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山大罗宫举办<老子>读书会 "会读"回归学界
发表时间:2011-09-26   来源:光明日报

  夏末,山西绵山大罗宫讲经堂内,来自北京高校的30名学生和教师,正在日本京都大学副教授古胜隆一带领下,围绕数种版本《老子》,展开“会读”。

   久违了,会读。

   上世纪初,会读这种学习方式与古代书院一起被废止,由“满堂灌”的西式学堂教育替代;今天,随着书院于中华大地的悄然复兴,会读正在向中国人的精神世界重新走来。回归的脚步是蹒跚的,听上去还有些陌生,毕竟已离开100多年了。

   今天,我们将这场“经典会读·日本古抄本《老子》读书会”及其相关内容,呈现给读者。愿这篇报道能为当代新办书院重拾“会读”这朵奇葩,提供某些参照。

   日本会读蔚成风气

   在日本,以会读方式精研元典的传统一脉相承。及至今日,在日本高校,会读早已蔚成风气。

   据古胜隆一介绍,当年的京都大学和中国的大学一样,也不得不遵守“洋学堂”的规矩。但是他们在规矩之中突破了规矩,那就是在学院里面举行会读,打破了班、系和学院的界限。始于日本江户时代的“会读”,在京都大学已经有了长达80年的历史,它为知识精英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和扎实的学术功底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日本,会读的频率和广度,给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下简称“研究院”)学术研究部主任彭林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有一种逐字逐句读元典的传统,而且频率很高,一个星期最多可以有10个读书会。会读的范围也很广,从‘四书五经’到《昭明文选》,涵盖了中国传统的经史子集。”

  反观当今国内高校,将“会读”这种传统治学方式运用于经典研习中的,寥若晨星。

  研究院院长许嘉璐对此深感惋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表示,中国的书院传统从唐末一直延续至清末。但西方的坚船利炮打破了中国的闭关锁国,也打掉了国人的自信心,于是开始认为自己一切皆坏,其中一项就是废除旧学,一律改成洋学堂。之后,中国的教育方式大都是“满堂灌”,没有讨论。近些年经社会各界呼吁,课堂才稍有互动,但这远不是传统书院意义上的“学术会讲”。

   于是,“举行长期的读书会,借此进一步振兴中国高校阅读经典的风气”,便成为许嘉璐筹办研究院之初就已确定并力行的构想。构想实施的第一步,就是请“外来的和尚”来念经,于是,便有了这次古胜隆一主持的绵山《老子》会读。

   “经典会读”是何面貌?

   此次参加绵山会读的30名学员来自多家高校,既有本科生、研究生,也有青年教师,涉及中国哲学、中国语言文学、历史学、宗教学、训诂学、文献学、美学、机械电子等众多专业。

   读书会上,按照古胜隆一的要求,学员每人分到《老子河上公章句》中的2-3章,在课下对5种版本,即王卡校本、《四部丛刊》本、古活字本、东大本、筑波本,进行扎实的校勘工作。

责任编辑:谢小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