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有没有六次高呼“毛泽东万岁”?
发表时间:2011-09-01   来源:光明日报

  网文“六呼万岁”(以下简称“六呼”),说1945年8月至10月重庆谈判时期,蒋介石六次高呼“毛主席万岁”,未见文字记录。口述者,有毛呼蒋万岁,蒋回应毛万岁之说,此亦纯系礼节应酬,不足以支撑蒋为毛的光辉的思想、高尚的人格、“超凡的气度”所“倾倒”,也不能说明蒋对毛有诚敬之意在。

  蒋介石日记,8月29日:当晚蒋赴毛驻地相访,乃“普通应酬”。31日:毛来渝“虽为德威所致,而实上帝所赐”。会谈开始,毛提11项要求,蒋9月3日日记批评毛“要求无厌”,“诚不可以理喻也”。9月4日,蒋叹息:“何天生此等根性,徒苦人类乃尔。”9月17日,蒋与毛谈话后云:“共匪诚不可与言也……其无信不诚有如此也。”9月27日,蒋读毛与路透社记者谈话后,直云:“非从惩治此害国殃民,勾敌构乱第一人之罪魁祸首,实无以折服军民,澄清国本也。如此罪大恶极之祸首,犹不自后悔……如不加审治,何以对我为抗战而死军民在天之灵也。”两天后,蒋在日记中写下“中共之罪恶”11款,显然为扣押“审治”毛预做准备。只是反复权衡中外种种利害关系,蒋才中止此项暴戾行为。10月11日,毛离渝当天,蒋犹恨意难消:“……不仅无信义,而且无人格,诚禽兽之不若矣。”蒋深感毛难对付,但仍自信毛“绝无成事之可能”,“终不能跳出此一掌一握之中”。蒋介石一生误判多多,此乃其中最大之误。

  蒋介石这一系列“发自内心的呼喊”(“六呼”文云),实在不能证明蒋为毛所“倾倒”,而是恰恰相反,蒋仇憎毛已到疯狂地步。

  另“六呼”文内所列毛泽东“超群”之功,硬伤太多,姑举数例为证。

  一、红军长征“四渡赤水”,乃普通战役,有胜有败(一败于土门之役,二败于鲁班场);败绩当时即为林彪等多位将领所诟病,导致“会理会议”之争,不宜再颂之为“用兵如神”。

  二、西安事变爆发,毛并非“力促和平解决”,12日毛电嘱张学良,万一发生意外,对蒋“诛之为上”。13日中共高层会议,毛首先发言主张除蒋,为张闻天所反对。西安事变和平解决非中共一方之力,乃张、杨、两宋(美龄、子文)、地方实力派及苏联、共产国际干预等合力促成。中共党内则按照张闻天思路统一和解方略。

  三、蒋介石“持久消耗战略”酝酿于1937年初,同年8月7日由国防会议确定。8月20日,蒋颁布大本营第一号训令《战争指导方案》,明确规定:“以持久战为基本主旨”,以“空间换取时间”,逐次消耗敌人以转变形势,争取最后胜利。毛著《论持久战》发表,已在将近一年之后了。持久战,并非毛的独家发明。

  四、蒋氏奉化故居固然保留完好,但蒋母王太夫人墓毁于“文革”浩劫,亦为不争之事实。对此举,蒋介石应作何感想呢?

  五、蒋介石读毛泽东著作,如同毛亦谈蒋书一样,乃政治家“知彼知己”必做的常课,不足道耳。

  质而言之,“六呼”其文,事多虚构,言多无稽,轻说有哗众取宠之意,无实事求是之心。惜哉,编者不察,多报转载,以讹传讹,卒成笑柄,宁不引以为戒乎?!

  (作者系文史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本文原载于《同舟共进》

责任编辑:逯江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