县建村,因此,其后该处村落便由此得名“会同”,并一直沿用至今,已有170多年了。

会同村 

  建村之初,会同村只不过是一个贫穷的小山村,村民们自给自足。后来,会同村的三姓中莫氏发展成为最大一族。莫氏家族的莫仕杨、莫藻泉、莫干生祖孙三代,在香港太古洋行担当买办达60余年之久,在他们的帮助下,当时许多莫氏族人也前往香港和广州等地为太古洋行工作,因此其家庭和不少个人都积累了一定财富,会同古村也由此日渐繁华。后来,莫家后人莫咏虞其原配夫人郑妙霞厌倦于争风吃醋的豪门生活,只身回到会同村茹素静养,一心向佛。为此,莫咏虞专门请来设计师为她建造一栋与香港莫宅样式相同的楼阁,命名为“栖霞仙馆”。想来,这位莫家后人也是性情中人,盼夫人能对自己多一番记挂。只是,吃斋念佛的阿霞,在女尼们的陪伴下,常行善积德,不知心中是否仍惦念着红尘的郎情妾意,往昔的海誓山盟。 

  走过门楼,沿着古老的小径前行,一对石狮子仍尽职的镇守旧宅,欧风设计的六角喷泉与兰亭、茅亭、啖荔亭三座风格迥异的凉亭错落有致的分布院中,西式的主楼静静伫立,淡然看着世事变迁。这里曾因了“栖霞”的缘故,成为当年的香山县首个用上电、看上电影的村落,房子的记忆镌刻在每一块砖石上。尽管现在人去楼空、芳踪难觅,当年这个被称为“小澳门”的繁华之地,以自己的方式遗世独立,封存起原味的香山故事,如一部厚重的书册,记录着珠海百年风云中无法磨灭的精彩一笔,珠海人富有开拓精神与坚忍不拔的奋斗史。在续写新篇的今天,珠海过去的历史一再被翻开。在历史中,我们借鉴、学习并让精华得以传承,那是一个地方的根,文化的底蕴。读史、听史、学史并让更多的人了解地方历史,才能成就一方的灵秀与深厚的人文内涵。(珠海市文明办主任 高德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