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淑静、王溢晟
儿子被诊断重症肌无力 母亲辞职照料育“学神”
孝老爱亲
北京市
2019年10月“中国好人榜”
人物故事:

  王淑静,女,1962年11月出生,北京市密云区溪翁庄镇石马峪村村民。

  王溢晟,男,2001年5月出生,北京工业大学学生。

  求学艰辛,他用力用心成长

  小时候,别人家的孩子都能正常走路、跑跳,可溢晟始终坐在妈妈的怀里。去医院检查后,他被诊断为重症肌无力,原本其乐融融的日子,被噩耗冲的烟消云散。

  最终会导致全身瘫痪、严重时可危及生命……医生的话语字字千钧,死死压在母亲的心头。   

  母亲辞去工作,每日精心照料,然而生活不是小说,努力就会有美好的结局,溢晟的身体每况愈下。8岁的时候,他突然摔倒在地,失去了行走站立和自理能力,从此与床榻、轮椅为伴。

  妈妈,我想读书!溢晟对于学习的坚持,让母亲下定决心带着他走一条异常艰苦的求学之路。

  为了能够方便溢晟上学,母子二人租住在溪翁庄镇中心小学附近一处低矮的石棉瓦房。冬天房子四处透风,冷的可怕,夏天下雨的时候,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被子、衣服全部湿透。夜里,每隔两个小时帮他翻一次身,白天,每一节课后,都要去学校帮助他准备课本,帮助他上厕所,母亲没睡过一个囫囵觉,始终相伴不离。

  严重的疾病困扰着溢晟,胳膊、腿都没有了力气,甚至都伸不直了,视力也随之下降,上课看不清黑板,只能靠耳朵听、脑子记,作业每天都要写到深夜,有时候第二天早上还要早起接着写,甚至都完不成。由于病情不断恶化,饭菜放到手上也吃不到嘴里去,还得妈妈一口一口地喂。有一次,溢晟在英语考试的时候,妈妈递到手里的水笔是坏的,溢晟自己无法换一支用,为了不打扰答题的同学,他交了白卷,妈妈后悔不已,“当时我要进去看看他就好了,考试结束了我进去,他还在摆弄那支坏了的笔,原来他一直在尝试把笔修好再答题。”

  “学习的时候需要坐很长时间,溢晟实在忍不住了就会跟我说,妈妈,我身上每个地方都疼。”母亲每每说到这儿,都心疼不已:“初中时候我和他说,咱不上学了,别再受这份儿罪,溢晟说,妈妈,饭可以一日不吃,觉可以一日不睡,但书不能一日不读,我听了眼泪哗哗就下来了,从此我再也不和他提不上学的事儿,再苦再难我都陪着他!”。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9年,在同学、老师和社会各方的关怀和帮助下,溢晟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密云区重点高中——密云二中。此后,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成为了同学们眼中的“学神”。2019年7月,王溢晟终于收到了盼望已久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他以578分的成绩,被北京工业大学环境与能源工程学院应用化学专业录取。

  “因为这个毛病,英语听力考试无法参加,体育没有成绩,语文英语作文也受到不小的影响。要是溢晟是个正常孩子就好了。”溢晟的母亲虽有些遗憾,但还是脸上挂着笑容,“我们要感谢学校一直以来的照顾,感谢团区委和关心溢晟的人,没有他们溢晟走不了这么远。感谢北京工业大学,能够给溢晟圆梦的机会。”

  “残疾人也要自立自强,学习知识能对社会有价值。我把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跟同学们在一起上课能让我感到快乐,书籍能带我去看更大的世界。”和他的母亲一样,溢晟是个乐观的孩子。他告诉笔者,自己最敬佩的人是科学家霍金,虽然他身体残疾,但是用知识阐释了宇宙的真理。自己的病现在可能没有办法治愈,但是在科学发达的未来,一定可以治好,他要好好生活,耐心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继续前行,他心中充满希望

  “妈妈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把最好的青春都献给我了。” 一句朴实的话语,道出了十几年来的辛酸。一个普通的农家,摊上这样的病,所经历的困境可想而知。

  在王溢晟的成长中,得到了团区委、所在中小学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密云区第二中学知道了他的情况后,为王溢晟母子提供了单独宿舍。为了帮助其解决家庭经济困难问题,学校安排其母在本校食堂帮工,并减免了食宿费用,既方便母亲照顾王溢晟,又缓解了家庭的经济压力。团区委为其申请了助学金,又通过“云水筹”爱心援助计划提供3万元救助金。北京青年报微信号“教育圆桌”专访王溢晟,发布专题报道《这位轮椅上的重度肌无力高三学生用毅力阐释了“学神”的意义》,赢得网友的纷纷点赞。

  笔者去看望王溢晟的时候,他斜靠在垫子上,正在读《小王子》,身旁放着厚厚的一摞书,我们和他开玩笑,说暑假不用被作业困扰了,他憨厚地笑着,阳光照在清秀的脸上:“平时没时间看的书,暑假都能看完了。”妈妈说他正在看一些大学推荐的书,对未来的大学生活,他充满了期待,在他眼里,知识就是希望,即使身处什么样的困境,他会一直潜心积蓄让自己重新站起的力量。

来源:首都文明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