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古代文人笔下的那些“怪诗”
发表时间:2010-12-28   来源:西安晚报

  舞文弄墨是文人墨客的共同雅好。其实,文人们在遣词造句之间,也给世人留下了不少“文趣”。闲来翻书,发现有很多文人创作的“怪诗、奇诗”,读来颇有情趣。

  减法诗 《乐府》中载有一首《懊侬歌》,全诗20字,读起来居然是道减法:“江陵去扬州,三千三百里。已行一千三,所有二千在。”即3300-1300=2000。一首诗,一道减法题,诗作者期盼与心上人相会的迫切之情跃然纸上。

  方程诗 《笑笑录》中载,清代诗人徐子云曾写过一首诗,全诗竟然是道方程式:“巍巍古寺在山林,不知寺内几多僧。三百六十四只碗,看看周尽不差争。三人共食一碗饭,四人共吃一碗羹。请问先生明算者,算来寺内几多僧。”通过解二元一次方程,可以算出,寺内共有和尚624名。

  荒年诗 《瓜棚夜话》中辑录了两首“荒年诗”。明嘉靖年间,全国水、旱成灾,野有饿殍,民不聊生。诗人金珊在除夕之夜做了两首“荒年诗”,以嘲讽时弊、发泄愤怒:“年去年来来去忙,不饮千觞与百觞。今年若还要酒吃,除去酒边酉字旁。”“年去年来来去忙,不杀鹅时也杀羊。今年若要杀鹅吃,除却鹅边鸟字旁。”第一首诗,“酒”字除“酉”,是个“水”字;第二首诗,“鹅”字去“鸟”,是个“我”字。人们忙了一年,到了年底,却只剩下了“水”和“我”,不禁让人立刻想到了“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句俗语。所以,称之为“荒年”,确是恰如其分了。

  虚词诗 《东京梦华录》中记载,宋时有位落魄书生 ,写了一首“虚词诗”:“吾人有志于诗途,岂可苟焉而已乎?然而正未易言也,学者知其所勉夫!”全诗28个字,却含有17个文言虚词:吾、于、岂、可、焉、而、已、乎、然、而、正、未、也、者、其、所、夫。此位落魄书生可谓是遣词高手,匠心独运!

  不打诗 宋代才女朱淑真的父亲骑驴外出时,不小心冲撞了州官,州官要拿他治罪。朱淑真闻讯后跑上大堂为父求情。州官以“不打”为题,让朱淑真当堂作诗。朱淑真随即吟出:“月移西楼更鼓罢,夫收渔网转回家。卖艺之人去投宿,铁匠熄炉正喝茶。樵夫担柴早下山,飞蛾团团绕灯花。院中秋千已停歇,油郎改行谋生涯。毛驴受惊碰尊驾,乞望老爷饶恕他。”全诗共10句,其中前8句都暗含了“不打”之意,分别是:不打鼓、不打鱼、不打锣、不打铁、不打柴、不打茧、不打秋千、不打油。州官读罢,惊喜异常,连连夸赞,当堂释放了朱父。

  新字诗 《野老拾遗》中记载,六朝梁的诗人鲍泉曾写过一首“新字诗”,全诗共18句,却是句句有“新”字,共写了30个“新”字,其用词之妙、立意之高、架构之巧,实属古今罕见!其诗为:“新莺始新归,新蝶复新飞。新花满新树,新月丽新辉。新光新气中,新望新盈抱。新水新绿浮,新禽新听好。新景自新还,新叶复新攀。新枝虽可结,新愁讵解颜。新思独氤氲,新知不可闻。新扇如新月,新盖举新云。新落连珠泪,新点石榴裙。”

  生肖诗 历朝历代均有“生肖诗”,但最有名的还属宋代理学家朱熹写的一首生肖诗:“夜闻空箪啮饥鼠,晓驾赢牛耕废圃。 时方虎圈听豪夸,旧业兔园嗟莽卤。君看蛰龙卧三冬,头角不与蛇争雄。毁车杀马罢驰逐,烹羊酤酒聊从容。手种猴桃垂架绿,养得鲲鸡鸣喔喔。客来犬吠催煮茶,不用东家买猪肉。”此诗不但写出了12生肖的特点、功用,还形象地描绘了12生肖的生活习性和叫声,可谓“形、色、声”兼备。(钱国宏)

责任编辑:谢小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