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劲:用一辈子演好一个角色
发表时间: 2018-02-05来源: 中国文明网

  他,是生长在偏远山区的少年,为实现演员梦三次参加艺考;他,是扮演周恩来的特型演员,二十多年里扮演总理六十余次;他,被誉为“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曾获中国电视金鹰奖、飞天奖等国家级大奖……本期《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文艺名家讲故事》栏目对话演员刘劲。

  痴迷表演 暗自立志

  我出生在四川阿坝羌族藏族自治州的马尔康市,是一个来自大山深处的人。当初父母积极援藏,在毕业后就直接留在了这里。这里的海拔有两三千米,条件十分艰苦,但日子过得简单快乐。

  在中学时代,我第一次接触了电影,看到影片里活灵活现的人物形象,一下子就爱上了表演这门艺术,我感觉自己仿佛走进一个豁然开朗的新世界。

  特别是接触到了赵丹老师演的几部电影,如《林则徐》《李时珍》等,我觉得十分震惊,一个演员在一个多小时里面,能够把一个人物的一生淋漓尽致地展示出来,从幼年到中年,再从中年到老年,直击心灵,我觉得演员真是一个神奇的职业。当一名演员的愿望开始在我心里生根发芽。

  虽然怀揣着梦想,但我那时并不敢跟家里人说,当时高考刚恢复不久,大家都特别崇尚“数理化”,对于去当演员大家是不能理解的。我父亲也希望我去考四川大学,子承父业。所以当演员这个愿望只能偷偷埋藏在心里。

  做演员必须会说普通话,可是我们生活中交流的语言有点类似于藏汉话,并没有说过普通话。于是我就开始偷偷地听广播、查字典,学习普通话。为不引起父母的注意,我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跑到山上去练习普通话和发声。到冬天的时候,早上起来一开门就是漫天大雪,有时候雪有一米多厚,我就咬着牙往外走,爬到山坡上去练习。

  有一次我发现山坡下有一位阿姨在大喊,可能我声音太大影响到别人了。即便面对种种困难,但我的训练从未中断过。我就想办法藏起来,在山上找到一棵比较茂密的树爬上去,在树上练习。有时候手被剌破了,也顾不上,就站在树上一直练。

  痴迷表演占用了我过多的精力,最终我高考落榜了。我对父母第一次提及了想当演员的梦想,虽然他们感觉不可思议,但还是决定送我去成都,投奔当时在铁路局工作的姐姐,让我一边复习文化课,一边拜访老师学习表演。

  临行前的那天晚上,母亲悄悄地到走到我床前说:“儿子,你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家,妈妈不放心。明天你就要离开妈妈了,我怕你吃不饱,给你拿5块钱零花钱,自己想吃什么就买点。”我看到我妈的手都有点抖,说实话,那一刻我心里特别复杂,我望着成都的方向,就心里默默发誓:如果没有考上艺术院校,当不了演员,我绝不回来。

  三年艺考 居无定所

  一切并没有像自己想像中那样顺利。刚到成都时,我连一个固定的住所都没有。现在想起来那个滋味真不好受。姐姐在铁路局上班,她就去求火车司机,谁开车出差两三天,就让我去人家宿舍的床位上将就两三晚。火车司机的宿舍一共三层,我从一层睡到三层,几乎每个房间我都睡过。每天临时找地方住,就东敲门西敲门地看,看哪一个床位空着,我就去哪儿住。有时,司机师傅半夜一两点回来,我就得赶紧起来腾地方。

  在这样一种窘迫的处境中,我一边复习文化课,一边准备参加艺术院校的招考。说实话,和城里的孩子相比,我很不自信。

  第一年艺考,我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那时候的我就是一张白纸,什么也不懂。第三轮复试时,我落榜了。我站在发榜的地方,久久不愿离去,这时有位老师过来跟我说话。他说,你考试我都看了,是一个好苗子,但一看就没学过,不要泄气,一定能够考上的。这位老师是四川非常著名的一位演员,是朱德委员长的扮演者刘怀正老师。后来,他成了我的艺术启蒙老师。

