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天空》
发表时间:2012-07-11   来源:中国文明网综合

《历史的天空》徐贵祥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内容简介

  《历史的天空》是革命题材,讲姜大牙迎亲路上,在蓝桥埠遭到了日军轰炸,火光中逃出4个年轻人。想投国军的姜大牙却意外地被新四军收留,想投新四军的同乡陈墨涵却被国军抓差。开篇,跌宕之间埋下了很多伏笔,因为错位,所以不甘,由此充满悬念。因为是一代人几十年间的成长史,所以姜大牙桀骜不驯的个性和军队刚性的纪律之间便冲突不断,这个悬念是贯穿始终的。

  作者简介

  徐贵祥,笔名楚春秋,性别:男,出生年月:1959/12/27 ,民族:汉族。安徽霍邱县人。大学毕业。1991年又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

  1978年12月应征入伍,历任班长、排长、连长,集团军组织处干事、师宣传科科长,1994年调入解放军出版社任编辑、解放军出版社总编室主任,现为解放军出版社科技编辑部主任兼副编审。199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著有长篇小说《仰角》、《历史的天空》,中短篇小说集《弹道无痕》、《天下》等。

  精彩书摘

  当初日军继续向前推进的时候,刘汉英同杨庭辉几乎没有经过什么交涉,就水到渠成地联手结成了统一战线。鬼子来了,打你也打我。对付鬼子,你打我也打。以前的党派之争地盘之争也就暂时被束之山外了。此后各踞凹凸山南北一隅,相安无事。倘若日军进山“扫荡”,则又心照不宣地相互照应,配合得还算默契。

  前一段时间,凹凸山北隅传言四起,盛传南边杨庭辉被其上峰调往西北软禁,南凹凸山的八路队伍里搞了一个什么“纯洁运动”,梁大牙和他的股肱朱预道被江古碑、窦玉泉等人诱捕之后秘密处决,还有一些当地参加八路的干部也纷纷受到不同程度的收拾,一时间八路窝里鸡飞狗跳,内讧火并此起彼伏。

  这些传言很快就形成情报送到山野大佐的桌面,山野大佐起先嗅来嗅去觉得不大对劲,认为不可思议。他虽然是个中国通,但是在所谓的路线斗争面前,他幼稚得像个儿童。山野大佐更重视战术方面的思考,他总是疑惑凹凸山八路军的所谓内讧是故意抛出的诱饵,诱惑太君轻兵冒进。正因为有了这番谨慎,所以,尽管八路内讧的情报一个接着一个地送上来,山野大佐始终坚持按兵不动。直到前几天中南司令部通报了敌我态势,详细地分析了中国共产党的“纯洁运动”对于凹凸山地区军事格局带来的新的变化,并且证据确凿地通报了杨庭辉和王兰田等人被削去兵权、梁大牙和朱预道等人被囚的经过,山野大佐始信为真,不禁大喜过望,迅速集中兵力,要在凹凸山区开展一次大规模的“扫荡”。?

  然而为时晚矣。

  山野大佐委实被土八路的虚虚实实战术弄得有些神经质了,他的过于谨慎使他措手不及地同一次绝好的战机擦肩而过。等到他回过神来,共产党内部一阵风似的所谓“纯洁运动”眨眼之间就结束了。

  凹凸山南壁的风云变幻莫测,使得偏安一方的刘汉英也是时喜时惊。先是听说杨庭辉到西北一去不返,王兰田和杨、王心腹悍将姜家湖、梁大牙等人纷纷落马,刘汉英情不自禁地出了一口长气。他知道,用不了多久,也许等不到抗战结束,他和杨庭辉就有可能撕破脸皮重挥戟槊,那将比跟日本人打交道更让他头疼。现在好了,他们自己把自己给解决了,用不着国军动手了,真是天助不如人助。?

  可是没等刘汉英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又有情报送来,说日军集中万余兵力,近日将对凹凸山进行大规模的“扫荡”,而且势头主要冲国军而来。

  刘汉英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扑在地图上算计了良久,越算心里越虚。倘若杨庭辉的部队真的火并了,那国军的整个背部就全部暴露给日军了,唇亡齿寒就不再是历史的典故,而将成为非常现实的一幕,这多少又有一点亲痛仇快的意思了。鉴于这个思路,刘汉英对杨庭辉的不幸又嗟叹不已。虽然各为其主,但是这些年在凹凸山上你来我往,杨庭辉的人格和手段他刘汉英还是认账的。而对于眼下正在得势的窦玉泉、江古碑和张普景等人,刘汉英颇不以为然,即使是作为敌人,他也信不过他们,更别说联手作战了。

  那段时间,刘汉英如坐针毡,他甚至动意派遣文泽远到山那边去做和解工作,并且向共党上峰反映近期态势,呼吁放回杨庭辉,稳住局势,共同对付日军的“扫荡”。但是文泽远阴阳怪气地拒绝了这项使命。?

  文泽远说,共产党的事情很难办,人家是弟兄打架,朝三暮四只要有工夫就少不了要收拾几个人,咱们不插手还好点,打累了他们自然住手。咱们要是一杠子插进去,只能帮倒忙,加重他们的疑心,弄得不好反而把老杨给杀了。

  刘汉英细细一想,文泽远的话确有道理。但是,杨庭辉不回来,日军真的大举进攻,仅靠他的这点部队,且不说独力难支,即使能够支撑,他也不能容忍山那边的泥腿子们坐山观虎斗。过去的几次反“扫荡”,两家联手行动,而以八路的全民皆兵起主要作用,刘汉英乐得挑肥拣瘦,在次要方向上摆摆样子,于实力无大亏损。现在杨庭辉不在凹凸山了,为了争取主动,刘汉英只好屈尊同窦玉泉联络。岂料一接上头,又有新的情况,令刘汉英不禁大喜过望。

  凹凸山南的形势在这一阶段真可以说扑朔迷离变幻莫测,鸭子浮水似的,一会儿你占上风,一会儿我占上风,一会儿我下你上,一会儿你下我上。今天是一个精神,明天又是一个新的精神,你拳我脚来来往往直到三个月后才逐步明朗。

  原来,就在刘汉英为对付日军进攻抓耳挠腮之际,杨庭辉已从西北匆匆赶回来了,并且带回了中央的最新精神,以十分的神速纠正了错误的“纯洁运动”,释放了姜家湖、梁大牙、朱预道等一大批在押人犯,使其重返战斗部队。原江淮军区主要负责人也因为在“纯洁运动”中犯了错误,纷纷调离岗位,换了阵容,并撤消了对凹凸山等分区领导改组的决定,至此,一项酝酿已久悬而未决的重大的换血行动终于宣布正式流产。杨庭辉重新回到凹凸山坐镇,江古碑等人再次“官复副职”,窦玉泉也眼看着就要煮熟的鸭子又扑扑通通地飞走了,并且被进一步削弱了指挥权,参谋长一职也不再兼任而交给了姜家湖,那种鲲鹏展翅的豪情顿时灰飞烟灭,表面上泰然自若,内心却颓丧到了极点,只能再一次告诫自己,克制克制再克制,服从服从再服从——依然以能上能下的革命者姿态出现在同志们的面前。

责任编辑:王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