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 基层蛰伏十几年
发表时间: 2018-02-02来源: 中国文明网

  1962年,我从中国京剧院调回到北京京剧院,我父亲那时任副团长,当时父亲就说了一句话:“孝曾调过来以后,要从基层做起。”

  从基层做起是什么概念?就是什么你都得做,龙套、兵、上下手,包括孙悟空里面的小猴,斗罗汉的罗汉,总而言之,除了青衣贴片的活儿我没扮演过,所有京剧舞台上的角色我都演过。

  谭门第六代是个跑龙套的,成了很多人茶余饭后最爱聊的事儿,原来这京剧世家也有“凡人”啊。面对父亲的不闻不问,众人的冷嘲热讽,尤其是当妻子与父亲在台上演主角,获得阵阵喝彩而自己只能在旁边跑龙套时,我迷茫了。

  我祖父教导我:“小子记住了,有屁股不愁挨打,砖头瓦块都有翻个儿的时候。你没能耐,你没本事,谁用你!”从那时,我就暗下决心,听爷爷的话,下苦功夫,时刻准备着!

  于是,每天只要是我父亲出场,我必然跟着他上后台,一方面是伺候他,一个是暗中学习他的点点滴滴。从进化妆室,到怎么化妆,怎么拍彩,怎么穿彩裤,怎么穿厚底儿,怎么穿服装,怎么勒头,再到怎么迈出台帘这一步,这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学到,都能看到的。

  直到2004年,在天津中国大戏院举办了一场裘派花脸的专场演出,我带着《将相和》作为调剂节目等着登台,这是我第一次以主演身份在天津演出。谢幕的时候,观众都围到台前,拉着我的手,要和我合影,哪怕合不了影,握个手也很高兴。这是观众对我的一种肯定,那种愉悦是拿钱换不来的。

责任编辑: 李雪芹
相关稿件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