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在雪域高原的朵朵格桑
发表时间:2014-09-09   来源:光明日报

  沿318国道翻过米拉山进入西藏拉萨,很远就能看到墨竹工卡县的希望小学。 

  “从前教室就是一排土坯房,仅有的73名学生只能坐在地上上课。”校长尼玛次仁说。1996年,学校盼来了第一批援藏教师,他们用援藏资金盖起了新教学楼。如今,在校学生已有705人,入学率100%。 

  这是江苏对口援藏的一个缩影。1994年起,江苏先后选派了7批共408名党政干部和专业技术人才到西藏工作,加速了这个世界屋脊的现代化进程。 

  决不辜负藏族同胞的期待 

  曲水地处西藏中南部的拉萨河下游,地少山多,土地贫瘠。过去,当地群众种青稞,一年的收成最多只能填饱肚子。江苏援藏干部、曲水县县委书记周光智多次察看曲水土质后,提出种土豆的想法。当年,达嘎乡试种的500亩土豆“大丰收”,每户增收了1000多元。如今,曲水县已成为全国综合农村改革试验区。 

  7年前,孙沛然从镇江丹徒调到西藏达孜县,任县委书记,为了给达孜县工业园区招商引资,他四处奔波,引进了全国民企50强——四川科伦药业集团等众多项目。如今,工业园区已经成为达孜的一张名片,园区里30多家企业,年销售额2亿多元。 

  江苏省第六批援藏干部总领队焦建俊动情地说:“江苏援藏干部用实际行动回答了进藏做什么,在藏干什么,离藏留什么。西藏的今天,浸透了援藏干部的辛勤汗水,留下了深深的江苏烙印。” 

  一心扑在西藏人民身上 

  一提起江苏援藏干部、墨竹工卡县县委书记林涛,25岁的旦增强巴便禁不住热泪盈眶,“没有林书记,就没有我女儿的命。”旦增强巴的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肌梗塞,为了给女儿治病,旦增强巴一家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林涛知道后,亲自把旦增强巴的女儿带到北京治疗,东拼西凑地借来10万块钱,悄悄垫上了所有医药费。 

  援藏是什么?在江苏援藏干部、拉萨市国土局副局长朱万江看来,“援藏,就是要一心扑在西藏人民身上。”今年7月25日,朱万江收到了弟弟发来的短信:“父亲已4天高热不退,现在昏迷不醒,请立刻回家。”朱万江强忍悲痛,在手机上打下一行字:“北京和江苏的13位专家正在审查论证我们经过3年编制的规划,待手头工作一完我立刻回去!”短信编完,泪水已夺眶而出。 

  “一尘不染,两袖清风,视名利安危淡似狮泉河水;二离桑梓,独恋雪域,置民族事业重如冈底斯山”。20年前,一副高度概括孔繁森生前高尚人格的挽联传遍全国。20年后,一批又一批江苏援藏干部,传承了孔繁森的奉献精神,把自己深深融入这片雪域高原中。 

  世界屋脊上的“门巴伊切其” 

  海拔5000米,氧气浓度不到平原的一半,气温在零度以下……只有真正到过这里的人,才知道在这里每走一步有多么艰难。 

  2013年3月29日凌晨,一场灾难突如其来,墨竹工卡县发生严重山体滑坡,情况万分危急。来自南京市妇幼保健院的医生翟永宁,在还未适应高原反应的情况下就参与了抢救工作,背上二三十斤的药品及氧气瓶就往山上爬,在治疗伤员的同时还为高原反应严重的同志输液,一整天只吃了半块方便面。他说,“选择援藏,就选择了责任,选择了承担。” 

  2009年,江苏第六批援藏干部王人颢刚进西藏就遇到了“甲流”。王人颢带上医药包,深入疫区。最终,他摸索出一套结合高原特点的科学防控救治流程,为拉萨防控“甲流”作出杰出贡献。 

  2014年,第八批援藏医生白淑芬在4个月的时间里,共为19位孕妇成功进行破宫产手术,救治了难度较大的重度贫血和重度子痫前期合并HELLP综合征病人。当地人称白淑芬是“门巴伊切其”,意思是信得过的好医生。白淑芬说,她现在深爱着西藏,最喜欢听《一路格桑花》——“阳光下,人们在欢快地踢踏,走吧走吧,带上你的向往,迎接你啊是那迷人的格桑花……”(记者 郑晋鸣 通讯员 崔兴毅) 

  

好人线索平台
责任编辑:桑小婷
分享到:
更多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好人365
头条聚焦
中国好人榜
影像馆
09110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