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
06
展.jpg
总策划第1917期
赵瑛杰黑龙江
女儿受重伤获捐60万 她一分不差全给退回去了
赵瑛杰,女,1985年4月生,东北石油大学地球科学学院团委副书记、专职学生辅导员。2019年10月,赵瑛杰入选“中国好人榜”。

赵瑛杰事迹短片。视频来源:梨视频

  还记得两年前因卖房救女刷屏微信朋友圈的东北石油大学教师赵瑛杰吗?为了救女儿而张罗卖房的她,主动把在轻松筹上筹得的近60万元善款一分不差原路返还,只因为她始终认为——爱心只可以被珍惜,被传递,不可以被辜负。

  5岁女孩舞蹈课上受重伤被抬上火车赴京治疗

  2017年9月3日是东北石油大学开学的日子,地球科学学院大学生辅导员赵瑛杰正忙着迎接新生,此时噩运却悄悄降临在了她5岁的女儿身上。

  当天中午,赵瑛杰的女儿小星星(化名)上了暑假后的第一堂舞蹈课。课后,她的腿软得像面条一样,哭着跟爸爸喊疼,严重到无法独立行走。

小星星在舞蹈学校的监控录像。视频截图

  由于孩子是在舞蹈房里上课,门外等候的家长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赵瑛杰是事后调取舞蹈班监控时,才真正了解到了女儿当时的遭遇。舞蹈老师要求小星星完成下腰、后桥等高难度动作,在下腰没站稳摔倒后,老师搀起小星星继续做了六次深蹲。随后,又根据课程安排,要求孩子做了五次向前下腰和两次倒立。看到监控画面里的女儿一直在哭,走路已经无法走直线,小手不停地敲打背部,赵瑛杰心痛如绞。

  4日下午,在辗转两家医院后,小星星被确诊为胸椎无骨折脱位性脊髓损伤。医生告诉赵瑛杰,这病在当地治不了,而且孩子很有可能下半身终身瘫痪。当天晚上,赵瑛杰夫妇连夜用担架把女儿抬上了火车,尽管当时女儿插着尿管,大小便不能自主,连脚趾都动不了,但赵瑛杰并没有太绝望,她总觉得,“只要到了北京,医生肯定会有办法。”

  朋友圈疯传12小时筹得近60万捐款

  赴京治疗比赵瑛杰想象中更加艰难。到了北京儿童医院,医生给出的结论同样不乐观:“孩子基本没有抢治的价值了,后期康复难度很大,治疗时间、效果和费用都无法预计,很多人怎么抬来就怎么抬走的,你还治不治?”赵瑛杰含着眼泪坚定地说:“我治!”

  由于患者太多,医院早已没有床位,排队需要等上一两周。赵瑛杰回忆,她给医生跪了两次,哭着央求:“如果没有病房我们就睡走廊,只要能让孩子用上药,住哪儿都行!”

  最终,在医院的协调下,小星星住进了神经内科的重症监护室。

  赵瑛杰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便遇到了另一道坎儿——女儿第一天的医药费等合计近三万元,这让积蓄不多、一直在还房贷的夫妻俩感到压力山大。

  赵瑛杰的第一反应是卖房,入院第二天一早,她在朋友圈发布了卖房信息,希望能尽快为女儿筹到医药费。

  然而,房子卖得并不顺利,好在这时东北石油大学和大庆市青年联合会第一时间发出捐款倡议,学生还帮她联系上了一家众筹平台。

  起初,赵瑛杰不想募捐。女儿受伤前两周,她刚给留守儿童捐了500块钱:“我还没到穷困潦倒的地步,以前一直都是我给别人捐款,怎么能让别人给我捐钱呢?

  在同事的劝说下,她勉强同意了,并在筹款时许下了这样的承诺:“如果孩子病情稳定,康复有望,我一定会把善款返还给大家。”

 

赵瑛杰通过轻松筹平台为孩子筹集治疗资金。图片来源:大庆日报

  2017年9月6日晚十点多,求助信息发出后,很快扩散开来,不仅东北石油大学成百上千的老师、学生和全国各地的校友慷慨解囊,几乎整个大庆的朋友圈都在转发捐款,仅12个小时就已筹得善款598319元。一些没来得及捐款的爱心人士,纷纷打电话,建议赵瑛杰将筹款额度提高至100万或者再次发起捐助,都被她婉拒了……

  康复速度超出医生预期 倔犟母亲不愿将60万提现

  在重症监护室里,有的孩子昏迷不醒,有的哭闹不止,小星星躺在病房的角落里被吓坏了。“孩子才5岁,那是她第一次住院,精神状态特别不好。”为了离女儿近一点儿,赵瑛杰每天守在监护室外的楼梯口,有时候偷偷溜进去,趴在玻璃上跟女儿招招手。

