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陆建德:中国的传统文化与世界文明
发表时间:2011-04-19   来源:光明日报

  展望“十二五”·“两难”求解 

  既要继承优秀传统 又要借鉴世界文明

  ●访谈记者:殷燕召

  ●访谈嘉宾: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 陆建德

  议题起因

  没有文化的人类历史是无法想象的,大到国家、民族,小至每一个历史时空中的个体,人的存在本身就是文化的存在。“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要“立足当代中国实践,传承优秀民族文化,借鉴世界文明成果”。作为一个五千年文化传统从未间断的民族,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继承优秀传统,借鉴世界文明,无疑是必须面对、解决的问题。

  “两难”求解

  ●在“长袍马褂、功夫脸谱”这些传统文化符号之外,应该怎样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它对一个现代社会,能起到什么作用?

  ●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借鉴世界文明成果?借鉴世界文明成果会损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吗?

  ●从目前的文化交流来看,有哪些要改进的地方?

  记者:谈起中国的传统文化与世界文明的关系,是不是在“长袍马褂、功夫脸谱”这些特色符号之外还另有内容?

  陆建德: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我更愿意说文化传统,要认识到它是多元的,不像发掘出来的地下文物,比如说一件商代的青铜器,具有形体而且独立于我们而存在。文化传统需要我们不断进行选择性的阐释,它在创新的言说中获取强大的生命力。“长袍马褂、功夫脸谱”这些特色符号很容易沦落为刻板形象。我们的文化传统一直处于流动变化之中,一直与周边的或世界的文明互动,这在唐代的长安最明显,呈开放形态。一个封闭的、具有本质主义特征的中国文化传统其实并不存在。就服装而言每个历史时期都不一样,“长袍马褂”太单调了,《水浒》里的人物穿得多漂亮!至于说“功夫”,那是最近的发明,大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的词典都不会收录。这正说明我们的文化传统处于不断建构的过程之中。

  记者:概要言之,中国的传统文化有些什么样的特点?

  陆建德:中国的文化传统有不同的层面,比如具体的社会实践并不能反映正统思想,反之亦然。中国疆土广阔,以前文盲很多,民间信仰与儒家典籍中倡导的理念往往不相一致。比如儒家重义轻利,君子不言利,所谓“正谊(义)不谋利,明道不计功”,但是在民间,拜财神爷的香火非常旺,俗语还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方面君君臣臣,一方面拒绝任何等级的限制,“彼可取而代之也”,农民造反层出不穷。费孝通说的乡土文化还不够全面,我们还有破坏性的流民文化、江湖文化。不妨多维度地认识文化传统的内核。儒家传统政治倾向于“垂裳而治”,与“无为而治”相去不远,结果恶不能遏制,弱得不到保护,老百姓不得已靠一己之力来维护切身利益,时间久了就本能地对别人缺乏信任。这种对陌生人的警觉心态会撕裂社会,因为它不利于公德心的养成。提高国家治理程度也是恢复世道人心的重要途径。

  记者:如果用世界文明作参照,能从具体的方面谈谈中国传统文化的特点吗?

  陆建德:在诸子百家中,韩非子治国的方案与西方的法制有相通之处;荀子认为人性本恶,这也与基督教说的“原罪”略有可比的地方,但是荀子完全没有天堂地狱的构想,他强调“伪”,那就是后天的教育,化民成俗。儒家学说里君轻民贵的思想也有民主的因素。老庄哲学返璞归真,但是我们不可能回到小国寡民的社会,而且没有社会制度就不会有社会秩序,仅凭个人的本能,人们不会相安无事。不过我们还是可以把老庄比为古希腊的第欧根尼。

  “参照”不是对立面。我们不能用简单的二元对立思维来理解中外文化。

  有些学者好对中西文化作概括性的描述,说西方如何如何,中国如何如何,两者截然对立。这种泛泛的知识很不可靠。中国文化传统与世界文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能全然分割。中国的文化传统在今天应该用新的语言发扬光大,这符合联合国保护世界文化多样性的精神。

1,2
责任编辑:项 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