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
11
11
总策划第1496期
胡晨安徽
退役军人无偿捐献器官 五人重获新生
胡晨,男,1987年9月出生,安徽省铜陵市枞阳县雨坛镇双丰村农民。2018年5月10日,他因病去世,弥留之际毅然决定捐献器官,一个肝脏、一对肾脏、一双角膜,是对病痛患者的最佳馈赠,也是他留给这世间最暖的善念。2018年7月,胡晨荣登“中国好人榜”。

胡晨事迹短片 视频来源:央视网

  红色基因

  从安徽省铜陵市枞阳县雨坛镇双丰村村口步入,一段水泥道后转上乡间小路,用不上10分钟,道路尽头便是胡晨的家,一栋乡间最常见的两层砖房。大门上方,“光荣家属“和“光荣退役军人之家“的匾牌被擦得透亮。

  院中,秋意渐浓。树上的柿子已微微泛黄、桂花和芝麻散发着独属于初秋的气息。

  胡晨的老父亲胡曙光却孤坐在那儿,望着不远处愣神,那里是胡家的老宅,胡晨生前的大多数时光在那儿度过。

  上世纪90年代初,胡晨和村里大部分男孩子一样,向往军队的生活,闲暇时不厌其烦地玩着“打仗”的游戏。少年时代的胡晨,最开心的光景便是参军的二叔胡树清休假回乡。

  每逢这时,他会成天缠着胡树清,“二爷(当地人称二叔为二爷),给我讲讲部队和打仗的故事吧!”尽管胡树清入伍时早已是和平年代,但他荣立三次个人三等功的事迹总能让胡晨“眼里发光”。

  胡晨的胞弟胡飞回忆道,“每次听故事,胡晨是最认真的那一个,哪怕是讲过的故事,他还是会听得津津有味。”

  每当胡树清从部队带回一些自己用不完的日常物品,胡晨也总会第一时间“抢着要”。

  一次,胡树清给胡晨的父亲胡曙光带了一身绿军装。胡晨看见了,吵着要穿,“那时候,他才几岁,根本穿不上。”但最终,胡曙光还是把军装改小,给了胡晨,还找了两块红布缝在领口,“他一穿上,便不肯再脱下。”

小时候的胡晨(图左)和胞弟胡飞。图片来源:人民网

  屋中,胡曙光向记者展示着胡晨小时候的照片。其中一张便是胡晨穿着军装带着弟弟,照片上的他站得笔挺、目视前方、炯炯有神,俨然一个“小大人”,“这是他小时候的,这是他上初中的,这是他……从小他就向往部队生活,照相一定要穿军装。”

  胡树清常说,“看到胡晨,就想起我的童年。”要知道,他也是一个听着长辈们说军队故事长大的孩子。

  在胡树清之前,胡家先后已有3人穿上军装。

  1938年,胡树清的大伯胡文杰弃笔从戎,开启了胡氏一门的报国从军之路;1940年,胡树清的二伯胡建明在桐城参加新四军,抗美援朝期间,他主动请缨身赴前线;1968年,胡树清的堂兄胡生有参军,服役于浙江舟山。

  “我从小就向往部队,二伯曾经送我一个黄色的军用挎包,我用来做书包,开心了好一阵子,那个挎包我一直舍不得扔。”1980年,胡树清遂愿参军,成为解放军第31军军直地炮团的一员。

  绿军装、小挎包、战场和军营故事……胡氏一门的红色基因辈辈相承,不曾间断,这其中,胡树清扮演了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

  在他之后,1989年,胡晨的堂叔胡伟应征到南海舰队广州某基地服役;1999年12月,胡晨的堂哥胡炳炉参军,在福建省军区服役;2004年,胡晨入伍,服役于福建省军区某部司训大队。

在部队服役时的胡晨。图片来源:人民网

  中国好人

  “乐于奉献”是胡晨战友们对他的一致评价。

  刚参军时,他所在的部队紧缺炊事班炊事员。因为炊事班的工作比较累,没有人愿意去,他就主动提出到炊事班做一名普普通通的炊事员。

  当年的司务长魏平伟这样回忆胡晨:“我们那个时候在炊事班,食堂里的脏活累活基本上他都抢着干,从来不计较,在我心里他是一个不怕脏不怕累的人!”

