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纪念馆珍藏我党争取和平民主建国的红色记忆
发表时间:2011-08-10   来源:《深圳特区报》

坐落在傅厚岗66号的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旧址。

梅园新村纪念馆编研部主任吴小宝

  即将入秋的南京,雨往往突如其来。多处民国建筑在绿树的掩映中,无声地安卧。

  二层小洋楼的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旧址,就深藏在一条幽巷的尽头,“傅厚岗66号”的门牌锈色斑驳。1937年,周恩来、秦邦宪、叶剑英等人,曾在这里同国民党磋商国共两党两军携手抗战的事宜。

  从这里往东南方向的汉府路旁,坐落着另外3处西式建筑,分别是梅园新村17号、30号和35号。1946年,周恩来、董必武曾率中共代表团,在这里就抗战胜利后的和平建国大业,再次同国民党展开谈判。

  千方百计营救狱中同志

  轻轻推开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旧址的铁门,侧壁上“抗日前哨”四个大字异常醒目。1937年8月至12月,这里是我党我军在南京的公开办公场所。如今,楼院修葺一新,被列为南京梅园新村纪念馆的下属分馆。

  “当时‘八办’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营救被关押的狱中同志。”陪同采访的梅园新村纪念馆编研部主任吴小宝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国民党首先宣布开释沈钧儒等“七君子”,但释放在押共产党员一事延宕未决。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日军逼近南京。18日,刚参加完国防会议的周恩来和叶剑英,驱车直奔“首都反省院”。

  翻看花名册之后,周恩来决定首先保释夏之栩(赵世炎夫人)、王根英(陈赓夫人)、张琴秋(红军西路军政治部组织部长)三位同志出狱。意外的重逢,让三位坚强的女战士惊呆了。夏之栩后来回忆说,还是周恩来、叶剑英先开口:“怎么,不认识我们了?”“认识!认识!”

  周恩来在作政策和形势报告时,一声“诸位同志”,让难友们悲喜交集。据当时正在“服刑”的乐于泓老人忆述,报告42次被掌声打断,难友们8次高呼“乌拉”。经过交涉,王鹤寿、陶铸、方毅、钱瑛、帅孟奇等共产党员,陆续被解救出来。

  改编游击队组建新四军

  顺着木制扶梯上到二楼,里面一个较大的房间,即是当年中共中央代表秦邦宪的办公室及会客厅。1937年10月23日,在赣粤边大山里坚持了3年游击战的项英来到这里,与老战友久别重逢。

  时任“八办”秘书的童小鹏在回忆录中记述,项英是秦邦宪派专人到赣粤边游击区找到的。就在两个月前,驻福建漳浦的国民党军队以点编发饷为名,将下山集中的闽粤边红军游击队800余人缴械。为防重蹈覆辙,中央急电秦邦宪、叶剑英“速电项英到南京告以政策”。

  吴小宝说,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是联络和指导南方红军游击队改编的中枢。秦邦宪曾回信中共湘鄂赣省委,指示改编中应防止国民党的分裂破坏,游击队不要脱离根据地以防突然袭击。1937年12月,新四军军部在汉口成立,全军定编1万余人,叶挺、项英分任正副军长。新四军成为南方抗日救国的中坚力量。

  “八路军驻京办事处从设立到撤退虽然只有3个多月,但为实现第二次国共合作,建立和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打败日本侵略者,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吴小宝说。

  为和平民主国共再和谈

  一尊周恩来健步而行的铜像,矗立在梅园新村纪念馆院中。讲解员杨晓慧说:“1946年5月,随着国民政府还都南京,周恩来率领中共代表团进驻梅园新村30号,开始了国共谈判的最后一站。”

