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于古村的孔子后人依然沿袭祖上传下来的餐桌礼仪
发表时间:2011-06-28   来源:浙江日报

藏匿深山的孔氏家庙

  中国人是忘不了孔夫子的。

  在号称“群山之祖,诸水之源”的磐安县,我们寻访到一座不同凡响的建筑——孔氏家庙;遇到一个不平凡的家族——孔家。

  虽然全国许多地方有孔庙。但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孔氏家庙只有两处,一处是北宗,在山东曲阜;一处是南宗,在浙江衢州。

  而磐安盘峰乡榉溪村的孔氏家庙,是不为人所知的第三处——婺州南宗。

  隐于山林的古村

  历史的尘埃,淹没了许多人、事、物。唯有村口的老桧木,逃过了光阴。

  拍拍老树庞粗的腰身,榉溪村村主任孔新平说:“这是我们的祖宗树。看到它,有如看到祖先。所以村里人有事,都愿意找它说说。”孔新平是孔子的第75代孙。

  我们在树上看到,这里贴了各式各样的祈求。拿着香火刚来拜过的老奶奶,祈盼祖先保佑今年要高考的孙子,能够“金榜题名”。

  这棵老桧木已有800多岁了。

  话说宋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金兵入侵中原,京都沦陷,南宋高宗被迫南迁,孔氏第48代孙衍圣公孔端友和弟端躬及父亲、伯父等一同护驾。后孔端友受皇命徒居衢州,端躬与父亲继续随驾。

  金兵紧追不舍,南宋高宗逃往海上。端躬与父亲辞驾从台州取道婺州(金华古称)到衢州。行至榉溪村,父亲病逝,葬于榉溪。

  一件奇事,留住了孔端躬的步伐。自山东曲阜南迁,端躬就带了一株桧树苗,并发誓“此苗在何地生根,即我氏之新址也”。一路上,他到哪就把树苗埋哪,然后又拔起带走。

  突遇父亲病逝,桧树苗就被埋在榉溪。等料理完父亲丧事时,端躬发现,苗已长出新芽。“此乃天意!”同样是第75代孙的孔金良说。老人已经83岁了,但说起榉溪孔家故事,仍思维清晰,记忆力惊人。孔金良说,父亲去逝,桧木长芽,这是一层意思;还有朝庭腐败,无回天之力,决定归隐山林,以草木为伴是第二层意思。老人专门翻出了老祖先当年留下的诗句:“……儒林世泽垂永久,不啻牛眠跳马岗”。

  从此,在荒无人烟的榉溪两岸,升起了袅袅炊烟。拿着毛笔风花雪月的儒人雅士,成为了扛锄头穿蓑衣、“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在深山冷坞里繁衍生息。

  爬上村边的钟山,俯瞰全村。整个村庄呈长条形,南北都有高山,东西是出口,东西长700多米,南北宽不到200米,村庄呈中腰粗、两端尖往北微弯的形状。村民说,这就像祖先日思夜想的东北“饺子”。

  孔氏家庙位于村落中间,坐南朝北,呈现长方形。2006年,榉溪孔氏家庙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专家考证,这座建筑群始建于宋宝祐三年(公元1255年),现存大部分建筑为清中晚期所建。

  走进孔氏家庙,首先被84根柱子吸引。午后时分,影随光动,柱子的斜影,打在地面上,随着午后的阳光,慢慢走动着,甚是奇妙。

  这到底是家庙还是祠堂,当年引起了不少的争议,甚至惊动了我国建筑界的三位泰斗——罗哲文、谢辰生和吕济民。三位老先生专程考察了榉溪孔氏家庙,并一致认定为家庙。

  三位老先生说,这座建筑正厅明间梁上雕着龙呢。中国古代建筑除了帝皇家,龙只能雕在孔庙建筑。但它不是一般祭拜孔子的文庙,而是一座孔子后人在自己村落里建的供祭祖先的家庙。不过这又兼具了祠堂功能,建起了戏台。

1,2,3
责任编辑:白 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