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是传统文化精华 创作热能否带来佳作?
发表时间:2011-09-14   来源:光明日报

  赵仁珪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

  王立平

  作曲家、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副主席

  9月7日,国务院参事室、中央文史研究馆中华诗词研究院在北京正式挂牌。当前社会的诗词创作很热,许多县级单位都设有诗词学会,全国每年诗词作品数以万计,如果结集出版,一年就是一部《全唐诗》。但这些诗词作品,旧体诗往往不合格律,似是而非;新体诗常常刻意标新,晦涩难懂。诗词创作的热度能否带来优秀作品,来浸润我们的心灵?

  在当代社会,谈起文学,小说成为主流。不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多是因为自己的小说作品获奖,将中国的文学作品介绍给世界,也往往首选小说。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与被视为“街谈巷议”的小说相比,诗词往往更被看重,是传统文化的精华

  赵仁珪:谈起中国的传统文化,常以经、史、子、集四部归类。我觉得在这四部中,诗词所在的集部当是传统文化的主要载体和集大成者。毋庸置疑,经部中也有很多精华,如《孟子》中的民本思想,但经部中的很多思想观点都和中国封建社会的专制统治和专制思想相联系,存在根本性的局限和错误。史部是传统文化的重镇,中国丰富的历史文化典籍中,保留了大量宝贵的历史资料,使后人能看到历史发展的轨迹,从中得到经验和教训,但这些精华往往被大量的统治权谋所淹没,所以糟粕也不少。子部能较全面地体现中华传统文化的结晶和智慧,尤其是先秦诸说开启了后代学术思想和哲学的体系,但它的问题是越到后来越变得缺乏创造力,变得越庞杂、越玄虚以致荒诞。而集部有几个优点:一是编排体例的系统清晰;二是时间跨度大,能反映出学术、思想、文学创作不断发展变化的脉络,诚如王国维先生所云,“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三是内容全面广博,举凡哲学、社会、历史、学术见解和各类骈散文章、诗词歌赋无不收录其中。其中的诗集,尤其值得我们格外重视与探讨。

  王立平:说“中国是诗的国度”,这话真不是溢美之词。诞生于两千多年前的《诗经》,就已经体现出中国人对诗的崇尚,无论是在统治阶层还是在民间,人们都通过诗来表情达意,正所谓“诗言志”。诗是中国文学皇冠上的明珠,是“文明古国”的集中体现。在古代,诗能吟,词可唱,可惜因为缺乏有效的记录手段,与诗词相配合的音乐失传了,只能见到诗词的文本。因为不再吟唱,诗词的格律也渐渐不为人所熟悉。到了新文化运动以后,一方面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写诗,一方面为了翻译外国诗歌,有了新体诗。新体诗使诗歌焕发了活力。

  我中学、大学时都是诗的爱好者,但后来我和新诗渐行渐远,感觉诗越来越看不懂,后来干脆连韵脚也不压了,诗的美感也丧失了,别说背,念都念不顺,更搞不懂是什么意思,以致我很长时间不大看新诗,我知道有不少人跟我差不多。其实每个时代都不缺乏好诗词,它们会对人产生深刻影响,许多年轻人都是念着诗走上了自己梦想的道路。传统不继承、不发扬就会断裂,在当前经济发展、文化繁荣的社会背景下,推动中华诗词的健康发展是我们的责任。

1,2,3
责任编辑:谢小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