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垂钓 借鱼发挥自得其乐
发表时间:2011-08-29   来源:天津日报

两则钓鱼故事

  一种生命意趣

  借鱼表达诉求

  与天地精神往来

  身心自得其乐

  安贫乐道志存高远

  欲大有为

  拯世救民的情怀

  两则钓鱼故事

  一种生命意趣

  《庄子》写了两个钓鱼的故事,十分生动,也十分有名。千百年来,被反复援引,广泛传诵,给人以深刻的思想启迪和巨大的精神激励。

  一写庄子垂钓拒聘。

  一天,庄子正在濮水之上,忘情垂钓。忽然走来两个衣冠华贵、大夫模样的人,向庄子恭敬施礼,说他们是楚王特派的使者,大王“愿以境内累矣”,聘任庄子为楚国相。 庄子一生困窘潦倒,最大的官也只做到宋国一个小小的漆园吏,一旦荣任大国之相,那可真是一步登天。“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从此,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富贵威权,举世仰望。撞上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运,一般人谁不惊喜得手舞足蹈,意得形忘?庄子却一派漠然,“持竿不顾”,一边继续垂钓,一边悠闲地向两位大夫讲起了楚国的典故:听说贵国有只神龟,已死了三千年,尸骨被大王珍藏于庙堂之上,尊荣无比。请问两位大夫,“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 ”两位大夫被庄子搞蒙了,只好按常理回答:“宁生而曳尾涂中。”庄子乘机对他们挥挥手:“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请回吧。既然神龟已有明确启示,那我还是自由自在、自得其乐地过我的贫民生活吧)就这样,一般士人朝思暮想、千方百计都想谋求到手的大国相位,被庄子如弃弊履般谢绝了。

  一写任公子钓趣恢宏。

  任国有位公子,不屑于钓一般的鱼,特意做了一副大钩大绳的巨竿,专钓大鱼。他用50头公牛的肉做钓饵,蹲在会稽山上,“投竿东海,旦旦而钓”,钓了一年,什么也没钓到。但任公子依然意趣盎然,豪迈垂钓。终于有大鱼吞饵,牵着巨钩在水中乱窜。扬须奋鳍, 搅得“白波若山,海水震荡,声侔鬼神,惮赫千里”。任公子将钓得的大鱼腊制后送人,自浙江以东,九嶷山以北,人们莫不饱食鱼肉。其事遂成美谈,被世人“惊而相告”,代代传颂。庄子评论道:假如没有任公子这样的气魄风度,拿着小竿小绳,守着小沟小溪,也就只能钓点小鱼小虾了,“其于大达亦远矣”。 钓鱼是这样,立身治国亦如之。“未尝闻任氏之风俗,其不可与经于世亦远矣。”如果说,海明威《老人与海》出色地颂扬了人性的顽强坚韧,是一种刚毅之美;庄子“巨钩垂钓”则辉煌地展示了生命的大气磅礴,是一种浩然之美,二者均为天地间之大美,任何时候读来,都令人荡气回肠,感奋不已,人格人品,随之升华。

  虽说《庄子》一书,颇多寓言,充满“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但这两则故事,却有相当的真实性。 拒绝楚国相位,在《庄子》书中,既见于《秋水》,又见于《列御寇》,司马迁在《史记》中也有生动详细的记述,可见确有其事。任公子巨竿钓巨鱼,显系寓言,但联系《庄子》书中所反映的庄子的人生向往、生命诉求来看,它所体现的庄子精神,却绝对真实可信。因此,所谓任公子钓鱼,实亦庄子钓鱼也。

  庄子有句名言:“荃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荃;……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庄子钓鱼,写垂钓,目的皆不在钓和鱼,而是借钓和鱼,创造一种人生意境,展示一种生命意趣。

  借鱼表达诉求

  与天地精神往来

  庄子向往的极致是“无所待”的精神自由,是不受任何干预的生命自在状态。他要“与造物者游”,要“与日月参光”、“与天地为常”。庄子认为“通于万物”,才是最大的快乐,是谓“天乐”。庄子特别爱鱼,自以为“知鱼之乐”,所以特别爱拿鱼表达他的生命诉求。

  《庄子·秋水》中记载,一次,庄子和惠子游于濠梁之上。看见鱼儿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动,庄子不禁赞叹道:鱼儿“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问他:“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反问道:“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又问:你从哪里知道鱼之乐?庄子答道:“我知之濠上也。”我一到水边,就知道鱼的快乐了,就和鱼一起快乐了。

  《庄子·外物》中记载,庄子家贫断炊,向监河侯借粮救急。监河侯说:等等吧。不久我就要收赋税了,到那时借给你三百金,够了吧?庄子知道监河侯在糊弄自己,愤然进行讥讽揭露。爱讲寓言的他,当即对监河侯讲了个鲋鱼借水的故事。昨天,我在来向您借粮的路上,车辙里有条干得快死的鲋鱼,向我求救:“君岂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我说行。“我且南游吴越之王,激西江之水以迎子,可乎?”鲋鱼气得变了脸色,说:我离了水,眼看无法活下去,“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于枯鱼之肆。”在这里,庄子通过鲋鱼之口,既抨击了为富不仁者的见死不救,同时也表达了高洁之士的人生态度:和鲋鱼一样,“得斗升之水”存活肉身即可,于物质生活绝无奢求。其生命嗜好,唯在“与天地精神往来”,在大道中自在逍遥,任意驰骋。

1,2
责任编辑:谢小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