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人物]第④期 张舜徽:一代通儒 学兼四部
发表时间:2011-06-21   来源:中国文明网·国学堂频道

    写在前面的话:一般而言,国学是指以儒学为主体的中华传统文化与学术,是华夏子孙的骄傲和精神皈依。从古至今,无数国学大家、有识之士为国学的传承和发展殚精竭虑,那份努力,那份真诚让人感动,值得学习。国学堂频道推出国学人物专栏,和大家一起分享那些致力于传统文化传播与发展的人和事。今日推出第四期,敬请关注。

    >>>>往期回顾:哈辉  蔡志忠  钱穆 

 

    1911年7月出生于一个书香门第之家。其父亲厌恶八股文,终身不应科场考试,埋头钻研朴学,尤擅长天文算法。在父亲的引导下,他致力自学,掌握了许多治学的方法。他主张走博通的路,赞赏通人之学。自小学(过去学者称文字、声韵、训诂之学为小学)而经学。17岁写成《尔雅义疏跋》一文,指出《尔雅》、《说文》的异同和郝氏《义疏》不足之处,这是他考证文字的开端。
    1928年,其父去世。他负笈出游,寻师访友,初到长沙,后到北京。在北京,他认识了不少通人硕学,得到多方指教。

    1932年回到长沙,在文艺、雅礼、兑泽等高级中学担任语文、历史教师。在此期间,仍矢志自学,精读了《史记》、《汉书》、《三国志》,又通读了《资治通鉴》正续编,还仔细涉猎了“全史”——《二十四史》。   
    1941年起,先后在国立师范学院、民国大学、兰州大学任教。   
    1946年写成《皇明经世文编选目》,在《兰州大学学报》上发表。   
    1950年起任教于中原大学教育学院和华中师范大学。   十年“文革”时期,撰写《劳动人民创物志》、《中国社会之分析》、《史学三书平议》、《说文解字约注》、《广文字蒙求》、《郑学丛着》、《清人笔记条辨》等10部学术专著,共370多万字。    
    1979年,参与创建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任会长10年。   
    1981年被评为历史文献学博士生导师。同时创建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献研究所,并任所长10年。   
    1988年出版了100余万字的巨著《中华人民通史》。   
    1992年11月,他将著述、藏书捐赠湖南图书馆。    
    1992年11月27日逝世,终年81岁。

   今年,2011年,是张舜徽先生诞生一百周年。他1911年8月5日生于湖南省沅江县,没有进过学校,完全靠刻苦自学,成为淹贯博通、著作等身的一代通儒。我曾说章太炎先生是天字第一号的国学大师。章的弟子黄侃,也是当时后世向无异词的国学大师。章黄之后,如果还有国学大师的话,钱宾四先生和张舜徽先生最当之无愧。

——刘梦溪

 

大师风采·一代通儒

   张舜徽先生的独断之识,见于他所有著述,凡所涉猎的领域与问题,均有融会贯通之解。以本人阅读张著之印象,他似乎没有留下材料之义理空白。他的学主要表现为对中国固有典籍烂熟于胸,随手牵引,无不贯通。二百万言的《说文解字约注》文笔力之厚,语词得位适节,断判出乎自然,五十年代后之文史学人,鲜有出其右者。>>>

 

大师风采·学兼四部

   古人为学所谓通,或明天人,或通古今,或淹通文史,或学兼四部。张先生为学之通,首在四部兼通。他受清儒影响,从小学入手,即从文字、声韵、训诂开始,此即清儒所谓“读书必先识字”。再经由小学而进入经学。先生所治经,以郑学为圭臬,可知其起点之高。>>>

 

 

大师风采·沾溉后学

   “自来豪杰之士,固未有为当时制度所困”、“自来魁奇之士,鲜不为造物所厄”,屈抑和挫折预示着“将有所成”。试想,这些论断,是何等气魄,何等气象!真非经过者不知也。张舜徽先生为学的这种大气象和真精神,垂范示典,最能沾溉后学。所谓学问之大,无非公心公器也。学者有公心,方能蓄大德;视学术为公器,才能生出大智慧。>>>

 

大师小趣·八十自述

    日月易得,时光如流,入此岁来,而吾年已八十矣。自念由少至老,笃志好学,未尝一日之或闲。迄今虽已耄耋,而脑力未衰,目光犹炯。闻鸡而起,尚拟著书;仰屋以思,仍书细字。有如〈表记〉所云:“忘身之老也,不知年数之不足也,俛焉日有孳孳,毙而后已。”《荀子》亦曰:“学至乎没而后止也。”自惟终始,庶几近之。余之一生,自强不息,若驽马之耐劳,如贞松之后凋,虽勉从事,不敢暇逸,即至晚暮,犹惜分阴。因自号无逸老人,所以自概其生平也。

    家世学业,祖若父皆喜聚书。两世所藏,四部常见之籍略备。幼时读书家中,先君子亲授经传及文字、训诂诸书。早在童稚,即闻鸡而兴,嗜学不怠,一生早起之习,实始于此时。年十有七,遽倾严荫,于是负笈出游,求师觅友。及旅居燕蓟,博访通人,公私藏书,得观美富。弱龄还湘,为中学师,讲授之余,伏案不辍,教学相长,期于积微末以至高大。未几而倭寇入侵,流离转徙,生资荡然。从行惟骨肉数口,旧书一囊耳。身历百艰,仅得不死。年过三十,始都讲上庠,四方奔走,由是历丁壮迄乎耄耋,以教学终其身。生平无他事可述,讲习之外,惟读书数十年,著书数十种耳。>>>详细

责任编辑:谢小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