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泳
电力工人倾心照顾重病卧床母亲18年
孝老爱亲
江苏省
2017年11月“中国好人榜”
9999.jpg
人物故事:

  刘泳,男,1981年生,国网南京供电公司变电运维室220千伏铁北变电站站长,负责运维全国第一座UPFC(统一潮流控制器)。2016年入选江苏好青年百人榜、南京好人。

  他是正宗的“80后”,也曾被捧在手心里无忧无虑地长大。可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完全不带有人们常说的独生子女的通病。他总是能用充满火热正气和无限能量的小宇宙将你吸引和同化。从他开朗的笑声和明澈的眼神中,你丝毫看不出,眼前这个身高1米8多、谈吐入时的干练小伙,竟然18年如一日,倾尽全力照顾重病在床的母亲,你看不出他也有过惶恐和疲倦,提起18年的过往,刘泳只会轻淡而坚定地说一句,“我有责任、有能力撑起母亲、撑起这个家!”。母亲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刘泳就能明白;母亲用拐杖敲一下地面,熟睡中的他便立马起身照料。18年来,他的同事、朋友先后被他这种持久强烈的孝善之举、真爱之心所打动,纷纷对父母、长辈尽孝尽善,又不断感染着他们身边的人。刘泳说,他的“小宇宙”会一直燃烧,希望能带给更多的人以爱的温暖。

  就算天塌了 还有我来撑着

  现在提到2000年9月5日,刘泳充满阳光的脸上还是会飘过一丝乌云。就在这一天,他的母亲在医院被查出患原发性胆汁肝硬化,有恶化危险,必须进行肝移植手术。刘泳当时才19岁,他刚刚跨出校园的大门,满怀憧憬地奔上岗位,感觉幸福就在不远的前方。

  刘泳的父亲也是一名电力工人,刘泳从小虽不是锦衣玉食,可也不愁吃穿,全家日子过得安定美满。然而,噩耗就这样哐当一声砸了下来。那个瞬间,刘泳有些手足无措,眼前,父亲愁容满面,要办理手术的各项准备,母亲重病缠身,急需照顾和宽慰。

  “我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我太高了,那会周围没人比我高,我就这样稍稍俯视着他们。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保护欲望,我感到父亲、母亲都需要我的保护,非常强烈!”

  18年来,刘泳只给了自己几分钟的空白时间。也就是在那几分钟之后,他的“小宇宙”被点燃了!

  跨进病房的门,刘泳就用他一贯爽朗的声音笑着说,“妈,发现没,这里我最高,别担心,就是天塌下来,有我呢!看我这一身的肌肉,长了19年终于有用场了!”

  为了有更多的时间照顾母亲,分担父亲的重担,刘泳主动申请倒班。这在同事眼里变成了奇闻——上24小时休48小时的作息时间从来就不被年轻人接受,单位里只有老师傅才愿意上倒班。

  为了寻找合适的肝源和治疗手段,他背着母亲辗转各大医院,南京、北京、上海、广州……每次外出,他都要背着90多斤重的母亲,上下六层楼梯,走200多个台阶。就这样,一等就是六年。

  有时候因为刚刚上满24小时班,母亲心疼儿子睡不好,让刘泳下班后先休息休息。可是他只要进了家门、进了病房,就一副充满阳光和活力的样子,关心母亲的状态,让父亲好好休息。聊天解闷,端水喂药,按摩清洁,他就这样一件件有条不紊地忙活着。偶尔母亲眼里泛起泪花,他就打趣说,“妈,看我是不是又变高变壮了,医院伙食就是好!我能把这天再撑高点!”

  自“小宇宙”被点燃的那天起,刘泳不是没有痛苦和惶恐过。看着身边同龄人有滋有味的日子,他也有过伤感,看到妈妈饱受病痛的折磨,他更感到沉重的痛心。多少个夜里,紧闭双眼的他,害怕到轻微颤抖,他不知道自己能否真的撑起这个家,他不知道妈妈的病是不是真的能好,他不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是什么样……可是责任、担当的火焰已经燃起,当他睁开眼睛,哪怕是深夜妈妈病床前的一盏夜灯,也能给他信心。

  不抱怨、有担当,不退缩、勇向前,这就是回响在刘泳脑中千万遍的自我忠告。

  无畏再多苦 父母是我的根

  2006年5月4日,在全家都快绝望的时候,医院传来消息,肝源找到了!但刚刚欢喜的刘泳又担心起来,前期的治疗已经花费了家里好多年的积蓄,七八十万元的手术费这对他家来说可是个天文数字!

  刘泳何曾想过,从小衣食无忧、如今收入稳定的他,要经历四处筹钱的日子。“80后”的面子和尊严,统统被他抛在脑后。一个月里,他四处奔波,动之以情也好,低声请求也罢,他让父母在家好好待着等消息,自己决心一定要尽快筹到手术费。终于,在亲朋和单位的帮助下手术费很快筹齐,手术如期进行。

  谈起尽孝,刘泳说:“以前对孝顺的理解比较简单,就是带老爸老妈吃好的,玩好的,给他们买东西,现在想想,这些真的是远远不够!父母是我的根,尽孝就是竭尽所能守卫我的根!”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因为真正的孝顺不只是物质的满足,是用爱去克服每一道难关,是用爱去挑战与历练,是用爱带给父母身体的健全,更重要的是精神与心灵的护卫!

