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定明
援非医生在南苏丹掀“针灸风” 无私传医术被誉中国“神针”
敬业奉献
安徽省
2017年8月“中国好人榜”
人物故事:

  人物简介:丁定明,男,1982年5月出生,芜湖市中医院医生。

  事迹简介:丁定明作为中国援南苏丹医疗队里的针灸师,在枪林弹雨的南苏丹待了近9个月。在突然遭到炮弹袭击随时有人牺牲、受伤,艰苦的生活条件背景下,他一方面运用针灸疗法为当地百姓解除病痛,另一方面通过言传身教带教当地医生,使得针灸医学在南苏丹落地生根。他先后获得第十届芜湖市十大杰出青年、“芜湖好人”、芜湖市十大“最美家庭”“安徽好人”。

  正文:

  中国“神针”治好病患

  经过个人申请、组织推荐、省卫计委援外办层层选拔,丁定明成为中国(安徽)援非洲南苏丹医疗队的一员。2016年2月28日,他随团远赴万里之外的非洲南苏丹共和国,从事医疗援外任务,此次也是安徽省中医针灸首次参与对该国的医疗援助任务。

  初到南苏丹,丁定明的心情是很复杂的,因为朱巴教学医院的设备异常简陋,而且连个像样的诊室都不能提供,这里的理疗科和国内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环境炎热、蝇虫乱飞,停水停电不说,简单的几张木床,几台破旧不堪的理疗灯,就是科室几乎所有的家当。更糟糕的是,南苏丹病患对中医持怀疑态度,甚至有戒备心理。每次看到当地患者无助的眼神时,临行前领导们的嘱托叮咛,就萦绕在他的脑海。于是他暗下决心,尽快改变现状,造福当地百姓。

  丁定明了解后发现,该科室有98%的病人适合于针灸治疗。经过多次协调,当地院方终于同意中医针灸可以在理疗科开展诊疗工作。开诊第一天,满头大汗、满脸痛苦的查尔斯,在家人的搀扶下走进理疗科,成为丁定明在朱巴教学医院的第一位病人。经过问诊,查尔斯前一天搬运重物导致腰部扭伤,当地医生给予止痛处理,但效果不好,反而越来越疼痛难忍。经检查发现,他的腰痛部位位于膀胱经巡行路线上,于是丁医生再三真诚地告诉他,中国针灸可以减轻其痛苦。查尔斯在半信半疑中,同意接受针灸治疗。经过针刺、放血、拔罐治疗,10分钟后查尔斯的疼痛消失,居然能站立走路。他向丁医生竖起了大拇指:“不可思议,太神奇了!”

  如果说查尔斯让丁定明在南苏丹打开了工作局面、帮助他树立工作信心的话,那么患者伊萨,则让他坚定了中国传统医学一定能赢得当地患者青睐的信念。就诊的4个月前,外表帅气的伊萨感受风热邪毒得了“面瘫”,在药物和推拿治疗后,症状非但没有改善,而且有逐步加重的趋势,左眼已不能闭合,左侧面部肌肉瘫痪,口角歪斜,不能鼓腮。经反复研究考虑,丁定明给他取了牵正穴(左)、地仓透颊车(左)、阳白透鱼腰穴(左)、合谷穴(右侧),辅助电针和艾灸疗法。经过一周的治疗,奇迹再次出现,伊萨的左眼渐渐地能闭合起来,歪斜的口角也渐渐康复正常。激动万分的伊萨,逢人就说是中国的“神针”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让针灸在南苏丹落地生根

  很快,朱巴教学医院内刮起了一股“针灸风”,慕名求医者越来越多,每天上午来他诊室的患者就多达30余人。患者有来自朱巴市内,也有来自偏远的乡村;有普通的老百姓,也有朱巴教学医院的同行。更令人兴奋的是,中医针灸在这里有了“信徒”,也有了“铁杆粉丝”,康复医学专业毕业的吉米就是其中之一。每天,吉米最早来到科室,然后就专心致志地研究办公桌上的针灸模型,想要拜师学艺。

