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美多吉
邮运驾驶员28年穿行“川藏第一险” 雪域邮路成就英雄信使
敬业奉献
四川省
2017年8月“中国好人榜”
人物故事:

  其美多吉,男,藏族,1863年9月出生,现任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甘孜县分公司邮运驾驶组组长。

  从1989年起,其美多吉就从事康定-德格长途邮运驾驶工作。这条邮路以甘孜州州府康定为起点,沿途翻越折多山、橡皮山、松林口、罗锅梁子和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后,抵达川藏邮路四川段终点站——德格县,平均海拔3500米,全程往返1208公里。

  28年来,在这条无比险峻的雪域高原邮路上,其美多吉驾驶的邮车从未发生一次责任事故,圆满完成每一趟邮运任务。他以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精益求精的自我追求,精湛的驾驶技术和丰富的出车经验,用生命与鲜血、青春与忠诚,诠释着顽强拼搏、坚韧不拔的雪线邮路精神。他多次荣获全省邮政安全生产劳动竞赛“优秀驾驶员”和“机要通信专业先进个人”等称号。2016年5月,康定-德格邮路车队入选十大“中国运输领袖品牌”,2017年4月,其美多吉荣获了2016年“感动交通年度人物”。

  雪线邮路上的绿色希望

  从四川省成都市出发,途径雅安、甘孜到达西藏昌都、拉萨,那是一条逾越雪线之上用生命和热血贯通的川藏邮路。从1954年12月川藏公路开通至今,这条邮路已经整整延续了63年。它始终是沟通西藏与祖国内地联系的邮政通信主动脉,也是全国唯一一条不通火车的一级干线汽车邮路。

  这条邮路因地貌复杂、气候多变、平均海拔在3500米雪线以上,被人们称之为“雪线邮路”。在这条蜿蜒崎岖的雪线邮路上,其美多吉和一群黝黑健壮的康巴汉子,组成康定—德格邮路车队。身为班组长的其美多吉带头挑重担,承担其中最艰险的甘孜—德格的邮运任务。每个月,他至少要开着邮车翻越20次海拔6168米“川藏第一高”,俗称“鬼门关”的雀儿山。

  2000年2月3日,其美多吉和押运员邓珠,驾驶邮车执行甘孜—德格的邮运任务。在雀儿山的道班四班、五班交界处遭遇雪崩路阻,既无法通过,又无法返回。白茫茫的一整片雪山上,邮车孤零零地伫立。对邮运员来说,再难的路,都要往前走,直到把邮件报刊送到目的地。在零下二十多摄氏度的雪地里,邮车不能停,发动机一旦冷却就无法启动,多吉和邓珠又冷又饿,咬牙坚持,给邮车挂上防滑链,用加水桶、铁铲等工具一点一点铲雪,一米一米地往前慢慢移动,不到1000米的距离整整走了两天两夜。

  “在雀儿山上,只要看到我们邮车过来了,就说明今天天气没问题,车子就可以过了。如果邮车没过来,可以说任何车辆都不敢过去。”其美多吉语气中透着隐隐的自豪。

  长期以来,与其美多吉相伴出车的只有蓝天白云,长途跋涉的孤独,消散在他高声哼唱的歌声里,饿了,就拿出随身携带的干粮,就着水或雪吃上几口,补充体力。28年来,其美多吉从没有在邮路沿途吃过一次正餐。

  2016年,甘孜州邮政分公司邮运车辆安全行驶195.48万公里,完成总包邮件进、出、转口量372.17万袋,邮件运输量183.18万袋,机要通信连续29年质量全红。

  这是其美多吉带领邮路兄弟们交出的一份勇者答卷。

  川藏邮运线的英雄信使

  在人烟稀少的川藏线上,邮运车队成员不仅要忍受孤独、饥饿,面对高寒、缺氧、滑坡、泥石流、风搅雪等恶劣条件和自然灾害,最令人惊心的,是还需应对歹徒袭击、拦路抢劫、拿刀追砍等突发惊险事件。

  在其美多吉的右脸颊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十分显眼。伤口已然愈合,但伤痕永远都在。那是一段令人潸然泪下的往事。

  2011年7月,其美多吉在邮局工作的大儿子白玛翁加因一场意外导致心肌梗死,26岁年轻的生命戛然而止。那是多吉一家最大的痛。谁料祸不单行,大儿子出事后的一年零两天,多吉执行邮运任务途经国道318线雅安市天全县境内,遭遇一群有黑社会性质的歹徒抢劫。

  每一车邮件中,都有一个特别的邮袋,袋子上有两根红色的竖条,里面装的是机要邮件。“大件不离人,小件不离身”,这是对机要邮件管理的特别规定,其美多吉心里清楚,那是比自己生命还珍贵的东西。