  他每天起早摸黑,天没亮就起床做早饭,到了晚上,别人都睡了,他还在炊事班打扫卫生;他当过给养员兼二班班长,带过很多学员,为部队炊事班培养了一批炊事尖兵;战友生病了,他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主动替战友值夜班;调离炊事岗位从事卫生专业,因工作需要他又主动提出到边远乡村执行卫生保障任务。

 

胡晨生前的荣誉证书、奖章。图片来源:人民网

  2006年,服役期满的胡晨本来有机会留下转为士官,但他想到家中残疾的父亲和尚在读书的弟弟,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退伍。

  回到地方后,胡晨退役不退志、退伍不褪色,把乐于奉献的精神和作风带到了日常工作中去。

  2008年,为了改善生活,胡晨和父亲去了北京,在一家装修公司做水电维修。

  他活儿干得好,人又热心,客户都很喜欢他,不少人指定要他做业务。有一次,有一家客户家水电出了故障,虽然不是自己经手的业务,但胡晨主动去客户家排除故障,解决了问题,客户很感激,还给公司送了一面锦旗。

  回想起和胡晨在一起度过的时光,老父亲胡曙光有些哽咽:“无论在哪,他总是想着别人,热心帮助别人,从小到大都这样。”在北京务工的那几年,胡家的条件也慢慢好起来了,家里的二层砖房就是在那时候盖起来的。

  正当胡家憧憬着未来美好生活的时候,一连串的打击接踵而至。先是2015年胡晨妻子剖宫产心衰去世,留下襁褓中的孩子,再是2016年胡晨自己不幸染上病毒性脑炎。

  此后的两年,尽管胡晨凭借顽强的毅力与病魔做着斗争。但天不遂人愿,他的病情一天天地加重。

胡晨的父亲 资料图片

  “爸,我有事情与您商量。”弥留之际,胡晨将父亲喊到身旁。当时,胡曙光以为他要交待小孙子的事情,便安慰他:“放心吧,孩子一切都好。”谁承想,胡晨道出了自己最后的愿望:捐献器官。

  这让胡曙光一时难以接受。在老一辈人的观念里,人去世后入土为安,捐献器官是颇为忌讳的事情。但胡晨却说:“我生病住院期间,有那么多人帮助过我,捐过款,如果我的器官能捐给有需要的人,我走得也有意义。”

  老人想不通,胡晨却一再坚持。最终,拗不过胡晨的胡曙光点了点头。从未在人前流过泪的老人,眼眶湿润了:“在人生的最后阶段,胡晨想的不是自己,而是如何奉献他人。”

  5月10日,胡晨“走“了。他的一个肝脏、一对肾脏、一对角膜被取出,捐献给了5位亟需的患者。他的爱心给了别人生的希望,也让自己的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延续。

  胡飞接棒

  怀中一寸心,千载永不易。

  在家族前辈和哥哥的感召下,胡晨的胞弟胡飞于2008年参军,这也让胡氏一门的参军人数达到8人。

胡晨的弟弟胡飞 视频截图

  胡飞不仅仅传承了家族的红色基因,更在关键时扛起了家庭的重担。2016年,马上就要从二级士官转三级士官的胡飞选择退伍。面对战友们的不解,他道出了原委:“我念书的时候,哥哥为了照顾老父亲和我离开了部队。现在哥哥生病了,我也要为他和这个家承担责任。”

  退伍后,胡飞回到家乡。当时,组织找他谈话,希望他能够到县民兵队当队长。面对这样一个在很多看来求之不得的职位,他婉拒了:“我必须离家近一点,方便照顾父亲、哥哥,还有侄子,家里离不开我。”

  2017年,胡飞通过雨坛镇的统一考试,成为了双丰村的一名扶贫干部。平时,他负责扶贫政策的收集、入户讲解,也会帮助符合政策要求的贫困户申请一些奖补,一年多来,他走遍了村里的所有贫困户,有的重点脱贫家庭甚至去过两三次。

  “双丰村共有136户贫困户,今年的脱贫任务是39户,这是我当前的工作重点。”平日里,胡飞有些内向,但当提及工作时,他的话匣子就打开了:“我希望能够做一个像哥哥那样乐于奉献的人,他不在了,我要把他的精神传递下去。”

  当被问及未来的规划,小伙子明显地愣了一下,显然,他没有过多地去考虑过未来。思索片刻,他说:“哥哥去世了,他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家里还有老父亲,今后不管做什么工作,都希望离家不要太远。”

  采访当天,正值铜陵市欢送新兵奔赴军营,近100公里之外的铜陵北站,军歌嘹亮,整装待发。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 陶恒)

  快评

  弥留之际仍不忘奉献社会,捐献器官点亮他人生命,胡晨临终时的举动,感动了无数人,彰显了新时代革命军人的奉献和大爱。

      更多好人
      更多>>
      展示图
      展示图.jpg
      吴创生 展示图.jpg
      视频图.jpg
      【第1472期】 何淑瑶/曹丽云/廖前/黄鑫涛/胡宝林:5名学生与一对耄耋老人的爱心故事
      QQ截图2018081310433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