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刚:别对着镜头说谎才会有观众缘
发表时间:2011-01-18   来源:光明网

  他是继宋祖英之后第二个登上悉尼歌剧院的中国人。他被誉为四大名旦之后,中国京剧旦角的后起之秀。他在舞台上游刃有余的穿梭于男人和女人之间,他把民歌、舞蹈、戏曲完美的融为一体,他以其独特的表演形式和强烈的视听冲击征服了亿万观众。

  他就是李玉刚——继世界著名京剧大师梅兰芳之后中国又一传奇。

  在新年伊始之际,李玉刚做客光明网,为观众朋友们带来一个不一样的李玉刚,一个真实的李玉刚。

  【光明网】:我知道这两天您特别忙,您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了《镜花水月》专场演唱会,有什么新的亮点请介绍一下。

  【李玉刚】:《镜花水月》演唱会已经是第11场了,是在11个月之前孕育而生的,我们起的名叫“荣耀回归”。

  【光明网】:荣耀回归是什么特殊含义?

  【李玉刚】:因为当时一个想法是全球巡演,国外我们只去了一个城市,日本的东京。别的地方没有来得及去,比如说瑞典,没有排得上时间。这次从日本又回来了,又回到人民大会堂,所以又是新年,我们的确是这样的一个感觉,就叫荣耀回归。

  【光明网】:我们认识您都是从《星光大道》开始的,前一段时间毕福剑老师做客光明网,他用一段话来形容第一次见到您的感觉,他说我第一眼见到李玉刚的时候,这小子瘦瘦的,我真没拿他当回事,但是一亮嗓,我想他是个男的吗?说给他的震撼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他说化成了一个肢体动作。这个肢体动作是什么?

  【李玉刚】:踹了我一脚。

  【光明网】:然后说你是个爷们啊!《星光大道》下来以后,您的生活肯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具体都有哪些变化?

  【李玉刚】:变化也很多,第一,我留在北京了。我原来有一个梦想,我到北京漂一漂。刚去北京闯的时候,我下了火车,一辆车就来接我,走走走,天越来越黑,一开始还是高楼林立,再往前走就全是土地,我问那个司机,我说这是北京城吗?他说不是,马上到通州了,我说我在通州演出?他说是。那次在通州待了几天,我感觉可能北京还是太大了,我的北京梦还是完成不了,这是一个变化。还有一个生活肯定也有很大的变化,随着你的演出,然后你也会赚比以前多的演出费,这就是一个市场。一个市场的价值,也证明一个演员的成就。人不可能为了钱去演出,但是有的时候一个价值也衡量了这个人的价值。所以,我也能够通过十几年的努力,能够让自己的生活和家里人的生活更好,也许以后赚的钱再多,以后这些价值就体现在社会上了。现在有时候我也会做一些公益活动,但是自己赚来的钱还要投资,比如说公司所有的事情,而且做了一盘专辑,我盘算了一下,因为你肯定要有作品,一盘专辑一共10多首,做了十六七首,花了将近100万,所以不停赚钱,还要有支出,还要有交往,生活就是这样的。但是现在也很快乐,我自己还有很多的梦想,比如说我特别喜欢电影,我以后真的有钱了,我会往这个方面发展。

  2009年李玉刚首次触电荧屏,在电视剧《闯关东》中扮演“付磕巴”,既演且唱,甚至装疯卖傻,十分抢戏。李玉刚笑言 “《闯关东》为我开启了另一扇演艺之门。”

  【光明网】:看您在《闯关东》里演的结巴角色不错。

  【李玉刚】:导演还夸奖我了,导演当时说,想着你肯定得是翘着兰花指,当时他没有认出我,我跟助手一起去的。

  【光明网】:您演《闯关东》导演不认识您?

  【李玉刚】:我那时候比现在魁梧一些,之前有一场爬烟囱的戏,我想先试一下梯子,我就先上去了,然后导演说“那个工作人员下来”,所以他没有感觉那是我。对于这种舞台的反差,有两个方面,我不是科班出身,可能给别人一种定式,这种演员可能生活中的痕迹很重,可能是这样的。但是我从小不会演出,不会演,或者说我不是科班出身这种痕迹就没有在身上留下来。还有一点,当从事这门艺术的时候,我方方面面,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所以就会给人家这种感觉。

  【光明网】:您的新歌剧《盛世霓裳》在悉尼歌剧院唱响了,在当地反映怎么样呢?

  【李玉刚】:在悉尼大家给予了很多的掌声。一说都是掌声,想要掌声,就在掌声之前肯定要经历很多痛苦。我发现一个规律,任何一个事情经过一段痛苦的时候,接下来肯定会给你快乐。我无论是去悉尼,还是去日本之前,都是什么担子、挑战、折磨,我都去经历它,不怕,让它来吧! 

1,2,3,4,5
责任编辑:项 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