  第二年我又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通过了初试之后,我和姐姐反复查看复试的录取榜单,都没有看见自己的名字。说实话,那时候我非常沮丧,一度想要放弃当演员的梦想。后来是姐姐的一封信改变了我的想法。姐姐说她为了支持我的梦想,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奉献给我,连男朋友也没有找,如今我因为落榜就放弃梦想,这让她很失望。她说只要我坚持下去,梦想就会实现,她会一直陪我走下去。

  我重新振作了起来,开始努力学习。终于,在第三次艺考时我被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录取。三年,对一般人来讲,就是一个数字,但对我来讲是人生极大的压力,现在我想起来,那个时候就像在一座孤岛上一样,漂流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靠岸。

  十年等待 蓦然回首

  在解放军艺术学院表演系求学四年之后,我和同学的毕业作品《芙蓉树下》获得了1987年全国第一届电视小品比赛一等奖。因为这份优秀的成绩单,我顺利地留在了总政话剧团。

  虽然有了一个高起点,我却迟迟没有适合的角色。进入话剧团,我打了一年的“绑腿”,演八路军,有时还演土匪。有一次演出,我被一个老同志批评:“你在台上怎么那么抢戏,设计那么多‘零碎’,观众只关注主要人物,不会看你的,你老老实实完成任务就行了。”我一下就懵了,情绪一落千丈。我的毕业作品可曾获过全国一等奖啊,现在连个有台词的角色都没有,说实话心里落差很大。但是我总觉得一定有一个最适合我的人物角色在等着我。千帆过尽,蓦然回首,总有人在灯火阑珊处,我心里一直有这个想法。我这一等就是10年。

  1995年,电影《宋家三姐妹》开拍,我很有幸被选中扮演张学良将军。但是在拍戏时,著名化妆师王希钟老师对我说:“我觉得你不仅能演张学良,还能演周恩来总理。”我当时不敢相信,直到这部戏结束后一个多月,我突然接到《遵义会议》剧组的电话,说王希钟老师推荐我扮演长征时期的周恩来总理。

  去了之后,王老师正在等我,他给我做完造型后,大家都说和长征时期总理骑在马上的那张照片像极了。我心想:10年了,这个人物终于出现了,它就在拐角处等着我。

  《遵义会议》后,我又出演了电影《周恩来在上海》。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李琦同志的电话。他说:“你把一个青年周恩来革命者的形象栩栩如生地塑造出来了,我们要感谢你。我们想邀请你在总理诞辰100周年的时候一起到西花厅去悼念总理。”从那以后,我就和周恩来总理结下了特殊的缘分,我倍感珍惜。

  潜移默化 塑造自我

  我深知,扮演周恩来同志,不能只是外表上像,还应该了解周总理的生活习惯和情感表达方式等,他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为了我们的党,含辛茹苦。所以我一直在尝试研究如何把周恩来同志的内心给呈现出来,让观众看见总理内心丰富、细腻、广博的世界。

  我做了很多功课,研读周总理的回忆录以及其他相关史料。平时,没事我就看周总理的画册,学习有关周总理的音频和视频资料。长期浸润在周总理的精神境界里,慢慢地,我开始能感觉到总理的形象、内心世界以及他的处世哲学,一个活生生的总理慢慢住进了我的心里。

  在22年的60多部影视作品中,我出演过周恩来总理的各个时期,是扮演周恩来同志最多的演员。潜移默化中,总理的情怀、精神、品德都在不断地影响着我。

  我再现他,他塑造我,我感觉我们走得很近,近在咫尺。我特别感谢周总理,不是因为演了周总理以后我得到了荣誉和地位,而是他让我的心灵达到另一种境界。所以我不光是要演好他,还要把总理的精神给传递下去。(中国文明网实习编辑朱逸云根据访谈整理)

  人物简介:刘劲,国家一级演员。曾获得中国电视金鹰奖、飞天奖、“五个一工程”等国家级大奖,荣获第二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和第二批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称号。 

责任编辑: 李雪芹
相关稿件
新时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创建
先进典型
志愿服务
网络公益
文脉中华
书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