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的温度:走近济南高温下的劳动者
2018-08-09 10:04:00
 

  8月8日立秋,“秋老虎”来势凶猛。济南市最高气温出现在章丘明水幼儿园观测站,达到了40.4℃,市气象台将高温黄色预警信号升级为橙色预警信号。

  当许多人宅在空调房中享受清凉时,不少劳动者仍顶着烈日辛勤劳作。在超过120℃的沥青路面上、在50℃的水表井里、在温差超过50℃的冷库内外,为了市民正常生活、企业正常生产、城市正常运转,他们抛洒着汗水。本报记者多路出击,走近这些普通劳动者,感受在不同的温度下同样炙热的敬业精神。

集箱厂电焊二组员工们在汗水中完成全部焊接工作。(图片来源:济南日报)

  焊接箱体150℃:在火花四溅中找准焊接点

  全副武装下,衣襟早已被打湿,汗水模糊了双眼,却依然能在火花四溅中找准焊接点,出色完成每一台锅炉主要部件的焊接工作。他们就是济南锅炉集团高温过热器集箱电焊二组的员工们。

  近日,集箱厂电焊二组员工们放弃公休,开展过热器集箱的突击焊接工作。在此情况下,素有“拼命三郎”之称的二组组长王一带领员工迅速投入生产中。据了解,该过热器集箱的大管头、弯管、吊耳等多种附件的焊接量相当大,按照工艺技术要求,必须在焊接前将合金材质的集箱本体加热到150℃左右,他们在距离箱体30厘米处进行焊接,体表温度达七八十摄氏度,再加上焊工服、面罩、绝缘手套、绝缘鞋等“全副武装”,大家工作服全部被打湿黏在身上。在高温与闷热的双重“烤验”面前,8名员工连续工作15个小时,最终完美收官。

身为“大蒜之乡”的白桥镇,星罗棋布的家庭式冷库是该镇特有的景象,冷库常与居民用电“抢负荷”,保电成为王志龙一行人的极限挑战。(图片来源:济南日报)

  温差超过50℃:天感冒成了“家常便饭”

  两年前,商河县供电公司白桥供电所副所长王志龙任职商河县白桥镇,接过“蒜香守卫者”的接力棒,开始接受“冰火两重天”的考验,2018年他更是屡次面对温差50℃以上的极限挑战。

  2018年夏天,商河县电网负荷连创6次历史新高。室外气温达到35℃以上,线杆温度55℃,供电箱体柜门温度65℃,每天一早下发巡视计划,王志龙一行人拎上测温仪、万用表、故障指示仪,逐杆逐台区的开展测温测负荷,包里的冰镇矿泉水不一会儿就能变成温开水。

  身为“大蒜之乡”的白桥镇,星罗棋布的家庭式冷库是该镇特有的景象,冷库常与居民用电“抢负荷”,保电成为王志龙一行人的极限挑战。冷冻库温度达-18℃,他们常常从户外35℃的环境中作业完,马上又钻入冷库中检查线路,温差50℃以上的冰火体验,让夏天感冒成了“家常便饭”。

  近一个月时间,王志龙一行人跑遍全镇大小149个冷库,从三相电表后的开关闸刀、进线电缆到冷库内的线路绝缘、漏电保护,无一遗漏地全面检查,辛劳付出终于换来了辖区“零停电”的捷报。

在5号楼的14层作业面,李铁柱熟练进行着钢筋捆扎工作,经过一上午炙烤,钢筋表面温度达到了近50℃。(图片来源:济南日报)

  钢筋表面近50℃:为了工程质量容不得半点马虎

  8月7日上午10点半,在市中区枣林小屯安置项目1-8#楼及车库工程施工现场,济南一建集团有限公司钢筋工李铁柱已经在烈日下工作了5个多小时。在5号楼的14层作业面,他熟练进行着钢筋捆扎工作,经过一上午炙烤,钢筋表面温度达到了近50℃,李铁柱低着头用扎钩一根根地把钢筋绑扎扣死,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衣服湿透了一次又一次。“捆扎钢筋看起来简单,但却是个累活儿,也是细活儿。”李铁柱说,钢筋就像人的骨架一样,扎不好一定会影响工程质量,所以容不得半点马虎。

