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历史!做“中国人”意味着顶天立地

    中华民族是一个历史民族。这曾经是我们最大的优势,遗憾的是,今天的中国人大多已经失去了历史感。我们只是生活在当下,生活在一个与自己直接相关的小圈子里,试图用这种井底之蛙的感觉来把握整个世界;我们忘记了祖先的荣耀和他们用血泪凝成的教训,忘记了做一个“中国人”,意味着要顶天立地,用“普天之下皆兄弟也”的“大丈夫”眼光来看待一切。

  以“常识”之名,平庸被当作至高无上的真理在黑暗中悄悄散播,越来越多的人被俘虏,被变为“不可以语于冰”的“夏虫”。个人主义招摇过市,及时行乐成为时尚,集体主义被混同于专制独裁,神圣和崇高被当作迂腐和虚伪。

  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巨大成就与自我意识的极度缺乏,正在使中国处于肉体和灵魂的撕裂状态。而恰恰是自我意识的极度缺乏,正在成为中华民族进一步发展的瓶颈。

  灵魂的束缚是最大的束缚,我们必须突破这个瓶颈。

  黑格尔在他的《历史哲学》中指出:“历史必须从中华帝国说起,因为根据史书的记载,中国实在是最古老的国家;它的原则又具有那一种实体性,所以它既是最古的、同时又是最新的帝国。中国很早就已经进展到了它今日的情状;但是因为它客观的存在和主观运动之间仍然缺少一种对峙,所以无从发生任何变化,一种终古如此的固定的东西代替了一种真正的历史的东西。”黑格尔没有预料到,这种古老的“实体性”会被西方自我意识主宰下的另一种实体性所打破,更不会预料到,经过一个轮回以后,从那种自我意识的超越中产生的世界历史精神将会在中国这样一个古老的“天下主义”民族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既然如此,我们就无须悲观。我们需要做的,是尽快醒来。自然,这里的觉醒是指灵魂的觉醒,不是平常所说的“从噩梦中醒来”。噩梦正在远离,不敢做梦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

  要敢于做梦,就需要有强大的灵魂。拿破仑害怕中国这头狮子的觉醒。习近平告诉世界:不用害怕,这是一头和蔼可亲的狮子。习近平说得对。双赢总是比零和游戏更吸引人,因为它更能展现一个古老民族的智慧。能够通过和平获得的东西,为什么要诉诸战争呢?

  只是,狮子就是狮子。它不是猫,更不是老鼠。豺狼害怕狮子,哪怕是“和蔼可亲的狮子”。它们希望中国成为一只病猫,而且最好是一只鼠目寸光的病猫。这更符合它们的“利益”,更符合它们追求“绝对安全”的需要。为此,它们必须让中国重新成为一盘散沙。迷惑中国人的眼睛,毒化中国人的心灵,盗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让中国人迷失在自私自利的个人主义梦境中,是把中国变成一盘散沙的最佳途径。

  中国梦与西方资本主义梦就这样在一个巨大的盗梦空间中相遇了。这是古老中国的“天下梦”破碎以来一场最大的“梦中之梦”的决战。在这场决战中,中国要夺得主动,就必须恢复自己的历史意识。在历史上,中国并不是一只猫,更不是一只老鼠,而是一头雄狮,是雄踞“天下”中央的百兽之王。由于被专制主义的迷药所毒害,这头雄狮陷入了昏睡。在昏睡中,群狼毕至,上演了一场弱肉强食的悲喜剧。现在,雄狮醒来了,它正在舔着自己的伤口,恢复自己的体力。

  不错,这是头和平的狮子、和蔼可亲的狮子。但是群狼会让它恢复自己的意识,重新成为百兽之王吗?不,不会。不要抱有幻想。狼就是狼,狮子就是狮子。狼的最大容忍度,是让狮子成为狼。不能走得再远了。

  所以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也是最关键的时候。当此时机,中国不能堕落为狼,更不能在盗梦空间中败下阵来。

  为此,中国必须认识到自己的世界历史使命,既摆脱已经破碎的天下梦,又战胜正在逼近的豺狼梦的诱惑,获得一头“和平雄狮”的完整的自我意识。

  没有实力,就不可能有外交。仅凭实力,是豺狼的外交。和平雄狮的使命,是凭实力实现和平,而不是凭实力发动战争。

  因此,中国不能以超越哪一个国家作为目标,而要立足于发展壮大自己。中国不发动战争,但是如果有谁胆敢把战争强加给中国,中国要有能力轻易地赢得战争。只有这样,“天下”之中国才能变为“世界”之中国。

  为此,中国要继续隐忍。“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我们首先必须一个一个地解决自身的问题,克服自身的困难。目前最大的问题和困难是“2050问题”,破了这个问题,中国就一定能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之中国。

  ——本文摘自马拥军 《马克思主义与中国梦》一书的绪论部分,天津人民出版社

  

  马克思主义与中国梦

——从“天下大同”到“全球一体”的科学发展历程

    内容简介:

    相信权力至上、金钱万能和“人对人像狼”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还是相信共产主义、国际主义和“天道好还”的唯物辩证法,这是每一个共产党人都必须做出的选择。鸦片战争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把“天下”之“中国”变成了“世界”之一隅。从天下主义迷梦中惊醒的中国人,最终走向了后者所指示的道路。在作者看来,这条道路,即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功选择,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方向和人类自由发展的未来,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必将成为全世界一切热爱和平与发展的民族和人民共同的梦。

    本书作者:

    马拥军,男,山东临朐人,1967年生,上海财经大学教授,“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三个专业的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