  抗战胜利后,为实现和平民主,毛泽东亲赴重庆同蒋介石举行和平谈判,签订了《双十协定》。就在协定签署后的第九天,蒋介石密令国民党军队进剿解放区。1946年1月,举国瞩目的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召开,通过了和平建国纲领等5项决议。然而,此后举行的国民党六届二中全会,仍坚持要把国民政府委员拿到国民党中常会上去“选任”,且擅自对宪法草案通过五点修正原则,直接动摇了政协会议决议。接着,国民党军队又与东北民主联军在四平展开空前激战。

  吴小宝说:“正是在这种波谲云诡的形势之下,周恩来率领中共代表团来到南京,为粉碎国民党的内战阴谋,争取中国的持久和平,进行针锋相对的谈判斗争。”

  梅园新村30号,是周恩来、邓颖超办公和居住的地方。客厅小圆桌上,仍和当年一样,摆放着一盆斑斓的雨花石,那是他们到雨花台凭吊烈士时拣拾的。杨晓慧手指邻院31号楼告诉记者,当时特务的监视和破坏无处不在,“看那两个窗口,就是特务的监视站。”

  为真和平真民主奋斗到底

  1946年6月,全面内战的阴霾笼罩中原大地。中共中央的方针,仍是在不丧失基本利益下“决定争和平,哪怕短时期也好”。蒋介石却乘势增加了“中共军队必须进一步撤退”的要求。6月23日,上海各界人士5万多人游行,欢送马叙伦、阎宝航、雷洁琼等10位代表赴南京请愿,呼吁制止内战实现和平。

  梅园新村纪念馆研究员颜鸣说,当请愿团所乘列车驶进南京下关车站时,突遭自称是“苏北难民”的暴徒们的殴打,周恩来立即和民盟同志一起发出紧急呼吁。直到午夜12时,代表们才由宪兵“保护”送入医院。身负重伤的马叙伦握着周恩来的手说:“中国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你们身上了!”

  就在“下关惨案”发生3天后,国民党军队开始大举进攻中原解放区,内战全面爆发。10月11日,国民党军队攻占华北重镇张家口。

  “此前,周恩来多次指出:攻张家口就是走向全面破裂。”吴小宝说,时任民盟秘书长的梁漱溟惊悉此消息后长叹:“一觉醒来,和平已经死了!”11月16日,在梅园新村17号的饭厅里,周恩来举行了在南京的最后一次记者招待会。他说:“中共愿同一切真正为民主努力的党派为真和平、真民主奋斗到底!”有记者问:“几时回来?”他说:“我相信总有一天。”

  ■人物访谈

  梅园新村纪念馆编研部主任吴小宝:梅园新村是块春风拂面的“绿洲”

  记者:当年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为什么选址在傅厚岗66号这个地方?

  吴小宝:抗战全面爆发后,蒋介石迫于形势,于8月在南京召开国防会议,中共中央和红军代表周恩来、朱德、叶剑英应邀参加。为加强国共两党的联系,经协商同意在南京设立八路军办事处。

  傅厚岗66号原是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先生的公馆,张伯苓与周恩来有师生之谊,所以慷慨将房屋让了出来。当时,秦邦宪是党中央代表,叶剑英、李克农等都是党中央派出人员,所以这里同时又是中共中央驻南京办事处。

  记者:南京和谈时期,中共代表团经历了怎样的艰苦斗争?

  吴小宝:中共代表团在南京,所处的政治环境比重庆时期更加恶劣,斗争更加尖锐,危险性更大。在办事处准备撤退前,国民党曾放风有“难民”要到梅园闹事,派军警搜查代表团住处,这时周恩来亲自进行革命气节教育,工作人员都做好了被捕甚至牺牲的准备。邓颖超同志曾指出:梅园新村是国共谈判的最后一站,是中共党史重要的一页。

  当时,中共代表团作为中共中央派驻在国民党政府首都的代表机关,是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指挥中心,是国统区人民心中的灯塔。坐落在石头城中的梅园新村,正如郭沫若先生所说,是一块春风拂面的“绿洲”。(记者 綦伟)

责任编辑:逯江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