  看到术后的母亲浑身上下插满了各种管子,刘泳内心十分心疼。从那以后,医院成了他第二个家。每天早上八点交接完班,刘泳准时带着食物出现在病房,母亲咽食困难,他就用水将大米浸泡,然后碾碎煮成米糊一勺一勺喂给母亲;怕母亲长时间躺在床上生褥疮,他几乎每隔两小时帮母亲翻一次身;因长期卧床母亲输尿管经常堵塞,每一次清创换药,他都要配合护士操作三、四个小时,身高一米八几的他,每次腰都疼得直不起来。自那时起,他就在母亲的床旁边搭起了木板床,仅仅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他自己也瘦了15斤。

  为了防止长期卧床引起肌肉萎缩,刘泳还自学了一套按摩腰腿的土方法,坚持每天为母亲做推拿按摩。母亲因为长期服用抗排异药产生了高血压骨质疏松等很多并发症,他每天晚饭后都要陪母亲出门散散步,聊聊天解解闷,母亲上下楼困难,刘泳就背着她。看着母亲时而露出的欢笑,他自己也感觉很幸福。

  “我最幸福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回家后母亲对我笑一下,我也对她笑。如果母亲哪天不对我笑,说明她身体不舒服,我就会和她一起难受。”

  刘泳用一种近乎云淡风轻地态度述说起自己对母亲的照顾。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个儿子报恩、守根的常规做法,就和母亲养育嗷嗷待哺的小小的他一样。

  刘泳甚至不认为“80后”与“18年”该有什么奇特的化学反应,“‘80后’是充满正气与活力的,我的‘小宇宙’一燃18年,现在仍然熊熊燃烧着。我这样做,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一切都是因为我们心里还有爱,一切都是因为生命使然。”

  尽责是人本 用爱书写人生

  俗话说,80后是被“实验”的一代,作为支撑“421”式家庭结构的80后,刘泳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可是刘泳有的不光是对父母的尽责,更对自己工作充满热爱与责任。2015年底,为了迎接中国第一座UPFC(统一潮流控制器)在南京的建成投运,他与其他7名伙伴身负重任,组成攻坚小队赶赴浙江换流站、柔直站进行高强度学习。工程的验收期间,在没有任何参考经验的情况下,刘泳与队员们,合理安排分工与协作,40余天“5+2”、“白加黑”24小时轮番上阵、现场跟班、边学边验,攻坚克难,在时间异常紧张、任务异常繁重的情况下,保障工程按期投运。说起这40天,刘泳心里有对家人的无限牵挂,还有赶感激。40天无间隙的连轴转,让刘泳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妈妈,但是妻子的倾力支撑,让刘泳虽有牵挂却也安心。

  18年一晃而过,刘泳的“小宇宙”始终炽烈,产生的温度好像永远不会衰减,反而随着传递半径的扩大。刘泳的爱人是最先被温暖起来的人。

  当年,刘泳是把重病的妈妈当作“聘礼”带进了自己的小家。当时,周围总有一些言语,说“80后”的孩子,彼此能相处的好就不错了,“独一代”的媳妇哪能这样伺候婆婆!可谣言总是止于心怀大爱之人。刘泳的一举一动都在拨动着妻子那根充满爱意的心弦。从结婚开始,妻子便夫唱妇随,尽心照顾,久而久之,善心转化成了孝心,照顾婆婆成了刘泳妻子最重要的心事,她总帮着刘泳一起,给婆婆换衣洗被,擦洗身子。

  “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尽孝小家伙学会的第一套技能。如今36岁的刘泳,依然每天给母亲喂饭喂药、梳头洗脸、推拿按摩,不同的是,身边多了个小跟班。当刘泳在帮老人按摩或洗衣做饭时,他的女儿总站在背后也用一双小手帮爸爸捶背,给奶奶表演节目……

  刘泳用孝善给自己的孩子上了人生第一堂课。也给出到UPFC站的“90”后上了入职第一堂课。2017年初,刘泳再次扛起重任,作为UPFC站站长,全面负责整站日常运维及班组成员的日常管理。他带着“90后”班员们从每一张工作票的每一个文字开始,事无巨细地灌输安全生产、设备运维各类知识,有时一个简单的巡视任务,他要带领这些小兄弟们在站里转上四、五个小时。

  他的坚持与辛苦、尽责与从善感染着每一个与他接触过的同事和朋友。“我们班现在谁家里有个什么困难,总是相互支持,不管是老师傅还是小兄弟,家里总是其乐融融,尤其是新分配到班里的‘90后’,更是深受激励,对家里总是充满牵挂,对工作也是积极努力!”说起刘泳,同班的“60”郭有强师傅直竖大拇指,说刘泳完全改变他对“80”后小年轻的看法,越来越觉得,这个站长非他莫属!

  “80后”已渐渐成为这个国家的中流砥柱,刘泳说,他作为80后,有责任让小家过好,更有责任让“大家”过好,他想撑起的已经不再只是眼前的一小片天空,“小宇宙”要更加热烈地燃烧,将孝善传承,将大爱传扬。“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越来越多的“小宇宙”,将温暖所有人,共同撑起无边的蓝天。

来源:江苏文明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