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良成
“当代孟泰”27年潜心造绿
敬业奉献
河北
2015年1月
1.jpg
人物故事:
  黧黑沧桑的脸庞,粗糙多疤的双手,简单朴素的衣着,破旧的自行车。在城市里他像农民一样劳作,也如农民一样质朴,他播下辛苦的种子,奉献就成长为绿树、鲜花和幸福的脸。
  在市园林局,提起甄良成,几乎所有人都会竖起大拇指:那是一个“当代孟泰”似的爱岗敬业、真干苦干的好工人、好党员。他真的这样好吗?他有什么过人之处?带着疑问,记者走近他。
  甄良成,男,汉族,河北阜平人,1987年参加工作,2010年入党,大专学历。先后在园林处花圃、园艺队、园林工程公司、自然公园、绿化队等多个岗位工作过。现任市园林绿化管理局绿化八队队长。几年来,5次被评为局先进工作者,1次获得局十佳标兵称号,1次被评为建设系统“5·18”先进个人,3次被评为建设系统先进工作者,2012年荣获廊坊市劳动模范称号。
  “我要做种树的孟泰”
  少年甄良成听老师讲起鞍钢工人孟泰的先进事迹,被深深感动,“做一个像孟泰那样的人”的想法在他心底里生根发芽。
  1987年,他来到市园林绿化管理局的前身——园林处,当了一名园林绿化工人。当时的廊坊还是“一年三季大风沙,路破房矮环境差”的一座小城。工作中,没有钢花飞溅的钢炉,只有日复一日地刨坑种树;没有设备齐全的实验室、现代化的操作工具,只有大平剪、铁锨、镐头这些再不能原始的工具。初来乍到的他有些茫然,有些失落。可是老区山水养就的不服输、不畏苦的个性很快使他找准了人生的方向,他暗下决心: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孟泰能做冶金行业的模范,我就能做种树的孟泰。
  倾情付出 成为行家里手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甄良成认为园林绿化无非就是春天刨坑种树、夏天铺草打药、秋冬剪枝防护,只要肯吃苦,没什么难的。可真的干下来才发现,那里面的学问大了去了,坑挖多深、铺多少肥土,什么病虫害打什么药,怎么给植物造型……他遇到了很多难题。但他是一个越是有困难越往前的人。为了成为园林绿化方面的行家里手,他下了苦功夫。一方面,利用工作之余自学了《园林植物保护》、《园林规划设计》、《花卉栽培学》、《园林植物育种》、《植物生理》、《土质肥科学》这些对于他来说等同于天书的规范教材,写心得笔记近万字,2002年又报考了河北广播电视大学园艺班,200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另一方面,在实践中学。看十页书不如动一遍手。他向有经验的老师傅虚心求教,人家干的时候他在旁边看着,人家歇着的时候,他一遍遍地重复动作、反复琢磨,拿人家做的比着,直到挑不出毛病了为止。再就是,外出取经。园林局安排外出考察学习培训,他每走一个地方都仔细观察、虚心询问,找不同、比差距,回来后认真结合实际改进工作方式方法。就这样,他从一个园林绿化门外汉,逐步成长为一名过得硬的园林技术骨干。
  他经反复试验、理论结合实际创造了“五步栽培法”,解决了绿化种植成活率低的难题,即:第一步把好起苗关,保证苗木根系完整,土坨适当。常绿树如油松、圆柏,花灌木如紫薇、碧桃等土球直径为其高度的三分之一比较合适,另外毛细根多的苗木土球可略小,毛细根少的苗木土球可稍大;第二步把好栽种关,尽可能减少苗木根系在空气中的裸露时间,没有特殊情况,运来苗木不过当日;第三步把好修剪关,对根系和树冠进行适当修剪,国槐、白腊等乡土树种修剪时留半冠,法桐等外来树留三分之一冠,既保证成活,也留下了可观赏的树型;第四步把好浇水关,栽前树坑灌满水,栽后第一遍水不能浇透,渗进40公分即可,3天后浇足第二遍水,7天后浇足第三遍水。夏季高温还应缩短浇水间隔,并给树冠喷水;第五步把好封坑和后期管理关,三遍水后即封坑保墒,另外做好防风和防虫工作。还要进行扶正、培土、浇水、施肥、抹芽、松土、除草等后期养护工作。实行五步种植法后,植物的成活率由过去的80%上升到95%。
  他参与建设的104国道、文化公园、西环路、郊区快速路等绿化工程均做到了配置合理、栽种科学,植物成活率均达到了95%以上。
  讷而不言 耕耘不辍
  在市园林局同事的眼里,甄良成是一个木讷少言的人,虽然离开山村27年了,可是城市的时尚和浮躁并没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他的心眼像阜平山里的石头一样实实在在,他的追求像老家的山泉水一样简单透明。不管是交给他什么事,他都认认真真地完成好,不挑捡、不凑合。
  他在绿化队当工人时,不是队长让干啥就干啥,而是早来晚走,主动挑重活干,有时还向领导提出工作改进意见。被大家誉为严于律己、关心集体的“好工人”。
  在苗圃工作时,他负责花卉栽培,这项工作就跟绣花一样,要的是细心和耐心,很多男职工不愿意干。他说:“我去吧!”为了观察花卉生长特点和习性,他整日整夜地对着花端详,扦插、倒盆、浇水、施肥、摘心、拔蕾,每一个环节他都一点点研究揣摩,成功的案例、失败的原因都记在小本子上。他精心培育的九月菊试种成功,为廊坊节约了外地购花的高额成本。
