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学说
发表时间:2011-08-29   来源:学习时报

  一条重要的历史经验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当代进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新发展的时代潮流,不断引领着新的思想解放和进步。以人为本这一理念、命题、思想的提出,表明在关于人的认识上,澄清了以往的重重迷雾,贯彻了马克思主义的真谛,标志着我们共产党的现代文明意识和执政思维跃升到了一个真正处在时代前列的新境界。这一思想一经提出,便产生了巨大的感召力。

  实践反复证明,什么时候否定“人”抹煞“人”的意识占了上风,什么时候就造成严重的错误和损失;什么时候肯定人尊重人的理论成为主导并被郑重地付诸实践,什么时候各项事业就发展得比较好,党的文化形象和政治形象就比较好,党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包括党与知识分子的关系、党与青年的关系、党与各界人士的关系,就处在比较好的状态。这是思想理论和意识形态领域的一条历史经验,带有规律性。这条重要的历史经验值得长久记取,在各方面的问题和矛盾比较复杂、比较突出的时候,尤其应当记取。

  以人为本是科学发展观的核心,进一步说,也应当把它视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核心。实际上,这也正是对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根本思想、核心思想及其终极价值、普世价值的继承和发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一脉相承,最集中、最深刻地表现为这种在根本思想上的完全统一和贯通。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思想是什么

  回答这个问题,需要首先回到本来的完整的马克思,回到“原版”、“足本”的马克思主义。这样去看,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马克思的理论是以人为出发点、以人为中心、以人为最高目的的理论,人的解放、人的自由、人的自主活动和自由个性、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由此实现的一切人的自由发展,是贯穿于马克思全部理论的主题、根本思想和始终如一的目标。

  诚然,关于阶级、阶级斗争的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内容,但是把马克思主义归结为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理论是不正确的。马克思本人说得很清楚,“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历史编纂学家就已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经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所加上的新内容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547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所以,以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与资产阶级理论的区别、历史唯物主义与历史唯心主义的区别就在于是否用阶级斗争的观点来解释历史,这不是正确的看法,不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

  诚然,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内容,而且是马克思在理论上的新贡献,列宁说过,只有既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才是马克思主义者,但是,如果把马克思主义归结于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以至把社会主义社会看作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也是与马克思的思想不相符合的。马克思是怎样看待无产阶级专政的呢?他被引用得最多的一段话是,“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第314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如上所述,“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那么,马克思在这里说的“共产主义社会”、“无阶级社会”又是什么样的社会呢?他也解释得很清楚:“我们这里所说的是这样的共产主义社会,它不是在它自身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恰好相反,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同上,第304页)。因此它不是我们所说的共产主义社会(我们说的共产主义,在马克思那里叫做“共产主义社会的高级阶段”),而是指社会主义社会(马克思称之为“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由此可见,按照马克思的观点,无产阶级专政是在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变、过渡的革命时期所需要的一种国家形式,“一个政治上的过渡”,其目的在于实现向社会主义社会即无阶级社会的转变,而不是在这种革命转变完成以后、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上,仍然必须采取的国家形式或政治形式。

  重要的是,在马克思那里,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都只是争取人的解放、人的自由的手段,而人本身才是最高目的,“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人是人的最高本质”,由此形成这样一条“绝对命令”:“必须推翻那些使人成为受屈辱、被奴役、被遗弃和被蔑视的东西的一切关系”。马克思主义强调无产阶级的解放,而无产阶级的解放必须从“人的高度”,从人的解放的意义上来理解。在马克思看来,无产阶级的存在表现了人的完全丧失,因此只有无产阶级解放成为人,才有人的普遍解放,也只有通过“人的完全恢复”,无产阶级才能消灭自己,即解放成为人,达到人的高度。(参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10―16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因此,作为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共产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是关于人的解放的条件的科学理论,或者说,是关于使人成其为人的条件的科学理论。在马克思那里,共产主义是人的异化的积极扬弃,它通过人、为了人而使人实现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使人复归为社会的人即合乎人的本性的人,从而以自由人的联合来代替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在这个根本的意义上,马克思所主张的共产主义,正是一种深刻、彻底的人道主义,是“完成了的人道主义”。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德意志意识形态》到《共产党宣言》,到《资本论》,马克思对社会历史发展的研究不断深化、展开,而人的解放、人的自由、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作为其根本思想和最高目的,则一以贯之地贯彻于他的整个研究和著述,这里没有什么转向,没有什么早期晚期的矛盾和对立,相反,这里表现出来的是思想在其逻辑一贯的过程中愈益充分的发展和愈益彻底的阐扬。理解不了马克思的整个理论在根本思想上的统一性、一致性,把某些用语或表述方式的变化、改进和研究的深化、推进说成是马克思的基本思想发生了转向,以为有所谓晚期与早期相互矛盾的两个马克思,这完全是一种囿于狭隘眼界的教条主义的错误。

  人的解放和自由是目的,阶级斗争乃至由一定的历史环境和社会条件所决定的斗争方式(如暴力革命或其它方式)以及为革命转变时期所需要的无产阶级专政,都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而采取的手段、途径。在马克思的理论中,这本来是十分清楚的。手段、途径当然非常重要,但不能把任何与一定历史条件相联系,因而只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才主张、才正确的手段和途径绝对化、永久化、拜物教化,以致使手段脱离了目的,凌驾于目的之上,使目的被贬低、被压倒、被遗忘。把阶级斗争等等观点绝对化而否认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学说、作为人的学说的人道主义意义和价值,就是这样的错误。

1,2,3
责任编辑:贾五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