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鹏山:君子可欺 不可愚
发表时间:2011-09-16   来源:光明日报

  有一天,孔子的学生宰予问了孔子一个很古怪的问题:“老师,一个好人君子,假如我们诓骗他:‘有人掉到井里啦!’他会马上跳下井去救人吗?”孔子皱眉回答说:“怎么会呢?君子可能会马上赶去察看,但不会糊里糊涂就往下跳。我告诉你:君子可以被欺骗,却不会被愚弄。”

  这宰予的问题也太弱智,不用说有智慧的君子,就是一个有着正常智力的普通人,他也不会不看看井里是否真的有人,就一下子糊里糊涂地跳下去啊。

  但这段对话的价值不在于宰予的这个没有技术含量的问题,也不在于孔子对君子是否入井救人的回答,而在于孔子“君子可以被欺骗”的观点。

  有意思的是,孟子竟然也持这种观点。孟子有句名言:“君子可以欺以其方。”(《孟子·万章上》)就是说,君子可以被人用正当的理由欺骗,用合情合理的骗局欺骗。

  孟子举过一个例子。郑国国相子产,是个仁德之人,智慧之人,孔子曾经向他讨教,还夸奖他是“古之遗爱也”。一天,有人给子产送来一条活鱼,子产仁慈,让手下小吏把鱼拿到院子里的池子放生。这人却把鱼弄回家自己偷偷煮着吃了。第二天,子产见到他,问:那鱼放生了吗?他说:已经放生到水池里了。为了增加这个谎言的可信性,他接着编造说:“那鱼啊,挺逗。一开始放到水里,半死不活的;过了一会儿,它就恢复了生气,摇头摆尾地游走了。”子产一听,很高兴:“得其所哉!得其所哉!”——这条鱼终于到它该去的地方去了。(《孟子·万章上》)

  这个把鱼吃掉还骗人的小吏真是个小人。欺骗子产这样的忠厚君子,不仅毫不惭愧,反而觉得子产愚蠢可欺。他出来以后,洋洋得意地对别人讲:“谁说子产聪明呢?我明明把鱼吃到肚子里去了,他还连声称赞:鱼到它该去的地方去了,鱼到它该去的地方去了!他真是可笑啊。”

  究竟是子产可笑还是这个小吏可恶?子产让他把鱼放了,他答应后不仅没有照做,违背承诺,还把谎话编得活灵活现,合情合理。子产为什么不相信他呢?一个人,把别人对他的信任看成愚蠢,那么他希望别人把他看成什么样的人呢?

  合情合理地相信别人,不仅是仁者,也不失为智者。他在被小人欺骗之前,已然站在小人无法企及的高处。

  用合情合理的谎话欺骗别人,不仅是佞者,还是愚者。他在损害别人之前,自己先自堕落。

  君子不怀疑正当的东西,不质疑合情合理的东西——因为,维护一个社会基本的信任底线,比防范受骗还重要。(鲍鹏山)

责任编辑:谢小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