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志学:独创中国画“冰雪山水”新样式
发表时间:2011-08-02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金台点将系列之一)

《黄山雪雾图》

《圣灵之光》

 

  于志学,冰雪山水画创始人,1935年出生于黑龙江省肇东县。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黑龙江省画院荣誉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创作院创作研究员。

《雪漫兴安》

  “金台点将”系列版面开设释义:

  昔燕昭王筑台,置千金于上以延天下士,史传宝地名为“金台”。现取法乎此,开栏点将,名为“金台点将”,记述当代书画大家、名家。少将、中将、上将,皆为将,抑或为帅,不细分,亦不论座次。入点者首论艺,尤以为中国绘画、书法创新发展贡献者优先。视角不同,观点向背,或有错点者,交流切磋。大才济济,版面有限,必有遗点者,勿为计较。以此为释,后不赘述。

  金台记:

  于志学让冰雪山水走进了美术史。

  冰雪山水让于志学永载于美术史。

  于志学不只是一个开宗立派的画家,还是一位爱国忧民、学养深厚、理论建树颇多的思想者。他形成了自己一整套的理论体系,提出了“冷文化”概念,还提出了白色体系之说和“创建中国画第三审美内涵”、“中国画发展的太阳模型说”、“中国画的新传统主义”等一系列学术思想。

  他为探索当代中国画的创新发展,为弘扬民族艺术、丰富中国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

  “金台点将”栏目点之,是以为记。

  黑宾虹,白志学

  达变识次,开宗立派

  李树森:“黑宾虹,白志学”。尽管我们知道创作不因评判而伟大,在批评家开口之前,评判已经存在了,但美术史论家王伯敏教授的这句总结,至少表明您的“冰雪山水”为中国绘画艺术,提供了意想不到的东西。它的意义,著名美术理论家、美术史家陈传席评之为“达变识次,开宗立派”。并进一步指认,于志学独创的“冰雪山水”是“独诣”和“孤行”,是独创和原创。画史上出现这种画法,新的样式,新的意境,新的宗派,不能不记载,于志学在画史上的地位不可抹煞。

  关于“开宗立派”这一评价,作为当事人,您如何看待?

  于志学:“开宗立派”的评价,有几位美术史论家说过我,包括陈传席。

  我认为不应该把“开宗”这个词神秘化,其实它很简单,世界上没有的让他有了,这就是“开宗”。“开”是开始,“宗”是由一点出发,引起千千万万的思路,开始的一点就是“宗”。“开宗”不一定伟大,“开宗”的质量、内容才决定伟大与否。这是我的理解。

  所以,我接受说我“开宗立派”的评价,源于两条:一是我创造了“冰雪山水”画,这是史无前例的;二是我有承传人,成立并发展起了“冰雪画派”。

  我的开宗,解决了中国绘画史上的一个问题。传统的中国画画白雪不能用白粉,用白粉就变成水粉画了,这就如同中医用药必须用中草药一样,是特定的。既称中国画,就必须符合中国画的限定条件。之前白纸画白雪,只能用“留空”,没有真正的白色,只能以纸白当白色,很被动,这不是准确的物象描写。我创造的一整套“冰雪山水”画新技法,解决了画白雪和冰的问题,弥补了传统的不足。

  改变中国画调剂

  创建中国画第三审美内涵——用光

  被理论界誉为“于家样”

  李树森:“形式”问题,是20世纪具有普遍意义的问题。“冰雪山水”正是对既有的水墨材料、技法、结构进行反拨,不仅改变了中国画调剂,而且创造了“雪皴法”、“滴白法”、“重叠法”、“泼白法”、“排笔皴”以及“画山无石,画林无树,画树无枝”等一系列技法,被理论界誉为“于家样”。

  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冰雪山水”的形式之“新”?

  于志学:“冰雪山水”画技法,提供了一种新的画雪和画冰的方法。这是一种新的艺术语言符号,呈现出新的样式,理论界称之为“于家样”。

  这里有三大革新:首先,改变了宣纸的使用。我使用“夹宣”和“贡宣”,“夹宣”一般只用于裱画时的裱褙纸,“贡宣”则是以前贡给皇上的批阅用纸,都比较厚,一般不用于画画。其次,改变了中国画的调剂。在清水中加入了矾和少量的胶,改变后的调剂画在纸上,就可以让亮晶晶的白线出现。这条白线是冰雪山水画的生命线,它使中国画从二维走向了三维。此外,在中锋、侧锋、逆锋、顺锋用笔之外,我在冰雪山水画中创造了“倒锋用笔”,笔尖向下,落、卧、滚、提。

  如此,新技法带来了新的艺术语言。比如那条白线在“重叠法”中就会出现。在第一道线半干不干的时候,第二笔按第一条线的一半往下画,这时就出现亮晶晶的一条白线。这条白线是线也是光,是光也是线,是中国画抽象光的理念。

  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提出“用光——创建中国画第三审美内涵”的学术主张。在传统“用笔”、“用墨”审美内涵基础上,光的进入,使中国画由二维变成了三维。这篇文章发表后反响很大,赞誉颇多,甚至有人指出,这比创造冰雪山水画种还要重要。

1,2,3
责任编辑:谢小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