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昇:所谓正史,基本都是流水账
发表时间:2011-08-29   来源:羊城晚报

 

  2007年,曹昇的《流血的仕途:李斯与秦帝国》一经出版,便在“2007年中国书业年度评选”中,被读者评为“年度最受欢迎的人文社科书”,同时也是天涯“煮酒论史”两年来最受欢迎的历史小说,该书出版上市不到五个月,就获得近四十万册的惊人销量。三十而立的曹昇,一举成为“新派写史掌门人”。读者称其为“曹三公子”。这位年轻的公子,15岁即进入浙江大学,19岁毕业。研究历史十余载。如今三十而立之际,费时三年之久写成的新作《嗜血的皇冠:光武皇帝之刘秀的秀》也刚出版。8月23日,曹昇在书香节与读者现场互动,记者采访了他。

  羊城晚报:为什么会选择写刘秀这个人物?

  曹昇:刘秀这个人物我一直很想写,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他的经历很传奇,当然每个皇帝的经历其实都比较传奇,但他可以说是最完美也最低调的。撇开刘秀是否著名不谈,首先是刘秀的故事足够传奇和足够精彩,为什么不写出来呢?再者,说刘秀不著名,那也只是在开国皇帝中间相对而言。历史有一个很不好的倾向,那就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就皇帝而言,他们在史册上的名气,往往和他们的本职工作无关,你把天下治理得太平安康,没用,老百姓待见你,史官不待见你,因为你身上没有戏剧性,你这人不好玩。相反,皇帝越暴虐越折腾越荒淫,在后世的名气往往也就越大。我们常说,要不流芳百世,要不遗臭万年。三十年为一世,百世也就三千年。可见,在流传久远上,好皇帝注定是比不过坏皇帝的,这也和人类的心理模式有关,感恩少而记仇多。在历史上众多的帝王之中,刘秀无疑是可以归为好人之列,我写刘秀,也是意在表明一个观点:如果这世间坏人当道,那只是因为好人还不够努力。

  羊城晚报:谈谈你对刘秀的看法吧?

  曹昇:用简单几句话很难概括出一个人的复杂一生,刘秀是一个被命运推动着的人,他具有当皇帝的一切好的素质,但皇帝的缺点却很少,他是个很好的人,有人性。

  羊城晚报:《流血的仕途》之后,你成为和当年明月一样有名的历史畅销作家。你觉得关于历史的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曹昇:首先,对祖先们发生的人和事,要有一种最起码的敬意。这不是说要对那些英雄人物很尊重很向往。而是要想到,我们的前辈也曾生活在那个时代,“我”和这段历史并不是分割开来,而是一脉相承的。也许我们的祖先并没被写在史册里面,但是他们跟那些人也非常有关系,这样才会真正地有感情,而不是猎奇的那种心态去窥探历史。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对本朝历史的一种尊重。大多数人喜欢历史,但我们不是专家,也不是学者,所以为什么要用冰冷的态度去寻找冰冷的真相呢?有时候历史的真相对我们来说其实反而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的一些感受、一些感悟,我们从中得到的很多情感的升华,我觉得这个更重要一些。

  羊城晚报:近年来写史书的人很多,轻松阅读历史的读者也越来越多,而正史的读者越来越少,这种现象你怎么看?

  曹昇:这是时代潮流,恐怕无可阻挡。正史有阅读门槛,要想顺利阅读,首先就必须过古文这一关,而在年轻一代当中,能阅读古文的比例已经越来越少,更遑论去写古文了。这也并非绝对的坏事,所谓正史,除了少数几部之外,基本都是流水账,在文采上也乏善可陈,很少具备阅读快感。通过一些可以轻松阅读的书来了解历史,总是一件好事。

  羊城晚报:很多历史书,喜欢往管理、职场或者现实中大家都很关注的一些事情上面去靠,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曹昇:我个人是极其反对将历史当作成功学教材来读的,事实上,我反对一切带有功利色彩的阅读。不过如果读者看了我的书,能从刘秀身上学到什么优良品质,然后复制下来,能够帮助他成功。通过这点有用的东西他得到实际的好处,那也让我挺高兴的。

  羊城晚报:你的两本书,《流血的仕途》《嗜血的皇冠》,名字都带“血”字,追求所谓成功的道路上,一定和流“血”分不开关系吗?

  曹昇: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里写过,他在二十四史的字缝里,只读出来两个字———吃人!在这里,先生更多的用的是比喻。我说流血、嗜血,不是比喻,而是实录———有明的血,有暗的血。东方不败先生曾经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水最深的地方,那就是古代政治。中国历史,又大部分都是政治史,因此,血腥在所难免。譬如李斯,他好好地在老家上蔡做一个小公务员,日子过得很是滋润逍遥,然而他要跑到秦国去,最终作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结果呢,被腰斩弃市,三族诛灭。再譬如刘秀,光武皇帝,多么风光,然而,在通往皇权之路上,他却家破人亡,受尽屈辱,长兄被人杀害,他也只能违心地说,杀得好,杀得好。如果再给他们一次机会,李斯会离开上蔡吗?刘秀会追求皇冠吗?没人知道。古人已往,没得选择了。今人却都还在路上,他们可以选择。上帝是公平的,你欲得到,必令你失去。我写李斯,写刘秀,也就是想带给人一个思考,生命中究竟哪些是应该珍惜的,哪些是可以抛弃的。身边有些朋友,终日忙碌,忙得都忘了自己,我觉得颇为惋惜,何必呢!生也有涯,而欲望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黄咏梅 张洁 钱雪琳)

责任编辑:王 小宁
分享到: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300760&encoding=UTF-8&data=AASW2AAAAAcAAAF4AAAAAQAt5pu55piH77ya5omA6LCT5q2j5Y-y77yM5Z-65pys6YO95piv5rWB5rC06LSmAAAAAAAAAAAAAAAuMCwCFHMbDS45b14Q2DwfIJyLD5gC6XXNAhQ3XcaCL4Il_Lusc9WZrdSw86BFng..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300760&encoding=UTF-8&data=AASW2AAAAAcAAAF4AAAAAQAt5pu55piH77ya5omA6LCT5q2j5Y-y77yM5Z-65pys6YO95piv5rWB5rC06LSmAAAAAAAAAAAAAAAvMC0CFQCCa4kJEnjuuo3QoWGa-JaFSYrHLwIUVcap41CoLDiMM2y8GsTpcxcT9u0.&site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