  在任自然公园管理处副处长期间,针对公园面积大、游人多、卫生管理难等特点,他总结出“三勤三早三及时”的工作方案,即勤排查掌握情况;勤召开组长碰头会,安排任务、明确责任;勤检查任务落实情况。早发现难点、早清理死角、早预防补漏。及时通报情况、及时调整方案、及时协调好各组关系。2008年春节期间,自然公园举办庙会。为了保证游客高兴而来、安全满意而归,他按照“三勤三早三及时”的工作方案进行工作布置后,每天还要在庙会现场巡查6个小时。小吃摊位前是产生垃圾最多的地方,他就带人“三班倒”,垃圾随产随清随运,保持了公园自然幽雅、干净整洁的环境,受到各级领导和市民的广泛赞扬。
  绿化八队成立后,他担任队长,管辖6条街道、5个游园。绿化面积32万平方米。其中,光明西道、南龙道是廊坊的迎宾线,离市区最远。接手这项工作以后,他就把队部当成了家,把管护片当成了自家院子,没有了双休日。
  11月是廊坊秋冬季植树的黄金季节,天气已经很冷了,有时还有严重雾霾。他不顾这些,带领工人们在爱民道以南补植乔木。因时间紧,需全天作业,他们白天挖树坑、清运整理,晚上人少车稀的时候,还要顶着严寒栽树。有的路段没路灯,他们就打着车灯种,这样干了一个月。这一个月当中,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凌晨3点才到家,有时怕打扰家人休息,就干脆在车里睡几个小时,天亮以后接着干。
  大年三十儿,劳累了一年的人们聚在一起吃饺子、看晚会、享受阖家团圆之乐。可他惦记管片里的那些树、草、花。小桧柏、沙地柏可是沾火就着的,要是放鞭炮的人不小心烧着植物,损失就大了。想到这里,他坐不住了,便叫来工人,和他一起,一人一段,预备着大扫帚、水桶,严密盯防随时可能发生的火灾。他们在管护段上渡过了大年夜。
  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工作中每个细小环节都做到精中求精、细中求细。为把片内的绿化管好,他几乎每天早上都第一个到辖区,检查道路和游园;晚上全部查利落了才下班。工作中,他做到了“腿勤、手勤、眼勤”。不带工人干活时,就骑着那辆跟着他十来年的自行车,在工作段上巡查,发现哪有杂草了,就蹲下身子拔;发现哪有垃圾了,上手就去捡;发现绿篱个别地方长得太高不好看,就抄起剪子修一修。小檗里面有杂草,要是别人也就用剪子或机器清理一下就行了,他却总是把手伸进满是硬刺的小檗丛中,一根一根地把草拔起来,以至于手上、胳膊上满是被划破的伤口。
  2013年“5·18”前夕,在廊涿引线,他一个人连续捡了8个小时的垃圾,中间一口水没喝、一口饭没吃。今年夏天,他发现永兴路杂草长得高,工人们又去别处干活了,他就一个人拔了这一整条路的草,从高架桥开始,一直往西拔,一直干到这段绿地干净了才停下!
  由于常年高强度的野外劳动,他的腰经常会疼,发作的时候连走路都非常困难。看着他黧黑略显沧桑的脸、常年劳作满是老茧和伤疤的双手,我问他:“你是队长,指挥调度好就行了,没必要那么拼命,什么都亲自干吧?”他说:“做为一名基层骨干,领导没有给我不干活的权力,我的职责就是当好群众首,带好群众头,领着大伙把领导交给我的任务完成好。”
  “我欠了他们很多”
  一直以来,甄良成对家人都心存歉疚。园林绿化是时间性很强的工作,春季、秋季植树的黄金时期,常常几天不回一次家。不种树的时候,也是早出晚归,家里的事情都顾不上,更别说关心孩子的学习和生活了。孩子学校开家长会,他没去过一次;陪孩子出去玩、看电影也成为奢望。儿子学习压力大,想得到爸爸的关心,可是他连一句安慰鼓励的话都很少说。儿子不理解,总是问:“我爸爸去哪了?他是忙还是不在乎我?在他心里,我还不如一棵树,我还是不是他儿子?”听着妻子的诉说,深夜拖着一身疲惫回家的他流下了男儿歉疚的泪水。
  2002年初冬,老母亲心脏病突发被送去市医院,当妻子打电话告诉他时,他正在爱民东道种植白腊树,时间紧、任务重、人手少,难以脱身,他只是简单询问了母亲的病情,就又投入到种植施工当中,直到种完树才赶去医院,好在老人已脱离生命危险。他满心愧疚,反倒是母亲安慰他:“我没事儿,有你媳妇儿在我身边照顾就行了,你是公家人,有好多活儿等着你去干,千万别给耽误了。”谈到这段经历,我看到他眼中晶莹的泪光。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做为队长,他对得起单位领导的重托;作为党员,他对得起当年举起右手的誓言;可是作为儿子,作为孩子的父亲,作为一个女人的丈夫,他真的欠了他们很多。
  “我只要一片绿地”
  记者采访他时,就感觉到他是一个“只知道干活的人”。他和记者说:“你不要采访我、宣传我,在一线的同志都很辛苦,特别是很多年轻同志,你去采访他们吧!”在记者的强烈要求下,他也是只讲工作,不讲辛苦。他和记者谈得最多的是这些年积累的工作经验和存在的问题,以及对园林工作进一步的设想、建议等。
  当记者问到他对未来有什么规划和想法时,他说:“我是从山沟里出来的,已得到很多,不再奢求别的。我只要这片绿地,把它管好、照顾好,让领导放心、市民满意就行了。”
  对比社会上很多人的浮躁、急功近利,我们从甄良成身上看到中国园林工人“不做红花,只做绿叶”的高尚美德和时代精神,我们需要更多像甄良成这样朴实而忠诚的同志,我们呼唤甄良成精神!
来源:河北文明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