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
17
彭燕 展.jpg
总策划第1563期
彭燕西藏
这是女神的模样!驻守青藏高原19年的女军人
人们都说,在西藏,远在阿里,苦在那曲。军医彭燕却始终坚守在这片平均海拔4500多米的高原上。19年过去了,如今,她是西藏那曲军分区唯一的女军人。翻雪山、蹚冰河、过沼泽,在巡诊的路上,她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却又多次放弃调离藏北军营。她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今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

彭燕事迹短片 视频来源:央视网

  那曲,位于西藏自治区北部的唐古拉山脉和冈底斯山脉之间,空气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50%。即使轻装行走,心肺负荷也相当于内地平原负重30斤。

  周末,彭燕带着医疗小分队,又一次来到藏族老阿爸、老阿妈家里,为他们检查身体。在那曲待了19年,彭燕一有时间就到偏远牧区巡诊,为当地藏族群众送医送药,早已成了这里的常客。

彭燕带着医疗小分队来为藏族老阿妈检查身体 视频截图

  彭燕的父亲是一位在西藏林芝工作30多年的老军医,1982年,父亲把年仅三岁的她带进了西藏。从小在西藏长大,彭燕可以算是一名“藏二代”。

  1998年,那曲发生特大雪灾。正在成都读书的彭燕在新闻报道中看到了官兵们艰苦救灾的场景,她做出了选择——“要到需要我的地方去”。

  1999年,20岁的彭燕从原成都军区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毕业,主动申请到条件艰苦的那曲军分区门诊所去,成为了一名护士。

彭燕 资料图

  门诊所的主要工作是为驻守在那曲的官兵提供医疗服务,送医上门。有一次,他们去索县巡诊。路途艰险,一边是高山,一边是悬崖。路面冰雪覆盖,汽车行驶困难。彭燕只好背上药箱,下车步行。

  一阵风雪袭来,她一个跟头摔在地上。失去平衡的身子“嗖”地一下沿着斜坡滑到了悬崖边,半个身体悬空了!

  彭燕死死抱住路边一根凸起的冰柱,在同事的拉扯下才爬回路面,从死神手中挣脱。人上来了,10个指头却粘在了冰柱上。

  卫生员捡来石头,一点点把冰柱敲碎,她的手被冰碴儿刺得鲜血直流。在零下几十摄氏度的寒风里,鲜血又瞬间凝固。彭燕抖抖身上的雪,重新上路,直至巡诊完最后一个哨点。

那曲 视频截图

  那曲有11个区县,巡诊途中,医疗小分队要翻雪山、蹚冰河、过沼泽。有时,他们还会遇到暴雪、狂风这样的恶劣天气,以及雪崩、塌方等危险情况。可以说,每一次巡诊,他们都是与死神在搏斗。

  当时,那曲军分区还有段绍慧和郑金玉两位女军医,彭燕和她们被那曲官兵们称为“藏北高原的三朵雪莲”。2002年,36岁的段绍慧走了;2004年,37岁的郑金玉也走了。她们都因高原疾病离开了这个世界。

  彭燕承认,两位好姐姐的英年早逝对她的打击特别大。“在那曲,难道生命真的这么脆弱?”她在日记里问自己,如果我也走了,孩子怎么安排,丈夫怎么安排,年迈的父母怎么安排,“我自己悄悄设计了好多种方案”。

彭燕带着医疗小分队奔走在那曲 视频截图

  “那段时间,整个分区都有一种氛围,说女性不适合留在这里。”当时,彭燕已经患上风湿性关节炎、慢性胃病、心肌缺血等5种疾病。身边的亲朋好友、领导同事都劝彭燕,让她调到一个海拔相对较低的地方工作,但彭燕却坚持了自己的选择。

  “我想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没有做或者没有做完。所以考虑了很久,我觉得自己应该去延续她们的精神。”从那以后,彭燕成了那曲军分区唯一的女军医。

彭燕为护路民兵巡诊 资料图片

  这些年,她多次放弃调出那曲工作的机会,风里来雪里去,跋涉高原,为边防军人和藏族同胞义务巡诊。

  那年冬天,哨所战士蒋枫高烧不退。彭燕顶风冒雪来到哨所,为他输液。天气很冷,室内气温很低,液体越流越慢,彭燕心里着急,她先脱下棉大衣裹住液体瓶,又脱下一件毛衣盖住蒋枫正在打点滴的手背。蒋枫把头埋进被窝,呜呜地哭了:“请允许我叫你一声‘姐姐’。”