  “要打就打我,不准砸邮车!”为了保护邮车和邮件安全,其美多吉毅然决然地拦在邮车前面,脸上、头部、胸前和手臂、大腿被歹徒砍了整整17刀。满身是血,生命垂危。

  其美多吉虽然被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他的左手筋被砍断后无法捏拢,右手臂不能弯曲,头部动了多次手术,脸上也因此留下了长长的刀疤。由于大腿受伤无法站立,其美多吉坐了三个多月的轮椅,心情抑郁的他开始经常发火,要不然就是不说话。

  从成都回到甘孜县,妻子泽仁曲西和小儿子扎西泽翁给了其美多吉坚持下去的勇气。右手举不起来,他们就每天陪他到县城的广场吊两只手臂,天气不好的时候,就在家里练。三个月后,其美多吉终于能够举起双臂了。

  出事一年后,一身伤痛的多吉重新开上邮车,重新踏上邮路,翱翔在属于他的那片纯净蓝天。

  寒冷雪线上的热心师傅

  在这条雪线邮路上,其美多吉是一名热心人。在雀儿山下的草原,放牛的孩子隔老远看到他的邮车,就朝他奔跑挥手。雀儿山路段每10公里就有一班养路工人。没有网络支付的时候,其美多吉就帮他们把工资带回家,现在他就帮他们送报、送信上门,带生活用品,虽然东西不贵,但他们因此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一次在德格回甘孜的路上经过马尼干戈时,其美多吉发现一辆翻到的摩托车,车上的两人都受了伤,他用邮车把伤员送到了甘孜人民医院,帮忙挂号、找医生,直到确认两人已无大碍,才放心离开。

  “一天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是川藏线气候复杂多变的真实写照。在冰雪路上开车,最大的危险是车辆打滑失控。特别是在雀儿山下的隧道分叉口,冬日道路结冰,公路旁边就是万丈悬崖,万一车辆掉下悬崖,人没有及时跳出车,基本上就没有生存的可能。因此,这里经常出现几十辆车辆堵成长长一列的情况。为了保证道路通畅,其美多吉经常主动下车帮忙,帮助路上的车辆加挂防滑链条,一辆一辆帮外地人把车开出最危险的路段。

  儿子心中的英雄父亲

  其美多吉是一名“铁汉”,却又具有“柔情”。26岁的洛绒牛拥跟随其美多吉出车已有一段时间。对洛绒牛拥来说,多吉是师父,更像一位父亲。别看工作时对他很严厉,平时的生活中很关照他,每次出车,多吉都会把牛拥的食物一并准备好带上。对这个憨厚踏实的徒弟,多吉也寄予了更多期望。再过几年,自己就要退休了,他想尽快把徒弟带出来,好让川藏邮路的邮运工作接力下去。

  每年春节,家家户户合家团聚的时候,邮车驾押人员却开着邮车行驶在邮路上,连热饭都吃不上,只有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严寒中啃几口自带的干粮。今年春节,他虽然没有出车,但却坚守在单位值班。本打算去成都过年的家人,留下来陪着他一起在甘孜过年。

  “不管在哪里过年,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最重要,邮运工作很重要不能停,那我们就陪着爸爸一起过新年。”其美多吉的小儿子扎西泽翁说。今年24岁的扎西泽翁,已在邮政企业工作了4年,和父亲是一对邮运战线的“父子兵”,主要负责车辆调度、年检和维修、车辆日志维护。

  自从大儿子去世后,在妻子的眼中,其美多吉变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开朗帅气、能歌善舞的“小亚东”。直至去年,小儿子扎西泽翁娶了媳妇、孙子出生,这个家庭才增添了许多欢笑。

  28年来,其美多吉一直在邮路上奔波,对妻子和儿子,他觉得亏欠了太多。就连儿子婚礼前一天,他还在邮路上出班,匆忙赶回来参加完儿子婚礼,第二天一早又马不停蹄地开着邮车出发了。

  如今,儿子长大了,家庭圆满了,多吉觉得十分欣慰,2016年是非常圆满的一年。

  “阿爸在我心中很了不起。他是我心中的英雄!”扎西泽翁说。潜移默化中,其美多吉已成为儿子心中的榜样。

  28年,雪线邮路上的雨雪风霜早已在这个高大帅气的康巴汉子脸上刻下印迹,他就这样无数次坚强而坚韧地往返于那段“川藏第一险”的道路。邮路成为他的一种信仰,而邮车则是他此生最荣耀的工作伙伴。

  无论是在草原上牧羊的藏族阿妈,常年驻守高原的军人,还是驱车徒步的游人,他们在路上看到的第一辆车肯定是绿色的,绿色的车身上四白色的“中国邮政”醒目而耀眼。雪原之上的牧人也许不认识字,但他们知道车上的颜色和草原是一样的,那四个字的颜色是和雪山的颜色是一样的,都是带给他们希望和收获的颜色。

来源:四川文明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