  上午11点,完成了工作的李铁柱回到宿舍吃饭午休,而44岁的木工曹正林仍在楼顶继续打钉子、支模板,接近40℃的高温下,尽管皮肤被阳光晒得刺痛,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工作节奏。

  “没办法,挣的就是这份辛苦钱。”济南一建项目经理黄公洋告诉记者,为缓解高温带来不适的同时又不耽误工期,项目部采取了“歇中间、做两头”的工作模式,工人们从每天凌晨4时开始工作到上午10点半休息,下午从3点工作到晚上8点左右。工地上准备了免费的藿香正气水、风油精等药物预防中暑,还接入了直饮水供工人饮用。

美团骑手张现超准时将外卖送达华龙路一小区内,头发早已被汗水浸湿。(图片来源:济南日报)

  室外气温近38℃:外卖小哥等餐时“蹭空调”

  “张女士您好,这是您的外卖……”8月7日中午12点,美团骑手张现超准时将外卖送达华龙路一小区内,此时气温近38℃,张现超用袖子擦拭着额前的汗水,头发早已被汗水浸湿。

  入夏以来,外卖量明显攀升,外卖小哥用自己的汗水换取着市民的清凉。张现超说,他每天的派送量都有五六十单,而高峰时间从上午11点到下午2点,正是一天中温度最高的时候,只有天黑后才能稍有清凉,“一天下来衣服都没有干过”。在这种情况下,张现超身上也没有佩戴遮阳帽等任何防晒装备。等餐时在饭店里“蹭”一会儿空调,或是树荫下猛灌一瓶冰水,是外卖小哥仅有的消暑方式,此时的张现超却连这点空闲都没有——刚从5楼飞奔下来,他的手机就响起了下一单的派送提示。

八一立交桥上,此时气温已直逼34℃,市机扫大队环卫工马洪亮早已浑身湿透。(图片来源:济南日报)

  室外气温34℃:环卫工清早机扫浑身湿透

  8月7日8点半,八一立交桥上,此时气温已直逼34℃,市机扫大队环卫工马洪亮早已浑身湿透。他从早上五六点就上路清扫,一直持续到8点多。今年50岁的马洪亮干环卫工已有十几年时间,身为全国劳模、山东省十二届人大代表的他,在全市城管系统是个“名人”,但他在工作中却十几年如一日地坚守。

  马洪亮驾驶一辆小型机扫车在辅道行驶,一边握紧方向盘,一边侧头注意道路污物,直到道路边角打扫得干干净净。“成名于”大纬二路的马洪亮,如今又回到纬二路附近,负责八一立交桥保洁工作。现在他已成为一名出色的机扫车驾驶员。“现在环卫工作逐渐都机械化了,咱不能光会用大扫帚。”3年前,马洪亮开始学习大型货车驾驶。去年,市机扫大队添了一台进口多功能小型机扫车,马洪亮成了第一任驾驶员。“拿大扫帚咱就没差过别人,现在开机扫车也不能落下。”

工人们要面对120℃沥青路面的“烤验”。(图片来源:济南日报)

    沥青路面120℃工人“趁热工作”确保路面平整

  气温超过35℃时,很多人已经热得受不了了。但对深夜铺路的济南交通人来说,这却是“毛毛雨”,因为他们要面对120℃沥青路面的“烤验”。

  8月7日凌晨1点,在山大路和平路交叉口附近,工人们在夜间摊铺沥青路面,以免影响市民出行。此时,地面温度依然达到40℃,但工人们却笑着说:“今晚上有风,挺凉快,大家要干个漂亮活儿……”

  随着摊铺机把冒着热气的沥青平摊在路面上,一股股热浪涌来,记者才体会到工人们口中“凉快”的含意:与120℃以上的沥青相比,40℃的地面温度真不算什么。温度计离沥青还有20厘米,温度已经接近50℃了。