  一周后,小星星戴着监护设备,转移到了普通病房。

  姥姥曾经试探着问:“如果你以后不能走路了怎么办?”小星星似乎并不知道那究竟意味着什么,撇撇嘴说:“那我就拄拐呗。”

 

小星星在医院接受治疗。图片来源:大庆日报

  这让赵瑛杰心里格外难受,她不敢当着孩子的面流泪,只能半夜在走廊里偷偷哭。

  赵瑛杰原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幸运的是,在这期间,小星星的脚趾微微有了知觉,也许是数不清的善意创造了奇迹,孩子的康复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医生每天进病房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了不起、了不起”。

  一个月后,赵瑛杰返回学校工作。孩子的父亲和姥姥、姥爷在北京租房,陪孩子做康复治疗。那近60万的善款其实是可以提现的,一家人的生活费可以从里面出,但赵瑛杰让众筹平台把钱打到了孩子在医院的账户上,这位倔犟的母亲说:“这笔钱是给孩子的治疗费,大人所有的花销,我们会自己想办法解决。”与此同时,她开始陆续往该账户里打钱,让这60万一直处于动态平衡中。

司法鉴定意见书。图片来源:黑龙江日报

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图片来源:黑龙江日报

  小星星经常会问:“妈妈,我到底是怎么受伤的?”坊间也有传言,称孩子受伤是因为“自身患有严重的先天性疾病”,赵瑛杰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2018年9月3日上午,为女儿奔走维权的赵瑛杰,终于拿到了司法鉴定书,鉴定结果显示:被鉴定人脊髓损伤与其摔伤及练习“下腰动作”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在拿到司法鉴定书、澄清事件真相后,她哭了一个小时。

  当天下午,赵瑛杰做出了一个让人惊讶的决定,退还之前筹得的598319元善款。

赵瑛杰将在轻松筹平台上收到的善款如数退回。图片来源:大庆日报

  众筹平台的志愿者极少遇到这种事,反复跟她确认:“你真的要在孩子还没有完全康复的情况下,全额返还吗?赵瑛杰丝毫没有犹豫,笃定地说:“我确定!”她的内心只有一种想法:“大家在我最艰难绝望之际的点滴关爱,我都必须时刻铭记于心、回报于行。”很快,全部善款598319元原路返还。

  其实,在最初收到捐款时,赵瑛杰就曾找到东北石油大学地球科学学院的党委书记李可,想退回师生捐款,但被他劝下了。李书记感慨:“60万,对任何一个家庭而言都不是小数目,孩子还没康复,她其实是可以不必退款的。我们常说‘先立德再树人’,一个年轻教师在利益面前能有这样的举动,真的很难得,我们以她为荣。

小星星正在逐渐康复。图片来源:大庆日报

  现在,除了通过诉讼维权争取赔偿金,赵瑛杰还在做兼职给孩子赚医药费。

小星星正在逐渐康复。图片来源:大庆日报

  “宝宝,我要谢谢你!你做得非常好,恢复效果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让妈妈有底气去还钱。”听说妈妈退还捐款后,小星星笑着说:“妈妈,你做得对。”赵瑛杰偶尔会在朋友圈发小视频,公布孩子的治疗进展,她经常跟女儿说:“你要听医生和护士的话,不仅是为了你自己能重新站起来,也为了那么多关心你的人。等你康复的那一天,妈妈会牵着你的手,去感谢那些帮助过你的人。”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小星星的治疗之路还很漫长,未来不易,但赵瑛杰想靠自己的努力给女儿更好的生活。

  赵瑛杰的所作所为获得了无数网友的纷纷点赞。她坚定地说:“我相信,这一万八千名捐款人拿到退款后还会愿意把这些钱捐给更需要的人。

(中国文明网综合黑龙江日报报道 记者 周际娜 实习编辑 李佳琪 责任编辑 陶恒)

  快评

  大众的善意,赵瑛杰一分钱也不愿意辜负。作为一名高校思想政治教育辅导员,她在言传的同时,更做到了身教。她这份可贵的诚信品质,定会受到广大捐赠者以及更多善良的人们更大的理解和钦佩。

      更多好人
      更多>>
      视.jpg
      【第1909期】 龙仁元:大山里的“120”
      视频.jpg
      【第1908期】 胡定远/胡桂江/王家永:海岳尚可倾 口诺终不移
      视
      【第1895期】 徐晓军:儿科医生30年坚守“良心药方”
      视.jpg
      ST2019111231894456156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