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
21
陈金梅 展示图.jpg
总策划第1445期
“马路天使”陈金梅江苏
扫地“扫”出来一个十九大代表!
陈金梅,女,1969年出生,江苏省泗阳县人,中共党员,现为江苏省泗阳县城区环卫所副所长。32年以来,她默默坚守在环卫工作第一线,不怕苦不嫌脏,甘当城市的“美容师”。她曾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三八红旗手”“江苏最美人物”“江苏好人”等。

陈金梅事迹短片 视频来源:央视网

  每天凌晨5点上班,晚上10点下班,一年四季,不管严寒酷暑,她从未放下过手中的扫帚,一干就是32年。她,就是江苏省泗阳县城区环卫所副所长陈金梅。

陈金梅向环卫工人宣传十九大精神 资料图片

  今年49岁的陈金梅生在农村,1986年初中毕业后便在县城干起了环卫工。“从拿起扫帚的那一天起,我就把城区清洁当事业,发誓一定要做好。”陈金梅说。

  “一开始,你只拿45元的工资,而跟你差不多大的小伙伴都到苏南等地打工,工资是你三四倍以上,难道你就没心动改行?”面对记者的提问,陈金梅笑了笑:“确实被人家说过没出息,但我自己干了一段时间后,就爱上这活了。每天把自己负责的路段清扫干净,让人们舒心地走在上面,挺满足的。”

  再苦再累,陈金梅从不吭一声。天气炎热,她就坐在街台上擦擦汗、喘口气;冬天手冻僵了,哈上几口气暖一暖,接着干,手上磨了一层又一层的死茧。

    “遇到最难啃的活,所里总交给她,领导放心。”县城管局副书记说。

  5公里长的运河风光带路段,游客多、居民小区密集、商业广场多,环境脏乱,市民反映最多,局里便把保洁任务交给了陈金梅负责。接手后,她一天巡查6次。路段台阶多,车子不能骑,只好步行,短短两个月,她便磨坏了4双鞋。巡查时,她总是随身带着抹布、洗衣粉和小铲子,看到有垃圾桶脏了,立即擦洗;地上有杂物,立即捡起;发现地上有油污,就趴在地上擦,直到擦干净为止;遇到动物粪便,就用小铲子铲掉埋在树底下。在她的悉心呵护下,运河风光带干净整洁,成为城区环卫的“模范路段”。

工作中的陈金梅 资料图片 

  “用心去做!”这是陈金梅恪守了32年的座右铭,“即使是扫马路这样的粗活,做好也要有一定的技巧。”如今,在泗阳城区,可以看到不少环卫工手里有个类似簸箕一样的东西,这就是陈金梅发明的口袋式扒土箕。原来,陈金梅在用簸箕捡拾垃圾时发现,树叶、纸屑之类的东西很难清扫,尤其是遇到大风天气,刚扫进簸箕里,风一刮就跑了,不得不追着垃圾跑,不但累,而且容易出危险,于是她动脑筋将装米的袋子,焊接在簸箕上,这样,树叶、纸屑之类的垃圾扫进去就再也跑不掉了。以前,清洁工扫城区小吃街路面时,油污很重,用一般的洗衣粉、洗洁精都洗不干净,现在大家改用空调清洗剂,这也是陈金梅摸索出的“绝活”。

  2013年8月,陈金梅因劳累过度患病,不得不到苏州治疗。期间,她竟躲过家人,跑到大街上与当地环卫工人交流,学习保洁和垃圾的清运方法,还和当地环卫队长探讨如何提升工作效能。“她扫地扫得‘入魔’了!”丈夫顾宗亚笑言。

忘我工作的陈金梅 资料图片

  陈金梅虽然对工作近乎“苛刻”,但对需要帮助的人充满了感情。2010年的冬天,队员丁翠珍的丈夫卧病在床,陈金梅得知后立即送来两床棉被,还悄悄留下500元钱;从内蒙古随老公来泗阳定居17年没落户的韩天亮,生病办不了医保,陈金梅跑了多趟帮她把户口办成;对自己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的婆婆,陈金梅每天喂饭、翻身、擦洗等,婆婆一直到去世,身上从没长过褥疮。“我自己再苦再累无所谓,最亏欠的是女儿和老公,从没陪过女儿看过一次电影,从未陪他们出去旅游过。”一说到这些,陈金梅就止不住掉泪。

  这两年,陈金梅的工作更忙了。作为十九大代表,她担起了十九大“宣传员”的角色,仅仅两个多月,宣讲了36场次,直接受众1.8万人次。从环卫工到清扫队长,再到现在担任副所长,陈金梅每天骑着电动车巡查城区各路段的保洁情况。“32年来,我负责过城区一半以上路段的环卫工作。不管多苦多累,我都不会放下手中的扫帚,一如既往地扫下去。”陈金梅动情地说。

(综合泗阳文明办、《新华日报》报道 责任编辑 陶恒)

  编辑点评

  如果说17岁时那年的承诺尚显稚嫩,32年的坚守则早已融入这个城市的血液。心中有追求,手上便不觉得脏;心里有人民,身体便不觉得累。陈金梅以一颗纯粹的心对待工作,为群众守卫了一方净洁大地。我们的美好生活离不开他们的辛苦付出,城市的美好明天也需要他们的继续坚守。

      更多好人
      更多>>
      视频图.JPG
      【第1477期】 张凤彪:宁愿一人脏,换来万人洁
      视频图
      【第1476期】 郭大荣:虽然看不见了 但是我理想很大
      孟庆喜 展示图.jpg
      视频图.jpg
      张玉滚 展示图
      【第1468期】 “80后校长”张玉滚:一个月30块补助 他为啥还愿意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