  现场一位工作人员说:“沥青正常摊铺温度在130℃140℃,摊铺机把沥青铺好后,工人们要快速整平,这时候的沥青路面温度要在120℃以上,人站在上面就像站在火炉上。”工人们必须趁热工作,一旦沥青凉了,就没法保证路面接缝的平整度,会影响道路质量,所以工人们对夏季的炎热天气是“又爱又恨”。

这处水表井空间狭小,井内仅能站一人,而且水表井内温度约50℃,给维修带来不小困难。(图片来源:济南日报)

    水表井内50℃:下井前要“喝足”藿香正气水

  8月7日10点半,舜耕路6号一处院内水表井内管线漏水,济南水务集团户表维修工李培水和同事接到热线工单后,紧急赶来处理。

  这处水表井空间狭小,井内仅能站一人,而且水表井内温度约50℃,给维修带来不小困难。为防止中暑,下井前他们都“喝足”了藿香正气水。李培水下井维修时只得半蹲,更换一节水管用了近1个小时,工作结束后李培水就像刚从河里捞上来似的。

  在济南水务集团,像李培水一样的维修人员有三四十人。目前,济南水务户表维修服务中心有16个车组穿梭在城市中,服务着近70万户表用户,包括表井、表箱管道抢修、表内代维、更换水表、表井整治等,每天处理工单200余个。

  李培水介绍说,在供水维修中,济南水务全面推行“成本式”维修服务,只要市民找到水务集团,不管是表外的管网维修还是表内的管道维修,全面贯彻先服务、再协调、后规范,绝不将民生诉求挡在“规则”门外。“现在越来越多的用户,感觉到我们维修成本低、服务有保障,家里用水维修都是找我们,每天工单越来越多,尤其是今年天很热,一天都闲不住。”李培水说。

在厨房里的张才水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图片来源:济南日报)

  厨房温度46℃:空闲时“抱着风扇”不撒手

  张才水今年40来岁,是舜华南路金谷山庄的厨师,干这行已经15年。小龙虾配冰啤酒,是市民热衷的消暑方式之一,而制作这一盆盆美味龙虾的他,却需要守着火热的厨灶。8月6日晚上9点,用餐高峰过去后,张才水终于有了休息时间,他跑到已经没有客人的大厅,“抱着”大风扇畅快地吹起了风。

  “从中午到晚上,客人不断我就不能从厨房里出来,应该说外面38℃,厨房里能达到46℃。”张才水说,他在厨房里戴着厨师帽,就是防止汗水流下来,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一天这样的时间得有八九个小时。”再热得受不了,张才水就用凉水洗把脸。说起夏季厨房工作的辛苦,张才水直言已经习惯,“每个岗位都不容易”。

格力空调安装工杜迎和马文成准时来到东方天澍花园,为客户安装空调。(图片来源:济南日报)

    室外气温36℃:空调安装工一天喝掉12瓶水

  “这种新小区很好干,一个多小时基本就能完工!”8月7日15时,格力空调安装工杜迎和马文成准时来到东方天澍花园,为客户安装空调。此时,室外气温为36℃。

  “三分质量、七分安装”,一台空调想要顺利运行,必须经过专业安装,而安装质量的好坏,直接影响到空调的使用和寿命。“这个小区的规划比较合理,给外机预留的位置设计不错,不用吊板、额外打眼等复杂的工序,相对来讲比较容易。”15时38分,在杜迎的协助下,马文成套上大绳在窗户外把外机安装好,开始抽真空。这台2匹的空调抽真空需要15分钟,而抽完真空关闭阀门,还要静止3-5分钟进行保压。从出窗到进窗,需要25分钟左右,这段时间马文成需要一直蜷缩在外机安装处。16时10分,空调安装妥当,此时杜迎和马文成的工装已经湿得能拧出水来。“每年4月至8月是空调安装高峰期,接单最多的时候,一个人平均一天得喝一包(12瓶)水。”杜迎告诉记者。(济南日报)

来源:济南文明网    责任编辑:张殊凡 杨 金增