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界碑——记红山农场牧工宝汗·埃恩赛根
发表时间:2014-01-02   来源:天山网

  2013年12月10日,天空蔚蓝而又宁静,一位身材高大的哈萨克族牧工,微驼着背,骑着一匹枣红马,手握皮鞭,驱赶着羊群。皮鞭有力地在空中挥舞着,羊群像白云般掠过草原。

  这位哈萨克族牧工叫宝汗·埃恩赛根,生活在十三师红山农场。每年冬季,他都要赶着羊群转场到苏海图牧场,在边境线上巡逻。

  苏海图,蒙古语是一片汪洋的意思。事实上,那里是一片荒漠,冬季最低气温达零下40摄氏度。每年冬季,宝汗·埃恩赛根与牧工转场到苏海图牧场,两百多公里的路程,要横穿百里风区和百里无人区,还有可能遇到暴风雪和沙尘暴。

  有一年,转场途经百里无人区三塘湖时,天气突变,大雪漫天,狂风骤起,仿佛要吞噬一切生命。宝汗·埃恩赛根立即大声喊道:“快把羊群赶到一起,所有的人都钻到羊群中间,爬到羊肚子下面。”他和七八个牧工爬在羊肚子下面,整整一天一夜。暴风雪停下来时,宝汗·埃恩赛根已经和羊冻得粘在了一起,牧工们费了好大劲才将他和羊分开。

  此时,前方白茫茫一片,牧工们个个惊魂未定,不愿再走了。宝汗·埃恩赛根不断安抚大家:“我20多岁就和父亲一起巡边,如何抵御暴风雪,如何在暴风雪中生存,我有经验,一定能带领大家安全抵达目的地。”牧工们信任他,跟着他往前走。

  在边境线没有划定前,许多边境争议地区,都是由兵团职工一边放牧一边巡逻来捍卫祖国的领土和主权。

  30多年来,宝汗·埃恩赛根不知在这条巡边路上走了多少趟。在他看来,羊群走过的地方就是国土,牧工就是巡逻站岗的哨兵。

  宝汗·埃恩赛根巡逻的地段,是绵延的中蒙边境线,沿线有多座险峻的山峰,道路崎岖。

  1976年冬天,宝汗·埃恩赛根跟着父亲转场去苏海图巡边,当他们经过一个山口时,突然遭遇雪崩,宝汗·埃恩赛根眼睁睁看着父亲被崩塌的积雪掩埋,父亲就这样倒在了巡边的途中。

  1982年,宝汗·埃恩赛根开始巡边。

  1984年冬天,一个在苏海图放牧的牧工,因为在风雪中迷路越过了边境线,造成了一起严重的越境外交事件。那一年,沿着边境线巡逻时,宝汗·埃恩赛根来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山沟,发现山沟远离界碑,也没有铁丝网,如果没有提示,人畜很容易越境,于是,他用石头堆起一个规则的柱体,还模仿着界碑上刻的“中国”,在石头上刻下一个“中”字。

  “牧工们只要看到这个特殊的界碑,就会赶紧把羊群赶离边境线。”宝汗·埃恩赛根说。从此,这个山沟再也没有发生过人畜越境事件。

  此后,在石头上刻写“中”字成了他巡边时的爱好。只要看到边境线哪里没有明显标志,他就堆起石头,在最高的一块石头上刻下“中”字,像是一座座矗立着的临时界碑。

  有一年冬天,宝汗·埃恩赛根在巡边时来到阿孜汗古丽家,那年她只有3岁,因为不慎跌入开水锅里,两腿被烫伤。当时大雪封山,宝汗·埃恩赛根决定用哈萨克族土办法进行治疗。他让阿孜汗古丽的妈妈找来雪鸡的羽毛,烧焦碾碎,再从雪地里刨出草药,包在阿孜汗古丽的伤口上。一个月后,阿孜汗古丽可以活蹦乱跳了。

  1992年1月,苏海图突然刮起了暴风雪,宝汗·埃恩赛根担心人畜迷路越境,就冒着风雪骑马巡边。当他走到一个山沟时,发现牧工胡那皮亚·卡买里倒在雪地上,人已经快被冻僵了。

  胡那皮亚·卡买里是在寻找丢失的羊群时迷路的,他从马上摔下来,腿骨折了,已经在冰天雪地里躺了六七个小时。宝汗·埃恩赛根用四五个小时,才把胡那皮亚·卡买里带回家。

  为了让胡那皮亚·卡买里的两条腿恢复知觉,不至于截肢,宝汗·埃恩赛根将自己家的两只羊宰了。他说,哈萨克族民间有用热羊血和羊肚治疗冻伤的土法子。

  他用双手蘸着羊血在胡那皮亚·卡买里的腿上仔细地揉搓着,又取来羊的内脏放在胡那皮亚·卡买里的腿上。当感觉到胡那皮亚·卡买里的脚慢慢由凉变温进而变热后,宝汗·埃恩赛根又拿来羊皮裹在上面,一边抱起双腿活动,一边继续滚搓。经过六七个小时的急救,胡那皮亚·卡买里的双脚慢慢恢复了知觉,他的双腿保住了。

  宝汗·埃恩赛根是一名党员,在远离城镇、信息闭塞的苏海图牧场,他是边境牧工心中的“偶像”。在他的影响下,北山汗·克孜行等10多名年轻的哈萨克族牧工,向连队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如今,苏海图牧场已有5名牧工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几年前,宝汗·埃恩赛根把小儿子带到苏海图边境线,让儿子在他刻下“中”字的石头上补上“国”字。

  夕阳西下,宝汗·埃恩赛根迎着晚霞站在边境线旁。在大漠落日的映照下,他的身影仿佛像一座金色的界碑。(记者殷雪静)

好人线索平台
责任编辑:梁海燕
分享到:
更多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好人365
头条聚焦
中国好人榜
影像馆
09110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