  给当地的医护人员当针灸老师,丁定明是有这个实力的。2009年,他从北京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在芜湖中医医院针灸1科工作至今。他善于用传统针灸疗法治疗各类疑难杂病,首创“丁氏安眠六针法”,既是对传统针法的继承,又不拘泥于传统针法,并且取得了满意的临床疗效。工作至今,他从未出现一例医疗事故,多次收到患者的表扬信和锦旗。他曾多次代表医院参加省、市各类比赛,均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绩;多年担任《针灸治疗学》授课和临床实习生的带教工作;参与多项省、市级科研课题,撰写的论文获市自然科学类一等奖、省自然科学类二等奖。  

  发现部分当地医生和护士对中国针灸非常感兴趣、并且愿意跟他学习后,丁定明很是开心。中国有句古话“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他很认真地手把手教他们一些针灸理论及实践操作。他深知,在这个过程中他不仅仅是一名医生,更像一名信使,在诊疗的过程中传递着中华文化、传播着友谊,以期进一步增强两国人民之间的了解和信任。而且,医疗援助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最终目的是要培养一支留在当地永远不走的医疗队,那就是当地的医护人员,好让中国银针在广袤的非洲大地上落地生根。他的事迹,也被《中国日报》非洲版、欧洲版、《健康报》、安徽省及芜湖市的相关媒体多次报道。          

  援非医生的酸甜苦辣

  “南苏丹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没有之一。”1月7日晚上,身在南苏丹的丁定明,通过QQ说道。

  在南苏丹进行医疗援助,常与危险相伴。特别是2016年7月8日,南苏丹首都朱巴爆发自内战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冲突,交战场地一度逼近医疗队驻地,情况万分危急。但丁定明等人仍然坚守在工作岗位,始终坚守内心的信念,不忘初心和援外医疗队的使命,继续坚守在战乱的南苏丹。后来国家考虑到情况已经危及到援外医疗队员的生命,强制要求他们撤离,7月16日他们撤回国内,休整了三个月后,于10月28日重返南苏丹,继续完成援外医疗任务。预计到2017年5月份,丁定明将结束援非任务。“这段时间,街上有很多士兵荷枪实弹的,不过已经习惯了。现在夜里还能听到零星的枪声,这里毕竟是首都,局势基本稳定,如果在周边的话,还是很乱的。”丁定明说道,在他们上班的路上,随地都能看到各类的关卡,随时有被当地军人盘查的可能。

  除了安全情况外,当地的生活环境和国内也是天壤之别。南苏丹没有国家电网,靠发电机发电,停电是常见的事情,特别是在医院,外科医生有时拿着自己的手机照明来做手术。尼罗河的水不能直接饮用,地下水含有大量的重金属,丁定明每次洗澡后,身上都是黏糊糊的,都要用一点净化的水冲一下。由于长时间用这种水洗澡,很多人的脚和皮肤都干裂。那里没有什么蔬菜和水果,医疗队员吃的榨菜、米面等,都是国内海运过去的,因为缺少蔬菜和水果,丁定明患上了口腔溃疡,现在正在吃复合维生素B。

  不过,尽管条件很艰苦,但丁定明依然坚守在那里。他说道,在工作上,针灸在那里很受欢迎,一个是免费治疗,另外一个是疗效确切。看到患者治愈后露出笑容,是他最大的期盼。

  远在万里之外,丁定明有时也想家,想自己快满2周岁的女儿。“我走的时候,女儿啥都不会讲,现在能说一些简单的句子了。”虽然他没有时间陪在妻女身边,但妻子却非常理解和支持他的工作,默默承担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他还有一对年迈的父母,母亲身患病痛,作为儿子的他不能回家看望。当南苏丹夜空升起思乡的月光时,个中滋味,也许只有丁定明自己才能体会。

  在国家援外事业的召唤下,丁定明主动请缨,舍小家顾大家,面临着受援国动荡、战乱、各种传染疾病等诸多不确定的风险,他发扬“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援外医疗队精神,将仁爱之术惠及当地百姓,还将友谊的种子播撒在当地人民的心中,成为新时期青年人的楷模。 

来源:安徽文明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