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恩格斯的“93个字”论述
发表时间:2011-08-29   来源:光明日报

  恩格斯的“93个字”论述,究竟有没有改变他先前的思想、有没有否定共产主义学说、是否表明恩格斯晚年蜕变成为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不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学术问题,而是关系到如何认识马克思主义、关系到中国前途与命运的重大是非问题,是一个必须要搞清楚的历史细节。

  所谓“93个字”论述出自恩格斯写于1886年2月25日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美国版附录》(以下简称《美国版附录》)一文。这是恩格斯为准备在美国出版《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而写的序言。在《美国版附录》里,一方面,恩格斯指出自己40多年前在书中所描写的情况,就英国而言,在很多方面都已成过去,但即便如此,英国资本主义的本质一直没有改变。他特别指出,工人阶级处境悲惨的原因不应当到这些小的病痛中去寻找,而应当到资本主义制度本身中去寻找。另一方面,恩格斯认为这还不是一部成熟的著作。他说:“几乎用不着指出,本书在哲学、经济和政治方面的总的理论观点,和我现在的观点并不是完全一致的。1844年还没有现代的国际社会主义,从那时起,首先是并且几乎完全是由于马克思的劳绩,它才彻底发展成为科学。我这本书只是它的胚胎发展的一个阶段。正如人的胚胎在其发展的最初阶段还要再现出我们的祖先鱼类的鳃弧一样,在本书中到处都可以发现现代社会主义从它的祖先之一即德国哲学起源的痕迹。”恩格斯在书中列举了他认为需要根据新的情况予以纠正的几个观点。比如,把工业大危机的周期算成了5年,实际上应是10年;当时预言英国将发生社会革命,“时间估计得过分早了一些”。恩格斯还特别指出书中的一个观点:“例如,本书很强调这样一个论点: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工人阶级的党派性学说,而是一种目的在于把连同资本家阶级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这在抽象的意义上是正确的,然而在实践中却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这段引文冒号后面的文字,就是有人宣扬的恩格斯“93个字”论述。

  需要指出的是,恩格斯的这段论述并没有结束,他接着上面的“93个字”,还有一段更长的280多个字论述:“既然有产阶级不但自己不感到有任何解放的需要,而且全力反对工人阶级的自我解放,所以工人阶级就应当单独地准备和实现社会革命。1789年的法国资产者也曾宣称资产阶级的解放就是全人类的解放;但是,贵族和僧侣不肯同意,这一论断——虽然当时它对封建主义来说是一个抽象的历史真理——很快就变成了一句纯粹是自作多情的空话而在革命斗争的火焰中烟消云散了。现在也还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从不偏不倚的‘高高在上的观点’向工人鼓吹一种凌驾于工人的阶级利益和阶级斗争之上、企图把两个互相斗争的阶级的利益调和于更高的人道之中的社会主义,这些人如果不是还需要多多学习的新手,就是工人的最凶恶的敌人,披着羊皮的豺狼。”

  细读恩格斯的“93个字”论述不难发现,他是针对《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中强调的一个观点而引发出来的议论。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中,确实有抽象谈论人类解放与共产主义的论述。比如,在《致大不列颠工人阶级》的信中,恩格斯写道:“我确信,你们并不仅仅是普通的英国人,不仅仅是一个孤立的民族的成员;你们是意识到自己的利益和全人类的利益相一致的人,是一个伟大的大家庭中的成员”。正是由于我把你们当做这个“统一而不可分的”人类大家庭中的成员,当做真正符合“人”这个字的含义的人,所以我和大陆上其他许多人一样,祝贺你们在各方面的进步,希望你们很快地获得成功。

  可以看出:恩格斯主要从全人类的利益、无产阶级是人类大家庭的一员、全人类的共同事业等角度,谈论和肯定英国工人运动的价值和意义;把英国工人阶级的革命事业笼统地包含在全人类的共同事业之中,并以此名义号召和推动英国的工人运动。虽然说无产阶级的利益与全人类的利益是根本一致的,无产阶级解放与全人类解放也是根本一致的事业,但离开无产阶级革命与解放事业抽象谈论人类的利益和共同事业,或者把人类的利益和共同事业凌驾在无产阶级革命和解放事业之上,以此来指导无产阶级的革命实践,这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的科学认识和正确态度。

  在论及共产主义时,恩格斯写道:“在原则上,共产主义是超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敌对的;共产主义只承认这种敌对在目前的历史意义,但是否认它在将来还有存在的必要;共产主义正是以消除这种敌对为目的的。所以,只要这种敌对还存在,共产主义就认为,无产阶级对他们的奴役者时愤怒是必然的,是正在开始的工人运动的最重要的杠杆;但是共产主义比这种愤怒更进了一步,因为它并不仅仅是工人的事业,而是全人类的事业。”

  这里,恩格斯显然认识到共产主义是一个消灭了阶级对立与阶级对抗的社会,并充分肯定了资本主义社会无产阶级进行反抗资产阶级斗争的必要性、必然性及其历史作用,指出共产主义不仅是工人的事业,而且是全人类的事业。这些观点从一般意义上来讲是完全正确的。但是,如果仅从这个层面,而不谈无产阶级如何在革命实践中赢得自身的解放和人类解放,则又是远远不够的。

  当然,以上观点对尚处在世界观形成阶段的恩格斯来说,是难以完全避免的。因为,人的认识总要经历一个从不成熟到相对成熟、从不正确到相对正确、直至形成正确世界观的渐进过程。作为伟人的恩格斯也不例外,他写《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时,只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他怀着对英国工人阶级的极大同情和革命热情,通过自己的观察、思考和研究,深刻描绘了英国工人难以忍受的生活状况和劳动条件,指出英国无产阶级所处的这种地位必然会推动它去为自身的解放、为推翻资本主义制度而斗争。恩格斯还揭示了引起工厂无产阶级出现的产业革命的全部奥秘,强调指出工人和资本家的利益是不可调和的,认为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是历史发展的强大动力,批判了英国欧文派社会主义者鼓吹博爱、宣扬友好的做法。列宁高度评价《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是世界社会主义文献中最优秀的著作之一,是“对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极严厉的控诉”,“对现代无产阶级状况的最好描述”。

  作为严谨的马克思主义著作家,恩格斯在重新审读自己早年的作品时,提出要以科学的理论为指导,结合新的情况,对尚不成熟的观点进行必要的说明、补充和完善,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也是严肃的思想家们常有的做法,于是就有了上文列出的280多个字的解释。把恩格斯后面的280多个字与前面的“93个字”联系起来读,并结合恩格斯一贯的思想,不难得出以下三点结论:第一,恩格斯反对脱离工人阶级解放而抽象地谈论全人类的解放;第二,恩格斯坚决反对鼓吹所谓超阶级的社会主义观;第三,恩格斯晚年并没有放弃无产阶级革命原则和共产主义理想。总之,完整阅读恩格斯的论述,结合恩格斯晚年的思想,根本得不出“93个字”论述否定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及整个共产主义理论体系的结论,把它看成恩格斯在晚年主张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的“文献事实”并且说“93个字”否定了“三大名篇”是荒谬的。(汪亭友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

责任编辑:贾五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