  在那曲军分区,战士们喜欢喊彭燕“燕子姐姐”。那曲的藏族同胞,都叫她“阿加”(藏语:大姐)。

  2008年的一个冬夜,玛九达村的藏族小伙嘎玛伦珠找到彭燕:“‘阿加’,求求你救救我阿妈。”

  “我马上过去。”一夜风雪兼程,彭燕赶到了嘎玛伦珠家。顾不上休息,她立即对呼吸困难的老阿妈实施急救。看到阿妈逐渐恢复了神志,嘎玛伦珠握着彭燕的手泣不成声。

彭燕与牧民交谈 资料图片

  雪域高原,环境特殊。刚到那曲时,彭燕并没有意识到高原对医护技能的挑战。

  一次,一名士兵不慎腿部受伤流血。她熟练地清创、止血、包扎,可隔了一会儿,那位战士的伤口又殷红一片,老护士段绍慧赶紧重新包扎。

  事后她才知道,在高原处理伤口,因为环境的因素凝血因子会减少,必须先用厚纱布压迫住伤口周围的毛细血管,才能进行外部包扎。

  这件事深深触动了彭燕,她明白必须重新开始学习。为了提高护理水平,她申请到第三军医大学进修,经常去那曲地区人民医院“取经”。

  在荒凉的“生命禁区”,她实践出“寒冷条件下热敷输液部位减轻疼痛”等十几项高原实用护理技能,总结出“高原皮试时间应延长5分钟”“高原抗生素静滴每分钟滴数应控制在常规数量的80%以内”等数十条特殊护理经验,还结合高原临床实践撰写发表了《高原护理基本要领》等多篇理论文章。

彭燕和战士们在一起 资料图片

  2008年,藏族战士央德突发下肢肌肉萎缩症,无法正常站立。彭燕听说四川有个老中医专治这个病,就自掏腰包从老中医那里购买了半年的药,并自学针灸技术,每天为央德按摩、针灸。

  5个月后,央德竟然奇迹般地站起来了。到了退伍时,央德已经可以正常走路了。临别之际,他紧紧握住彭燕的手:“燕子姐姐,即使我在天涯海角,我也永远不会忘了你。”

  在战友们的眼中,彭燕是温暖的知心大姐姐,而在玉次等三名藏族学生的眼里,彭燕是他们慈爱的妈妈。

彭燕拥抱藏族学生玉次 视频截图

  这三个孩子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彭燕看到他们后,决定资助他们一直到大学毕业。玉次说:“我不像别的小朋友一样,没有什么亲戚来看我,但是每次放假妈妈都过来接我。除了福利院,我还有另外一个家,觉得很幸福。”

  藏族阿妈央青曲宗的厨柜上,也一直放着彭燕的照片。这个“兵女儿”不仅及时为她送去降血压、控血糖药,到内地培训、出差或休假时,还要打电话询问阿妈的身体状况。

彭燕为藏族阿妈央青曲宗测量血压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19年的时间,彭燕把最美的芳华留在了那曲,为边防军人和藏族同胞带来健康和温暖。彭燕说:“那曲的自然环境确实非常苦,但是不管再怎么艰苦,总是要有人来坚守。我特别想用我所学到的所有知识去回报他们,去照顾他们,让他们能够生活得更加健康、更加阳光。”

(中国文明网综合新华社、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报道 责任编辑 陶恒)

  快评

    “把战友当兄弟,把群众当亲人”,彭燕不是无情无爱的人,她把对父母、女儿的爱放大了,传递给那曲的军民。她是拥有大情大爱的人,是真正的共产党人。

      更多好人
      更多>>
      撒凤虎 视2.jpg
      涂悠悠 视.jpg
      【第1557期】 涂悠悠:钢琴上的90后女校长
      刘朴明 展.jpg
      【第1556期】 刘朴明:高压线上的“高空舞者”
      卓彦庆 视.jpg
      【第1555期】 卓彦庆:为民跑腿25万公里
      郭虹 展.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