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孝文化何去何从 给父母洗脚是愚孝?
发表时间:2011-08-24   来源:北京晨报

  据《广州日报》报道,时下大兴国学教育,父亲节、母亲节等节日中小学还喜欢组织学生给父母洗脚,学习感恩。此现象招致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蒙曼的反对:“小学生给父母洗脚,不就是把我们推倒的东西又捡起来了吗?这种愚孝,已经在鲁迅时代被推翻,为何现在还要去捡起来呢?孝道本身是什么?洗脚就是尽孝吗?”蒙曼如此观点一出,立刻引起极大争议,正方反方各执一词……

  正方

  方式太过于机械

  对于蒙曼教授提到的“洗脚”作业,笔者的孩子也做过,当时孩子煞有介事地打水、为我洗脚,可洗完脚他还是该干吗干吗,基本上没起到什么作用。学校开展感恩教育无可厚非,确实对孩子的心理健康成长有一定好处,可是都来效仿“洗脚感恩”的方法就太过“机械”了。因为让孩子学会感恩不是一日之功,要他们理解父母的辛劳、懂得感激父母的养育之恩,就必须让孩子参与家庭的日常生活,明白家庭的经济来源和支出方向,了解父母的工作状态,多帮助父母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并在父母、长辈们身体不适的时候悉心照料。为父母洗脚其实和做饭、刷碗、扫地、收拾房间、倒垃圾等家务活是相同的,不必让感恩成为一道单选题、让“洗脚”成为培养孩子感恩之心的唯一选项。

  古诗云:“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孩子学会尽孝、感恩父母是人之常理。但孩子性格不同,感恩的方式也不一样,有的爱帮大人做家务,有的爱跟父母说心里话,这都是感恩与尽孝的表现,只要这种感恩是朴实、真诚、发自内心的,没有刻意制造出来的造作和矫情,哪怕是亲切的一句问候,也会让父母、长辈们备感欣慰,孩子们也会慢慢学会真正的感恩。(史丽娜)

  更需要对等尊重

  洗脚、磕头式的感恩,在当下蔚然成风。从成人礼上让学生“跪地言谢”,到母亲节孩子“洗脚示孝”,它俨然成了道德路演的时髦做法。那么,洗脚、磕头,何以总被视为道德表演呢?究其缘由,恐怕在于表达方式的“名过于实”,对服从性人格的推崇。譬如,重庆某中学校长为了“以身说法”,当着全校师生面儿,给老母亲洗脚,即被质疑成“哗众取宠的活报剧”。太多的“尽孝”流于形式,以“街头秀”方式呈现,甚至是行商业之实的打造,让孝道为之庸俗化。

  更令人纠结的,是洗脚式的尽孝,在助长着人格驯化之弊。洗脚和磕头,或许虔诚之至,可它秉承了太多“埋儿奉母”“尝粪忧心”中的自虐成分。行孝需要对责任感的拥抱,比如让老人免除“空巢之忧”,多实现几个老人夙愿,安慰他们孤寂的心,而不是以谦卑顺服之态,行严酷刻薄的仪式。

  文化学者朱大可说:“国人的孝道,无非是专制主义在家庭结构中的映射。它从未承载过真正的爱与亲情,而仅仅重申长辈对晚辈的微观权力。它拒绝家庭成员的人际平等,无视晚辈的人格尊严,由此导致服从性和工具性人格的茁壮成长”,还发出警示,“母亲引为自豪的,不是那些磕头虫和软脚蟹,而是有尊严地站着的孩子”。没有人格的相互尊重,只教化孩子做顺民,将孝凝结成他们头顶的“道德高压线”,难免会阉割孩子的独立性,进而影响孝道的发育。这跟平等、博爱等价值准线,其实是背道而驰。

  建立在对等尊重上的孝,才是普适的道德观。孝道文化的构筑,应融入“独立平等”的价值精髓,找寻向善的人格;拿孩子的尊严献祭,对真孝道反而是一种辱没。(佘宗明)

1,2,3
责任编辑:谢小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